白云禅师:最后才知道—禅那末后句


 2020/5/30    热度:94    下载DOC文档    

最后才知道禅那末后句

白云老禅师著 

头重脚轻

  问:梁武帝就教达祖,如何是圣谛第一义?祖云:廓然无圣。

  毕竟意旨如何?

  答:露柱儿撑着点!

  问:有何交涉?

  答:大小肠源头非屎尿!

  问:何来排泄物?

  答:不识缘境,无异是造屎尿的机器!

  来客不悦,悻然道:难圆意旨,浪费了草鞋钱!

  吾对曰:穿西装、打领带、着皮鞋的,不一定都是绅士!

    末后句

  哪咤不是太子,李靖托塔称王,与帝王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

  座下!既是风马牛,何须硬要与之为伍?

  体取些,立锥原本头重脚轻!

 

赏罚分明

  问:听说禅师喜好饲鱼养鸟?

  答:不是喜好。

  问:为的是甚么?

  答:鱼游鸟唱。

  谓:回归大自然,众乐乐不是更好?

  云:满足口馋者,便宜猎杀者。

  谓:是善心放生?

  云:放彼自生,命处危境。

  谓:宇寰林野,何处不是鱼鸟?

  云:自然的归自然!

    末后句

  煮鱼烤鸟,鱼鸟全都来自林野。

  饲鱼养鸟,鱼鸟全都来自猎者。

  口馋者,是市场的消费者。

  猎杀者,是市场的生产者。

  消费者说:有市场必有消费者。

  生产者说:有市场才有生产者。

  见仁见智之说,总归列益在我;是仁是智的分别,仍在强词范畴。

  座下!杀生的不慈悲,放生的可是慈悲?!杀生肯定是恶行,放生若不谨慎,造成讥嫌,也不能说:没有恶行!

  何以故?

  无心之过,因果赏罚分明,没有方便!

 

豪门主人

  问:云何相对中求得绝对?

  答:春夏秋冬。

  问:如何从烦恼中求得菩提?

  答:春暖华开。

  问:如何业中显道?

  答:冬雪大地净。

  问:如何体取?如何着手?

  答:冰天雪地中莫为探险!

    末后句

  阁楼上打睡,别墅里打工。

  当知收破铜烂的,尽在冷巷穷弄中吆喝!

  座下!年年月月寄以希望,日日时时肯下工夫;久远的毕竟离佛遥远,现前的抓住,即是豪门中主人!切记:

  是日已过,如少水鱼。

  更何况生命短暂,无暇等待干凅时!

 

当下即是

  问:坐拥道场,所为何事?

  答:来路与去路!

  问:岂不是吃喝拉撒过一生?

  答:日昨迷惘,今朝泡冷水!

  问:明日又如何?

  答:莫做挨饿的有钱人!

    末后句

  当知现今所作,即是未来所受;切莫穷究过去,时久无异是慢性自杀!

  三世因果说理,及时精勤是事;事证理圆,当下即道!

  座下!是行者,面对现前;凡所作持,决定坐拥道场以后,孰利孰害,玩忽肯定沉沦!

 

无相自在

  问:云何福德?

  答:福是乐受果,德是行为因。

  问:云何功德?

  答:功是利乐果,德是修养因。

  问:如何分辨?

  答:行饶益功德,成福德善缘。

  问:如何着手?

  答:布施供养,欢喜付出;唯彼此不至伤害,反得利益,是行为的着眼点。

    末后句

  求福德,先行功德;做功德,须三轮体空;所谓三轮体空者,即施者、受者、所施物,无相自在。

  座下!求之一字,是心愿,是胜行,讲求自他两利;虽然有舍取,但不分别,不计较,不执着;以虔诚之意,平等之心,彼此无伤,无相自在。

  尤其是,自净其意,不可贪求;俱诸佛法,悉皆饶益!

 

鸟之着处

  问:飞鸟临空,爪痕何处?

