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布施最殊胜,欢迎支持

雍和宫导览


 2019/5/22 20:40:00    热度:530    下载DOC文档    

  雍和宫座落在北京市的北二环路傍,西临孔庙与国子监,占地面积约6.6 万平方米,它是北京现存规模最大的一座藏传格鲁派皇家寺院.

  雍和宫曾是乾隆皇帝的出生地,他不仅具有皇家寺院的气派,现在更以深厚的藏传佛教文化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片雍和宫地区在明代叫太保街,这里曾是明朝太监们的官房。到了清代康熙皇帝把此地分封给了他的皇四子胤祯,因为胤祯是和硕雍亲王,所以此地也称为雍王府。在胤祯继皇位后,雍王府变成了潜龙邸,雍正下旨将雍王府括建为行宫,并赐名为雍和宫。

  【雍和宫中轴主体建筑简介一览】:

  雍和宫中路的中轴主体建筑:1、天王殿、2、雍和宫殿、3、永佑殿、4、法轮殿、5、万福阁。

  一到雍和宫,首先看到是一个琉琉大牌楼,上写四个大字,“十地圆通”,由此进入里面,首先的就是牌楼院(又称宝坊院),这个大院位于雍和宫的最南部。我们就是由这个院落开始,由南向北参观。

  首先进入昭泰门,往北就是【1、天王殿】,又称雍和门,此殿原为王府的【宫门】,后改建为天王殿,内供有弥勒菩萨和四大天王塑像。

  【2、雍和宫殿】,原为王府的【银安殿】,现在相当于一般寺庙的【大雄宝殿】。殿上悬刻满、汉、蒙、藏四种文字所题"雍和宫"。殿内供有三世佛相及十八罗汉像。大殿前院中两庑是"四学殿"。殿前东西有配楼,东为①温度孙殿(密宗殿),西为②擦尼特殿(讲经殿)。

  雍和宫北为【3、永佑殿】,原为王府的正寝殿,永佑殿在王府时代,【是雍亲王的书房和寝殿】,殿内正中供有三尊白檀木雕佛像。殿前有东西配殿,分别为③额椅殿(医学殿)和④宁阿殿(数学殿)。此四殿总称为四学殿。

  出永佑殿后门,即入【4、法轮殿】,法轮殿为僧人们平时举行佛教法事的场所,也是雍和宫里面最宽大的殿宇。殿顶四边各有悬山顶天窗,殿顶及天窗顶各建有一藏族风格的镏金宝塔。殿内正中供奉一尊高6.1米的黄教创始人宗喀巴大师的铜坐像,像背后有紫檀木雕成的五百罗汉山。

  法轮殿之北是【5、万福阁】,是雍和宫寺庙建筑群中北端最高的建筑。正中悬雕满、汉、蒙、藏四种文字书"万福阁"。阁内供奉一地上18米、地下8米,总高26米的木雕迈达拉佛(弥勒菩萨)站像,他是由整棵白檀木雕刻而成。

  【万福阁东西两侧】分别为【永康阁】和【延绥阁】,中间以悬空阁道式飞廊相连通。

  【《雍和宫,重点详细介绍》】:

  【第三世章嘉活佛】

  说到这里要提一下这位著名的乾隆皇帝的密友,第三世章嘉活佛。

  这位章嘉活佛一生频具传奇色彩,并且他在康乾盛世中起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我们都知道,在我国蒙藏地区曾有四大活佛,他们分别是班禅、DL分管前、后藏;还有章嘉活佛分管内蒙;还有一位大活佛哲布尊丹吧分管外蒙古。

