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布施最殊胜,欢迎支持

印光大师:文钞摘录原文和白话25


 2019/9/11 21:16:00    热度:307    下载DOC文档    

  一、文钞原文:25.恭敬至诚

  (1)世出世法,以诚为本。诚则能感圣应。不诚则无感,圣无有应。譬如月丽中天,影现万川。水若昏浊鼓荡,月影便难显现。由水所致,非月之咎。故曰,欲得佛法实益,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即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即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若无恭敬,则但结远缘,难得实益。(三编·卷四·敬告阅者务须至诚恭敬自得实益·P958)

  (2)入道多门,唯人志趣,了无一定之法。其一定者,曰诚,曰恭敬。此二事虽尽未来际诸佛出世,皆不能易也。而吾人以博地凡夫,欲顿消业累,速证无生,不致力于此,譬如木无根而欲茂,鸟无翼而欲飞,其可得乎。(增广·卷一·复弘一师书一·P191)

  (3)谚云,下人不深,不得其真。此言虽小,可以喻大。夫世间大而经术文章,小而一才一艺。若欲妙义入神,传薪得髓,艺超侪伍,名传古今。而不专心致志,竭诚尽敬,其可得乎。故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将通之。非鬼神之与通,乃精诚之极也。

  汉魏昭,见郭林宗。以为经师易遇,人师难逢。因受业,供给洒扫。林宗尝有疾,命昭作粥。粥成进之,林宗大呵曰,为长者作粥,不加意敬事,使不可食。昭更为粥复进,又呵之者三,昭容色不变。林宗曰,吾始见子之面,今而后知子之心矣。宋杨时,游酢,师事伊川。一日请益时久,伊川忽瞑目假寐,二子侍立不敢去。良久,伊川忽觉曰,贤辈尚在此乎,归休矣。乃退,门外雪深尺余矣。张九成,十四岁游郡庠。终日闭户,无事不越其限。比舍生隙穴视之,见其敛膝危坐,对诗书若对神明,乃相惊服而师尊之。此四子者,所学乃世间明德新民,修齐治平之法。其尊师重道,尚如此之诚。故得学成德立,致生前没后,令人景仰之不已。至于弈秋之诲弈也,唯专心致志者胜。痀偻之承蜩也,以用志不分而得。由是观之,学无大小,皆当以诚敬为主。

  而况如来于往昔劫中,欲令众生,同成觉道。以无缘种,莫由得度。因兹普现色身,垂形六道。种种方便,随机利物。千门具启,一道同归。善根未种未熟未脱者,令其即种即熟即脱。应以何身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说法。云布慈门,波腾行海。六度齐修,四摄普益。其布施也,内外俱捨。所谓国城妻子,头目髓脑,身肉手足,欢喜施与。故法华云,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有如芥子许,不是菩萨捨身命处。夫如来为众生故,经历三大阿僧祇劫,广行六度,普结缘种。待其机熟时至,然后示成正觉。宏开法会,普应群机。上根则显示实相,令其诞登道岸。中下则曲垂接引,令其渐次熏陶。显密权实,偏圆顿渐。随机而施,相宜而用。乘虽有三,道本无二。为实施权,权是实家之权。开权显实,实是权家之实。俯顺群机,循循善诱。必令机理双契,方得解行俱圆。学者虽则专主大乘,亦不可轻蔑弃捨小乘。以小乘原为进入大乘而设。乃如来之度生妙用,实下根之出苦宏猷。故四十二章经云,学佛道者,佛所言说,皆应信顺。譬如食蜜,中边皆甜,吾经亦尔。大海虽有浅深,水味原无二致。凡属佛经,固应一体尊重。如轮王命令,事虽种种不同,其为王敕则一也。而圆人受法,无法不圆。治世语言,资生业等,皆顺正法。况如来金口所说之生灭无生四谛十二因缘等法乎哉。及如来一期事毕,示现灭度。迦叶阿难等诸大弟子,结集法藏,遍界流通。一千年后,教传此土。两土高僧,东西往还,译布佛经,不惜躯命。读法显,昙无竭,玄奘等传,其道路险阻,非常艰辛。不觉哽噎涕泣,莫之能已。经云,人身难得,佛法难闻。若非宿有因缘,佛经名字,尚不能闻。况得受持读诵,修因证果者乎。