  答:空虚不容物,云淡风也轻!

  问:如何是虚空?

  答:物尽尘消!

  问:会是甚么面目?

  答:本来面目!

  问:无有商量余地?

  答:诸障丛生,祇为图个商量!

    末后句

  莫道有疑有悟,且看日升月落!

  抓住了,道在眼前;错过了,唯待明朝!

  座下!飞鸟临空觅爪痕,何不探究鸟之着处?且参看。

 

莫做造粪机器

  问:云何自性散乱?

  答:诱因无主。

  问:云何外散乱?

  答:善心着欲。

  问:云何内散乱?

  答:心猿意马。

  问:云何相散乱?

  答:假道学者。

  问:云何粗重散乱?

  答:大权在握。

  问:云何作意散乱?

  答:顾影自怜。

  末后句

  散即失焦,乱乃失控;如风雨雷电,少了刘姥姥逛大观园的心情;倒像小说中的东方不败,从头到尾,一无是处!

  毕竟熏习菩提的行者,一旦自证,即忘形狂傲,真已为大事圆成;殊不知,还有必须证自证的紧要课题,经得起时空中的实相无相、是否泰山崩于眼前,而双目如如不动!

  座下!聚焦不散,全程掌控,景境数说道踪;亦如御厨调理满汉全席,品味者,觉知营养价值何处!不然,在座的君王臣子,只不过是一个个酒囊饭袋,一部部造粪的机器而已!

 

情识作用

  问:皓月当空夜宁静,如何是处?

  答:捧钵打水,载月回寮!

  问:回寮之后?

  答:单上打睡,信施难消!

  问:如何理所当然?

  谓:钵破水洒,管它月缺月圆!

  问:如何得自在?

  吾对曰:守夜的,看月的,座下在意的,无不是自在处!

    末后句

  皓月无常,宁夜无常;无常既如是,座下许多分别计较,自在如纸鹞断线。

  不是么?切莫问,情归何处!

 

彩色人生

  问:云何妄想?

  答:贫苦时,想做朱元璋。

  问:云何迷惑?

  答:睡梦中,财神报喜讯。

  问:云何烦恼?

  答:森林里,找不到回家的路。

  问:云何菩提?

  答:夜行人,遥见荒原远处有一丝灯光。

  问:云何般若?

  答:饥渴时,自己寻找饮食。

    末后句

  人生旅程中,有苦乐、有对错、有成败、有爱恨,有情仇,原本是世间不可避免的际遇;问题是、生活在相对的现实里,如何具备有面对的修养,从中能辨识,能探讨,更能于中有所发现;终究,历经时空,逐步突破,获得绝对的饶益性。

  座下!人生的过程,难免或多或少有所缺失,祇要不将希望和理想,寄托于遥远的、未知的他日,又能精勤于每一个稍纵即逝的现在;那么、无论是过去或未来,必然于人生的画布上,涂满的、都是绚丽的彩色!

 

做个好读的学生

  问:云何六根都摄,烦恼即至?

  答:多了一个见字,少了一个读字!

  问:云何六尘清净,菩提失踪?

  答:莲华盛开,不舍污泥!

  问:八识如虚空时如何?

  答:除非识中无一物!

  问:设若心念不动时如何?

  答:无异顽石朽木!

  谓:学人不会?

  云:学人永远不识佛菩萨!

    末后句

  根尘相触,转识成智;心念及处,菩提即藏于心念之中。有道是:

  无明则惑,正念得觉,心识中对佛菩萨熟谙的有多少?相较之下,可以肯定修养的功德值;同时,也可以发现学佛的行程中,是厌弃业的负荷能力,道的化解工夫!

  座下!失足落水而亡的人,是不是自以为见的多了?如果,一生投入读的谦逊,即使落水,也不会失足;绝情的死神,又岂能轻易索人性命!