  这位章嘉活佛的前世,老章嘉活佛,曾是雍正皇帝的老师,而在老章嘉圆寂后,他的转世灵童小章嘉活佛在青海郭隆寺被指认,但这位章嘉小活佛在他七岁时,因为他所主持的寺院参加了反对清王朝的叛乱而遭到清军围剿,年幼的小活佛被几名近侍僧人保护着躲到了附近的山洞里,雍正皇帝得知后,下命令要将小活佛找到并护送到北京,清军接旨后四处贴出布告,限时交出小活佛,否则将村庄寺院荡平。闻到此讯,躲到山洞里的僧人哭作一团,认为不论下山、不下山都只有一死,在此情况下,小活佛不愿连累别人,挺身而出,毅然走下山来。并且见到清军毫无惧色对答如流,这引起了清军大将的惊异,同时也非常喜欢上这个小活佛,他们将小活佛护送到京后,雍正皇帝召见他时,见到这位小活佛彬彬有礼,十分天真可爱,也不由得将他抱在了怀里。

  雍正皇帝给小活佛很多特殊的赏赐,最主要的是命小活佛与他的皇四子弘历(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一同学习。

  因为章嘉活佛与乾隆皇帝自幼同窗,自小就建立起了纯真、深厚的友谊,所以在他们成年后,各自登上了政、教高位后,便终生合作,配合默契。章嘉活佛一生参与解决了当时的许多民族、宗教问题,往往是受命于危难之时,所以在他的身份和努力下,当时清朝出现了空前民族大团结的局面,这也为今日民族大团结的格局立下了汗马功劳。

  当时京城的百姓对这位章嘉活佛的崇信也到了惊人的程度,史料记载,当时京城百姓们,看到章嘉活佛的马车过来,都争相把手绢铺在地上,让车轮从上面滚过,以此作为福运云云。

  【景点】

  我们现在看到的雍和宫的主体建筑是:牌楼——辇道——昭泰门——铜兽——天王殿——铜鼎——碑亭——须弥山——雍和宫——永佑殿——法轮殿——万福阁。

  我们现在穿过十地圆通的牌楼,就到了宝坊院,院内牌楼上的题额都是乾隆皇帝的御笔。

  再往前就是雍和门,它原是雍亲王府的大门,后改为天王殿。于天王殿两侧是钟鼓楼。所谓暮鼓晨钟。每敲钟108下,寓意去除人生一百零八种烦恼,得一身清净。在大钟上面刻有很多经咒,可以驱邪,得福。在那边鼓楼下,有一口大锅,这口锅是腊月初八僧众们煮粥供佛用的,后面会有详细讲解。

  【天王殿】

  下面我们将要进入的大殿叫天王殿,一进天王殿,迎面可以看到一个笑容可掬的胖佛爷,一看到他就想到了乐观、豁达,他就是弥勒佛。

  弥勒号为阿逸多,这是梵文,译成中文意思是慈氏,大慈大悲。据佛经记载,弥勒菩萨是释迦佛的侯补佛,又称补处大士,据说他在五十六亿七千万年后,才从天上下到人间来示现成佛,所以又称为未来佛。

  我们看到的这一尊大肚弥勒佛的形象有一个来历。相传在五代时期,有一位布袋和尚来到浙江奉化一带,但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据说他长相很胖,笑口常开,并且常用竹杖挑着一个大布袋四处化缘,并且还有一些神异的传说,所以人们都称他为布袋和尚。据说当年有人家问布袋和尚,说,师父,什么是佛法?胖佛爷就把布袋往地下一放,叫人家放下,人家明白了,说师父,放下以后该怎么办,胖和尚又把布袋背起。一个是放下,一个是放下后再提起来,放下是心中看破烦恼,放下了无牵挂;提起来是为社会大众奉献服务,没有私心,平等奉献。胖菩萨总是开怀大笑,一进佛门我们首先看到这位佛爷,就要学习这位佛爷笑面迎人,看破、放下,大慈大悲、满面春风的襟怀,菩萨说,入佛门,首先要学他,要么入不得佛门。弥勒菩萨的肚子很大,表示佛门的大肚能容,他背着一个大布袋也是包容的意思,人家供养他的东西,不论贵贱,不分好丑,一律平等,一律放入布袋。这位布袋和尚很有些灵异事迹,但村里的人们也没多多见怪,最后,布袋和尚在圆寂前自己说出一个偈子:“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自不识”。大家这才知道,他就是弥勒菩萨的化身,真的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供养人家。