  然如来所说,实依众生即心本具之理。于心性外,了无一法可得。但以众生在迷,不能了知。于真如实相之中,幻生妄想执著。由兹起贪瞋痴,造杀盗淫。迷智慧以成烦恼,即常住而为生灭。经尘点劫,莫之能反。幸遇如来所说大乘显密诸经,方知衣珠固在,佛性仍存。即彼客作贱人,原是长者真子。人天六道,不是自己住处。实报寂光,乃为本有家乡。回思从无始来,未闻佛说。虽则具此心性,无端枉受轮回。真堪痛哭流涕,声震大千。心片片裂,肠寸寸断矣。此恩此德,过彼天地父母,奚啻百千万倍。纵粉身碎骨,曷能报答。唯有依教修行,自行化他。方可少舒春草仰晖,夏葵向日之微忱而已。

  然今之缁素,翻阅佛经,毫无诚敬。种种亵慢,难以枚举。而习行既久,彼此相安。其亵慢之迹,不忍备言。视如来之法言,同破坏之故纸。且勿谓不知旨趣者,了无所益。即深知实义者,亦只是口头三昧,面门辉光。如饥说食,如贫数宝。虽有研究之功,绝无实证之益。况亵慢之罪,奚啻弥天。而受苦之期,岂止穷劫。虽是善因,反招恶果。纵为将来得度之因,难免多劫备受其苦。用是心怀惨伤,敢陈刍荛。企依佛教以奉行,庶唯得益而无损。金刚经云,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又云,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何以令其如此。以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故。而诸大乘经处处教人恭敬经典,不一而足。良以诸大乘经,乃诸佛之母,菩萨之师。三世如来之法身舍利,九界众生之出苦慈航。虽高证佛果,尚须敬法。类报本追远,不忘大恩。故涅槃经云,法是佛母,佛从法生。三世如来,皆供养法。况博地凡夫,通身业力,如重囚之久羁牢狱,莫由得出。何幸承宿世之善根,得睹佛经。如囚遇赦书,庆幸无极。固将依之以长揖三界,永出生死牢狱。亲证三身,直达涅槃家乡。无边利益,从闻经得。岂可任狂妄之知见,不存敬畏。同俗儒之读诵,辄行亵黩。既读佛经,何不依佛经所说恭敬尊重。既亵佛法,岂能得佛法所有真实利益。倘能暂息狂见,清夜自思。当必心神惊悸,涕泪滂沱。悲昔日之无知,誓毕生以竭诚。从兹心意肃恭,身口清净。永绝粗鄙之恶态,恒依经论之圣谟。果能如是,庶可于佛法大海中,随分随力,各获实益。如修罗香象,及与蚊虻,饮于大海,咸得充饱。又如一雨普润,卉木同荣。如是,则自己受持之功,方不枉用。而如来说经,诸祖宏法之心,亦可以稍得舒畅而慰悦矣。(增广·卷二·竭诚方获实益论·P447)

  二、白话译文:译者慕藏

  (1)世间法和出世间法,都是以诚为本。诚就能得到圣人的感应,不诚就没有感应。譬如月亮在天空高高的悬照,月影显现在江河湖海中。水如果浑浊不平静,月影就难以显现。这是因为水的缘故,不是月亮的问题。所以说,要想得到佛法的真实利益,必须向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就消一分罪业,增一分福慧。有十分恭敬,就消十分罪业,增十分福慧。如果没有恭敬,那只是结了个将来的缘分,难以得到现实的利益。——三编·卷四·敬告阅者务须至诚恭敬自得实益·P958

  (2)入道有很多门路,只能根据个人的志趣而定,没有一定的规矩。所一定的,就是一个“诚”,一个“恭敬”。这两件事,就是尽未来际诸佛出世,也不能改变。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要想马上消除业障,快速证得无生,不努力这么做,就好比树木没有根就想茂盛,鸟儿没有翅膀就想飞翔一样,这怎么可能呢!——增广·卷一·复弘一师书一·P191