 

秋风不舞叶

  庭前落叶满地,野僧持帚清扫;适巧有居士来访,见后趋步向前,言道:

  「老师父!这事交给弟子做。」

  闻言,询问他:

  「你家可有这个?」

  「有!」

  「清除了?是你自己?」

  居士点点头,待立不语,似有所思;随即作礼离去。临走时,不禁欢喜,回首言道:

  「老师父,叶落满地,大好游戏;真是感激,别不嫌弃。」

  眼见他走远了,心地里不禁暗骂道:

  「臭小子!你是烧了它?还是埋了它?」

 

活着的死人

  问:云何寝食难安?

  答:忘了本能。

  问:色身障,可以找医生;法身障,又该如何?

  答:色尘缘境,容易成陷阱。

  问:小心谨慎,可以避免?

  答:少了洒脱自在!

  问:除掉系缚?

  答:谁为之系缚!

  谓:太多的无奈,不免归咎宿命!

  云:何以甘做活死人?!

    末后句

  陋室有春天,贵在但取一瓢饮。

  金龙坐宝椅,毕竟维时亦有限。

  正所谓:

  人生真谛,不是欲念求得满足!

  座下!非非想之余,是否知晓:

  人世间,角色万千;

  若洽当,与他无诤。

  不是么?!

  当你拥有全世界:

  是否?!真的心满意足了呢?

  会快乐吗?!

  小心被绑得喘不过气来!

 

保命之道

  问:刀剑是利器,何以能活人?

  答:以毒可以攻毒!

  问:没有杀戮之嫌?

  答:人世间没有绝杀之事!

  问:如是说,佛戒作么生?

  答:当犯之机,诫之莫犯!

  谓:利器在手,权利在心;是行者,该如何拿捏?

  云:业道之识,深察其中成份,尤其是熏习的工夫!

    末后句

  饥而食,寒而衣;于饥寒、本无贵贱,于衣食,却有贫富。

  座下!古谚云: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孰是孰非?如何拿捏?心里必须有把尺!

  不是么?!戒之不犯,定在不乱,慧则不痴;三学具足,三毒化于灰烬;不然,刀剑止于利器,活人性命不保!

 

命运操之在我

  问:如何是天堂?

  答:洒脱不自在。

  问:如何是地狱?

  答:处身大戈壁。

  问:如何是人间?

  答:我是他非。

  问:如何是畜生?

  答:大小通吃。

  问:如何是阿修罗?

  答:极处聚焦。

  问:如何是鬼类?

  答:梦幻泡影,多了惊悚!

    末后句

   六道如轮 人居其中

   分别业力 五趣投奔

   随业游走 起落浮沉

   觉醒出离 菩提道行

  座下!六道轮回,五趣受果,悉皆是业力所订;因此,学佛行人,觉知造作成业,何如修行成道!

  同样是行为所使,一切唯心,集积智慧的德行,养护五蕴的调适;入于八不中道,破偏立正,终究可以圆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不是么!有如失足落水,若已曾经熟谙泳技,是则活命、自可主宰!

 

求人不如求自己

  问:船毁物流散,浮沉大海时如何?

  答:非生即死!

  谓:蝼蚁尚且贪生,当然希冀到彼岸!

  云:希冀乃众生,力度是菩萨!

  问:如何力度?

  答:未落大海之前,座下做什么?

  谓:学佛修行,也曾布施供养!

  云:是其时,心念中所起的是什么?

  谓:行善做功德!

  云:来生福报有份!

  问:不能成道,往生极乐世界么?

  答:想移民,办张绿卡,也得条件符合!

  问:请示下手处,能得力度之便?

  吾对曰:死里求生存,觉知眼前事;

    拼着喊救命,力竭身也亡!

  座下可知,远水救不了近火!

  末后句

  西方路遥资具足 三圣降临接引走

  从此三界无业迹 九品莲台是渡头

 

即非第一

  问:云何智慧第一?