  在弥勒菩萨四边是四大天王相。

  这边东方持国天王,手里拿着一把琴。相传佛在世时,曾有一个琴师出家,出家后非常用功昼夜念经,连念经的声音都沙哑了,佛知道后,就跟他说,你会造琴吧,他说会。那佛说琴弦太紧会怎样,回答说会断;那太松呢,回答说会弹不出声。这个琴弦的道理就教给我们,无论你学佛法也好,还是出去办事、管理事务,都要张弛有度,就像这个琴弦一样,不可太紧也不可太松。

  这边的南方增长天王,手执宝剑,表示快刀斩乱麻,慧剑断烦恼。

  西方广目天王手里拿一个龙一个珠。龙代表世间世物千变万化,珠代表在这变化多端中有个不变的智慧,凡事要用智慧把它看得清楚,要心中有定力,才能应付自如。

  北方多闻天王手持伞盖,是表示在多闻广学的同时,要有选择,心中不受污染,尤其是当今网络、报刊、杂志、电视等等造成的蛊惑污染四处充斥,要学会挡起一把大伞遮蔽心中污染。

  四大天王脚下踩踏妖魔鬼怪,象征一切邪恶和欲念都被战败。当然这里也有另一种说法,剑代表风(锋),琴代表调,伞代表雨,蛇代表顺,祈求世界风调雨顺。

  在天王殿北有有一位年青将军相,身着甲胄,手执金刚降魔杵,此尊菩萨是佛门的总护法,他叫韦驮菩萨。据说他发愿在贤劫中为佛护法,护持我们贤劫中千佛的佛法,然后最后一个成佛,韦驮菩萨成佛时圣号为楼至佛。

  【景点】

  在两傍的殿宇是密宗殿,是喇嘛们学习密宗的场所。讲经殿是研究佛学理论的地方。药师殿是喇嘛们学习藏医的地方。西藏的藏药在世界上非常出名,藏医也自成一系统。时轮殿是研究天文、历法、计算的地方。

  【银安殿,大雄宝殿】

  再往前的正殿就是雍和宫大殿,原为雍王府的银安殿,现在是雍和宫的大雄宝殿。殿内正中供奉的是过去燃灯古佛、现在释迦牟尼佛、未来弥勒佛三世佛。为什么要供过去世的燃灯佛呢,因为佛门中注重尊师重道,孝敬父母,要饮水思源,释迦成佛了,不会忘了曾教他的老师,所以,要供奉过去世的燃灯古佛。

  【释迦牟尼佛祖的故事】

  下面我们讲一下中央这尊,他老人家就是我们的佛祖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本名乔达摩·悉达多,生于古印度,出生的年代正值我国春秋时期,约与中国的孔子同一个时代。他出生在古印度的迦毗罗卫国,是一个国家的王太子,在太子出生时,他的父王曾请世外高人为太子看相,相师说,此子相貌非凡,如果在家则是转轮圣王,如果出家则会成为醒悟众生迷惑的圣者佛陀。太子的爸爸听后又喜又怕,国王很害怕小太子以后会选择第二个可能——去出家。就动用脑筋让太子在最美好的环境里长大,并延请各种名师来为太子教学。据记载,释迦牟尼在少年时代就已文武兼备,才华盖世,为此更为老国王所钟爱,老国王为他在宫中放置了无数的仆人和美女侍候,最后还为太子迎娶了邻国天臂国美如天仙的公主耶输陀罗,但也这一切也没能挡住太子一颗出离的心。

  一天,太子出宫游玩,在城外,分别看到了老人、病人和死人。顿时觉得人命无常,想到人纵然活到八、九十岁高寿,荣华富贵也是如同过眼烟云,转瞬即逝。纵然我做得转轮圣王,也不可能不变老,也不可能不生病,最后大限一到,那些大臣,妃子和儿女以及所有的珍宝都不可能再跟着带走。所有的这些都是抓不住的,有生有灭,变化无常,不能永恒的常久保持。为此他认为这个世间很苦,他要找到一个不生不灭的究竟。而且,太子认为,国王做得再好,只能救他一国,不能救天下,不能救一切众生,他国王不做,他去当老师。