  (3)谚语说,下人不深,不得其真。这话虽小,里面蕴涵的道理却是很大的。世间大到经术文章,小到一分才能,一个手艺。要想做的传神,得到精髓,技艺超群,名传古今,不专心致志,竭诚尽敬的,怎么可能做到呢!所以管子说,想啊想啊,翻来覆去地想啊。还想不明白,鬼神就会告诉你。其实不是鬼神告诉的,而是精诚到了极处。

  汉代的魏昭,见到了郭林宗。认为经典中的老师容易遇到,人中的老师难逢难求。因此跟随他学习。并洒扫侍奉。一次,林宗病了,让魏昭给他作粥喝。粥做好了,魏昭喂林宗喝的时候,林宗大呵道:“给长者做粥,不注意恭敬,这粥就不能吃了。”魏昭就重新做粥献给林宗。林宗又呵斥他。这样重复了三次,魏昭面不改色。林宗说,我从前只是见到了你的面貌,从今往后,我知道你的心了。

  宋杨时,游酢拜伊川为师。一天,他们向伊川请教学问,谈的时间久了些。伊川不觉睡了过去。这两个弟子侍立在那里,不敢回去。过了很长时间。伊川一觉醒来,发现两个弟子还站在那里,就说:“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快回去吧!”二人这才退去,这时,门外的雪已经下了一尺多深。

  张九成,十四岁的时候,在群庠学习,每天都闭门读书,没事从不出学校。临屋的同学从墙缝中看他,见他合膝端坐,对诗书奉若神明。因此对他都十分惊叹佩服。连老师都因此对他十分尊敬。

  以上这四个人,所学的是世间的明德新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问。他们尊师重道的精神尚且如此至诚。所以他们的学问品德,都有很高的成就。使生前后世,令人景仰不已。至于弈秋谈论棋道说,只有专心的人得胜。佝偻承蝉,说不分心才行。由此看来,学问不分大小,都应当以诚敬为主。何况如来在往昔劫中,为了让众生同成正觉,因为没有缘就没法得度。因此现身在六道轮回中,以种种方便,随机地利益众生。开启千百法门,让众生同归一真法界。善根没有种下,没有成熟,没有解脱的,令其种下,成熟,得到解脱。应该以什么身得度,就现什么身而为说法。云布慈门,波腾行海。六度齐修,四摄普益。世尊的布施,可谓内外齐舍。国城妻子,头目脑髓,身肉手足,都欢喜地布施给别人。所以,法华经上说:“观三千大千世界,乃至无有如芥子许,不是菩萨舍身命处。”如来为了众生,经历三大阿僧祗劫,广行六度,普遍地跟众生结缘。等到根基成熟了,然后示现成正觉,宏开法会,普遍适应一切众生的根基。上根的人就为他显示实相,令他直接等上彼岸。中下等根基的人,就婉转地适应他的根基,让他逐渐受到熏陶。显密权实,偏圆渐顿。随机而施,相宜而用。虽然有三乘,但佛道却没有两样。为了让众生明白实法而先施权法,权法是显示实法的权法。开示权法是为了显示实法,实法是权法所解释的实法。顺应众生各种根基,循循善诱,必定令他们机理双契,才能解行俱圆。

  学佛的人,虽然主修大乘佛法,也不能轻蔑,舍弃小乘。因为小乘本来是专门为进入大乘而设的,是如来度众生的妙用,实在是下等根基的人出离苦海的最佳方法。所以《四十二章经》上说:“学佛道者,佛所言说,皆应信顺。譬如食蜜,中边皆甜。吾经亦尔。”大海虽然有浅有深,水却都是一个味道。凡是佛经,都应该一样尊重。如同转轮王的命令,内容虽然各个不同,但却都是轮王的命令。圆融的人说法,没有法不是圆融的。治理国家的言语,谋生的方法等,都顺应正法。何况如来金口所说的生灭四谛十二因缘等法呢!以及如来这一期的事情结束了,示现灭度,迦叶阿难等诸大弟子结集法藏,普遍流通。一千年后,佛教传入我国。两地的高僧,东西往来,翻译流通佛经,不惜身命。读法显,昙无竭,玄奘等大师的传记,取经的道路艰难险阻,不觉哽咽悲涕,不能自已。经云,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如果不是往昔有因缘,佛经的名字都听不到。何况受持读诵,修因证果呢!