  答:地上的,水底的。

  问:云何神通第一?

  答:圆通无碍。

  问:云何头陀第一?

  答:蜜蜂族群。

  问:云何天眼第一?

  答:天涯若毗邻。

  问:云何解空第一?

  答:漠原一粒沙。

  问:云何说法第一?

  答:长江水。

  问:云何论议第一?

  答:地底里。

  问:云何持律第一?

  答:黑夜雨中行。

  问:云何密行第一?

  答:心深处着的。

  问:云何多闻第一?

  答:品而不藏。

    末后句

  一所学校,各班各级,都有第一。

  一次联考,许多第一,谁是第一。

  所谓第一者,即非第一,是名第一。

  何以故?

  譬如金氏纪录,不同的时空背景,皆有破纪录,改写纪录的机会,不可能是纪录唯一的保持者。

  但是,学佛之道,法门无量,终归唯一佛乘,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唯一等无差别的如来成就之位!

  座下!专业专长,莫着第一;修养出色,旨在饶益有情众生。

  即使少了长才,若能尽一份心,也不亏人世间来去走一回!

 

妄想杂念

  问:载舟覆舟,是谁的过错?

  答:舟上人!

  问:不是因风起浪么?

  答:非因、非缘、非自然性。 

  问:人、舟、水之间,作么生会?

  答:是因、是缘、是自然性。

  来客默然,怀疑离去。

    末后句

  识心分别,徒招没趣;宗下行人,首须照顾自己的起心动念;

  尤其是行于菩提道上,志在求得解脱,趋往涅槃,怎有许多妄想杂念!

  座下!水无人少价,人无水不活;载舟覆舟,俱无是非,问题

  在驾舟之人,所为何来?不然,索性仰首问苍天:

  来此人间世,孰为之驱使?!

 

印象深刻

  问:禅堂无老鼠,南泉斩猫何意?

  答:是富家子,甘愿做败家子!

  谓:岂不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么?

  答:舵手赏罚,慈悲心切!

  谓:且放过,不是更加慈悲么?

  答:与会的不安份,往往剥削了他人!

  谓:毕竟无罪的是猫啊!

  吾对曰:不学乃师过。如果懂得地藏大愿,是则、不得成佛,又有何妨?!

    末后句

  谚言:宁愿活着时令人厌恶,也不要死后挨人咀咒!

  座下!清净因污垢而显,弹奏于月半着手;不时杀伐一翻,兴起狂风暴雨,很可能印象深刻!

 

木佛非佛

  问:烧佛取舍利、竟境如何?

  答:取暖是真!

  问:不在意忤逆之嫌?

  答:寄双亲家书,可真有跪禀者?!

  谓:古人如此,今人鲜见;不跪禀,不定是忤逆;但虔诚之心,可以称道!

  云:毕竟木佛非佛!

    末后句

  佛像表征智慧和精神,行礼跪拜,全在心念之所及;是故,宗下有佛教弟子,更有学佛弟子。

  座下!馨香一柱,心香一柱;识得的和计着的,分别内外,总不舍一个「相」字。体悟了,则行高山,走海底,同样清凉!

  不是么?!

  金佛铜佛,木佛土佛,尽都是造作之佛;君不闻,金刚般若经中有句。谓:

  若以色见我 以音声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得见如来

 

心念震动时

  有师徒二人,得信众布施山间一处砖瓦小屋,其屋内空无一物;乃师习性静居,故欢喜受施,立意辟作阿兰若。

  师问:此处可好?

  徒云:一间空屋,如何安身?!

  师曰:一应俱全,怎说空屋?

  徒谓:没有床,没有桌椅,更无厨具毛厕,怎说一应俱全?!

  师曰:大间的是佛堂,中间的是客堂,左侧的是寮房,右侧的是厨厕,不是全有了么!