  于是,回城后,就在半夜时分,太子背着他的父王逾城出家。出家后曾在雪山修习六年苦行,每天只吃一麻一麦,饿得不成人形,最终认为这种苦行并不是究竟解脱的办法,于是接受了一个牧羊女用杂米和着羊奶熬成的奶粥,恢复了体力,这就是我们后世腊八粥的由来。恢复体力后,太子便找到一颗菩提树座下来结草打坐,并发誓愿,如果我不成正觉决不起此坐。果然他在几天内陆续证得了六种神通,这也惹得天上大魔王波旬的极大的不安,他先用魔军威吓,看到不成,又来软的,派出他的三个妖艳的女儿前去诱惑佛但也不奏效,最终,太子在第七天的早晨看到初升的太阳而大彻大悟成就觉行圆满的佛陀。

  释迦成佛后,讲经三百余会,说法四十九年,在他八十一岁那年,于娑罗树下示寂入灭。佛陀一生以师道教化世间,佛的学生称为佛门弟子,佛有四众弟子,其中出家的二众,男众叫比丘,女众叫比丘尼。在家二众男的叫男居士,女性叫女居士,所谓居士就是在家带发修行的人。佛只认为自己是老师,他和众生是平等的。佛不是创世的神,也不是最高的上帝,而是对大千世界,对宇宙时空如实明了的觉悟者,藏族人尊称佛祖为导师。

  【腊八粥】

  古印度人为了不忘佛祖成道以前所受的六年苦行的磨难,便在腊月初八这一天以吃杂拌粥作为纪念,所以说腊八节是从古印度传入中国的。在中国最早提倡吃腊八粥的人据载可能是朱元璋,朱元璋小时曾做过和尚,并且在他没出家前给地主放牛时,因为肚子饿,挖过鼠洞里的杂粮煮粥充饥,所以当皇帝后,每逢腊八都会煮杂粮腊八粥,一方面是为了敬佛,一方面表示不忘昔日的贫穷而有所奋发。

  不过到了清朝,满族皇帝过腊八节完全只是为了喜悦祥和了,所以每年到了腊月初八雍和宫内都会十分热闹,寺中的喇嘛要从腊月初一这一天就开始张罗搭棚垒灶,要事先在后面的万福楼前及其他地点支好六口大锅,等到腊月初七黎明时,就要往大锅里放好各色作料,兑上泉水,一直熬,并且在熬粥时,寺中喇嘛还要同时念经祈福,据说这个腊八粥要一直熬24个小时,直到腊月初八拂晓时分方可以出锅。

  腊八粥分为六锅,第一锅最为精良,里面有各色上等杂粮、各种干果、果脯、奶油、酥油、砂糖、蜂蜜等,但熬好后谁也不能吃,用来供佛。第二锅程色稍逊,但也很不错,献给皇帝,第三锅给王公大臣、大喇嘛,第四锅文武百官用,第五锅给寺内小喇嘛,第六锅施舍附近老百姓。所以据载,每到十二月初八这一天,方圆十里之外的人都可以闻到雍和宫的腊八粥香。

  【宗咯巴大师】

  进入法轮殿,殿内正中供奉一尊有6米高的宗喀巴大师圣像,他是西藏黄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在西藏被誉为佛陀第二,相传他是大智文殊菩萨的化身。因为他在西藏实行了重要的宗教改革,使一度弥漫在西藏佛教界的不良风气一举改观,又因他头戴黄帽,所以他所创立的教派格鲁派又被称为黄教。

  在罗汉山前,可以看到有一个鱼龙变化盆,里面刻有波涛,波涛中有一个孩子,一条鱼和一条龙,喻以鱼龙变化,满族孩子生下来第三天要洗浴,叫洗三,相传乾隆皇帝生下来就是用这个盆洗三的,所以说摸摸这个盆会很有福气。

  【万福阁】

  我们再往后看,就是雍和宫的万福阁,这是雍和宫最高大的建筑,也是在雍和宫中,位于最后、最里面的主体建筑。因为这里供有一万尊佛相,所以乾隆皇帝借万佛之音命其名为万福阁。这里所供的是一尊弥勒佛的巨像。