  如来所说的法,实际上是依照众生真如心中本来具足的道理。在心性外,完全没有一法可得。只因为众生在迷中,不能了知。在真如实相之中,幻生出妄想执著。由此起贪嗔痴,造杀盗淫。迷失智慧以成烦恼。把常住变成生灭。历经尘劫,不能返回。幸好遇到如来所说的大乘显密各种经典。才知道衣珠固然还在,佛性仍然存留。那个客作的贱人,原来就是大长者真正的儿子(典故见《法华经》)。人天六道,不是自己的住处,实报长寂光土,才是本有的家乡。回想自己,从无始劫来,没听到佛说法。虽然具有这个心性,却白白地受着轮回之苦。真应该痛哭流涕,声震大千。心片片裂,肠寸寸断。此恩此德,超过天地父母岂只百千万倍。纵使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只有依教奉行,自行化他。才能稍微表达春草仰晖,夏葵向日的热忱而已。然而今天出家在家的佛弟子,翻阅佛经,毫无诚敬可言。种种亵渎轻慢,不胜枚举。而做的久了,就习以为常了。那些亵渎轻慢的种种行为,不忍心具体说了。对待如来的法语,就象对待破纸一样。且不说那些不了解佛法的人不会受益,就是那些深知佛法真实意趣的人,也只是口头三昧,门面上的光辉。好比饥饿的人说说食物,贫穷的人数数财宝。虽然有研究的功劳,绝得不到实证的利益。何况亵渎轻慢的罪过,何止是弥天。而受苦的时间,岂止是穷劫。虽然是善因,反而招来恶果。即使是为将来得度种下了因,难免多生累劫备受其苦。希望能依照佛的教诲来奉行,这样就会只受益,不受损。金刚经说,“若是经典所在之处。即为有佛,若尊重弟子”。又说:“在在处处,若有此经,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所应供养。当知此处,即为是塔。皆应恭敬,作礼围绕,以诸华香而散其处。”为什么要我们这么做呢。“因为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而那些大乘经典,处处教人恭敬经典,不一而足。因为诸大乘经乃是诸佛的母亲,菩萨的老师。三世如来的法身舍利,九界众生出离苦海的慈航。即使是高高地证得了佛果,尚且需要尊敬法。因为要报本追远,不忘大恩。所以涅盘经上说:“法是佛母,佛从法生。三世如来,皆供养法。”何况是凡夫,通身都是业力。如同重罪的囚犯,长久地被关在监狱里,没法出去。幸好承宿世的善根,有机会看到了佛经。如同囚犯遇到大赦,庆幸无极。当然要依靠佛经,告别三界,永远离开生死牢狱,亲自证得三身,直达涅盘的家乡。无边的利益,都是从经典中得来的。怎么可以任凭狂妄的知见,不存敬畏的心呢!就象那些俗世中的儒生那样,动不动就亵渎典籍。既然读了佛经了,为什么不依照佛经所说的,恭敬尊重呢!既然亵渎了佛法,怎么可能得到佛法所有的真实利益呢!倘若能暂时熄灭狂妄的见解,在清明的夜色中反思一下,必定会心神惊悸,涕泪滂沱。悲痛往昔的无知,发誓毕生都要竭尽至诚。从此,心意肃恭,身口清净。永远断绝粗陋鄙视的恶劣态度,依照经论中的圣训去做。果真能这样,才能在佛法的大海中,随分随力,各自获得真实的利益。如同修罗香象与蚊蠓喝大海中的水,各自都能喝饱。又如同天降大雨,花卉和树木都能得到滋润。这样,自己受持经典的工夫才不会白用。而如来说经,各位祖师宏法的苦心,也可以稍微得到舒畅和安慰了。——增广·卷二·竭诚方获实益论·P447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及图片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或图片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言(前30条)

写留言(黑客原因暂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