  徒无语,心念不明,痴立当地。

  师见状,随问道:

  「时正午时,饿了吗?后山资源丰富,不愁啦!。」

  徒闻言,灵光闪处,心忖:

  「随师多年,云水生涯,怎也不曾愁着;不是么?一切现陈!」

    末后句

  耽心骇怕,无非是庸人自扰。

  想的太多,多因追逐逸乐。

  座下参访知识,抬眼竖耳,处处有路标,在在木铎声,悉可顿开茅舍!

  虽然如是,当记取,心念震动时,脚步跟着跨出!

 

少不了吃睡

  问:云何有所不为?

  答:来去自在。

  谓:岂不是有所为?!

  云: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谓:与世俗之人何异?

  云:世俗中没有你?

  谓:学佛之人,超尘脱俗!

  云:不吃不睡?

  谓:昼夜六时,精进不懈!

  云:不饿也不累?!

    末后句

  山洪暴流有时尽

  细水潺然无尽期

  学佛行者同具色身,可以不贪爱,却也不可损害;修行是毕生事业,限期取证,梵行止于体验。

  座下!少了健康的色身,如何成就觉道的法身?!更何况,行住坐卧,起心动念,但能与生死攸关,相应于菩提道行!

 

切莫徒耗了

  客问:月黑风高,云层深厚,伸手不见五指;这时候,该如何是好?

  吾曰:梦里见周公!

  客谓:道在汝边,怎能徒耗时光?

  对曰:座下已经耗了的、不是么?!

  客不悦:答非所问,错闻知识!

  老野笑道:黑夜小心迷了路;因为,岔路口,路标上的字也看不分明!

    末后句

  与其挑剔他人的过失,不如警觉自己的缺点;一旦有意展现自己的优越,必须先要检视已具的修养,是否经得起考验!

  切记:谦虚是一种美德。

 

山水之外

  问:行脚有异于游山玩水吗?

  答:山水间,尽舍尘俗事。

  问:多少旅游者,不都是如此?

  答:吃喝玩乐,物质享受,最多有一分精神调剂而已!

  问:情识作用,不都是心意情景么?

  答:少了思惟修!

  问:业作中不是有道情吗?

  答:静虑远诸感性和理性!

  问:岂非变成木石之无情?

  答:荣、固然是生态,枯、不定是死亡!

  问:同是心念之所及,何来许多计量?!

  云:虚空清净,犹效些许!

    末后句

  初入门,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进入门,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住门内,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座下!有山有水少遗憾,有山无水多遗憾,无山有水有造作。

  请问:无山无水之时,又作么生道?!

  嗨!山中莫迷路,水里远危机,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了为开始

  客问:读书不多,阅历也少,加上资质太差,是否可以修学禅那?

  吾曰:外缘的激励,可以开发内在无限的潜力!

  客问:如何下手?

  吾答:了生正知,解脱自然。

  客问:一了即百了么?

  吾答:一悟不过微尘的颗粒!

  客问:大悟时是甚么境界?

  吾答:一顿饿了,一顿饱了!

    末后句

  所谓了义:

  认为完了,是消极,等死的想法。

  必须明了,是积极,进取的作为。

  故说:明了,明白了,明明白白了!

 

一念之间

  问:做贼的喊捉贼,机灵吗?

  答:自造囹圄!

  问:敢问机灵事?

  答:溺水求生,僥幸不在机灵!

  问:总不舍自导自演的人间事,不是么?

  答:座下入戏太深!

  谓:人生舞台,自成角色,何在意官兵抓宵小?!时节因缘,总不免身不由己!

  云:既然如是,因何单挑贼人一脚?

  谓:容易讨好观众?!

  云:别忘了道长魔消!

  末后句

  执着不是顽固,行修最忌取巧!

  善能办别利害,智慧方见菩提!

  座下!手持刀剑,杀人活人,一念之间!

电脑上扫描,微信中长按二维码,添加地藏菩萨平台公众号

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