  我们看这尊佛相非常高大,他通高26米,地上18米,地下埋入8米,是用一整棵白檀香木雕成,这颗巨大的白檀香木是七世DL为报达乾隆皇帝为其平定藏王的叛乱特意从尼泊尔买来,并命人历时三年,用冬季旱船的方法运送到京的。什么叫冬季旱船呢,就是因为这颗木头太大,螺马无法去驮,只有在冬天,走一程打一个井,再泼水,让井水变成冰,再在冰上滑动输送而来的,可想而知,这尊大佛的来之不易。

  并且,当年建造时,他是先建大佛后盖的殿宇,否则根本没有这么大的门可以进,所以我们看雍和宫后面的这组建筑形制有些特殊,这种建制在北京乃至全国都很难找。

  【永康阁】

  永康阁,位于万福阁东侧,这里原是乾隆皇帝为其母亲修建的佛堂。

  【延绥阁】

  在万福阁西侧,就是延绥阁,延绥阁里面是花开见佛,为什么把他放在主体的西面位置?这也有讲究,是相应的西方极乐世界。这个延绥阁如果转动里面的机关就可以使莲花开放,会看到莲花里面端座着一尊佛像,这里是依据佛经经典,建造的极乐世界,花开见佛的境界。

  佛门修习净土宗的人,一生专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念佛人都会发出一个美好的祈求愿望,就是在今生的末了,希望能永远脱离轮回苦海,蒙阿弥陀佛四十八大愿誓愿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佛说这们这里是个五浊恶世,污浊到极点,西方极乐是清净光明、法喜充满的极为祥和的世界,所以我们才求佛发愿:“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这个花开见佛,求生净土的延绥阁,他所在的位置,是位于雍和宫的最里边的中轴主体建筑,所以净空老法师说,净土宗是最后的一个密室,最深的一个层次,是最高的哲学,只是我们一般人都没发现。

  好,雍和宫我们就介绍到这里,谢谢大家,请大家继续参观。

  【附录】:

  【《净空法师:净土宗是最后的一个密室,最深的一个层次,没发现》】

  净宗跟密宗都是修清净心,密宗就可以用恶的方法,他的清净心高,净土就不敢,净土要远离。所以净土能普度一切众生,密宗不行。不是密宗根性你要去学密宗的话,章嘉大师告诉我,密宗两条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上不了天堂就堕地狱,没有中间,险道!净土是远离恶业,它是一个很平安的道路。那是一条很危险的道路,上去了好,上不去就堕下地狱。我跟老师三年,他没传给我密法。为什么?条件不够,真正传密法是显法里头开悟了才能修。到以后我才晓得,密什么时候修?密是一定要修,不修不能成佛。为什么?你要参加这个考验,没有通过这个考验成就不了。密宗最低限度是圆教初住才可以,那叫初学,正式呢?正式是初地菩萨。你看看菩萨五十一个阶级,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到十地才修。我们对密宗赞叹、佩服,不敢尝试。密宗吃肉,吃肉真把牠度到善道,不一定是往生,他真有这个能力,度牠到人道来或者度牠到天道,没有白吃牠,我们行吗?你不能帮牠到人道、到善道的话,牠怨恨你,那就结怨,冤冤相报。这个我们做不到的,他那是真实的慈悲,真正的清净平等觉。所以这个我们知道我们就会对他非常尊敬,不敢尝试,要不是老师指导我们不晓得。

  我跟章嘉大师三年,章嘉大师重复再重复,总重复几十遍,四个字,戒律重要。因为我那个时候对于,那时候学哲学,把佛经当哲学来看待,受方老师的影响,所以对戒律不重视,重视里面哲学这部分。而且那时候老师告诉我,佛教十个宗派,最高哲学在相宗跟性宗,包括禅宗。而且他告诉我,性宗跟禅宗都难,那要上上根人,中等根的人学法相,他指我的路子是法相唯识,他说这个东西好像爬楼梯一样,你上一级就提升一个层次。所以我们是从学术走进门来的,到以后发现,以为它跟哲学关系不大的,原来那是最高的哲学,我们没发现。好像我们只看到大门,大门口,没有登堂入室,到后面才看到登堂入室,净土宗是最后的一个密室,最深的一个层次,没发现。但是方老师到晚年完全不一样,晚年他入境界了,入境界他就走了,七十九岁走的,非常可惜,他要能多活十年,对于台湾的佛教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净土大经科注  (第二集)  2011/9/22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净空法师的恩师之一,民国章嘉大师轶事》】

  【章嘉大师,持戒精严】(作者):智展居士

  章嘉大师(1890─1957),生于青海省大通县,是藏族人。在蒙藏地区,当地人不称他为“大师”,而尊他为“呼图克图”。“呼图克图”是蒙古语,译为中文有“明心见性”、“生死自在”之意。本文所介绍的章嘉大师,其实是章嘉呼图克图第十九世。据说,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弟子名曰“尊达”,是证得阿罗汉果的圣人。由于尊达长者发愿度众,因此寿命尽后,便随缘示现,弘化十方。第一世到第三世都降生在印度,第四世到第十二世则转生到西藏,而从第十三世到第十九世则示迹于青海。章嘉大师即是蒙藏诸多佛教信众心目中的“再来人”,也是他们信仰的导师。

  从清末到民国,章嘉大师均受到当政者的普遍推崇,八年抗战期间,更因号召蒙藏人民加入抗战建国大计,而被封为“护国大师”(荣誉与嘉瓦、班禅相等)。民国三十七年,受聘为总统府资政;三十八年随政-府来台后,于四十一年当选为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在台八年期间,大师对于战后初期佛教在台湾的弘传、流布,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成就,便是与日本政-府交涉,将玄奘大师灵骨(顶骨)迎回台湾供养(于今南投日月潭玄奘寺)。

  在那个佛教惨淡经营的年代,一位密宗高僧能受到国内缁素共同的景仰,其行谊必然有过人之处。以下,本文将透过几位大德对于大师的点滴描述,来窥探其不凡之所以然。

  慈祥和蔼不骄不慢

  陈志赓居士在《怀念章嘉大师》一文中,曾将大师之所以堪为修行者的典范,归因于他具备了如下特质:一、“生活俭朴”;二、“待人慈祥和蔼”;三、“戒律行持极严”;四、“博学勤修,精通汉满回藏文字”。

  关于章嘉大师的“慈祥和蔼”,道源老法师曾留下深刻印象(见《对于章嘉大师之认识》一文):“中国佛教会第二届改选,(章嘉)大师联任理事长,我则被选为理事。……在会场上,第一次得睹大师之面。看见大师之面貌庄严,态度雍容,举止大方,谈吐温雅,适与我想象中之大师相反。盖凡一般人,鲜有不被环境转易者;如做官者则有做官者的架子,为师者则有为师者的威严,是皆于不知不觉中养成的一种习气。大师在蒙古,其地位之高,无与比拟;在政-府乃是总统府的资政,在他的环境中,一定会养成一种贡高我慢的习气的。而今则大不然,非有大善根大修养者,曷克如是?这是我对于大师见面之后的认识。”

  持戒极严一丝不苟

  至于章嘉大师的修持工夫,道源老法师对他在“持戒”上的严谨,亦推崇备至:

  “四十四年夏天,中国佛教会组织一个弘法团,由(章嘉)大师领导,往中南部弘法。……于(六月)六日下午,先到台北十普寺。是日晚,由大师备办素斋,与诸团员饯行。但是大师自己不吃!我才知道大师是‘过午不食’的!不但是‘过午不食’,而且是‘日中一食’!这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了!在我的想象中,喇嘛是吃肉的!而大师不是普通的喇嘛,乃是‘特别的大喇嘛’,而且是‘喇嘛官’!他的生活,一定是养尊处优,早已官僚化了,那里知道他能以‘随缘不变’,确守出家人的本分,而这样精严戒律呢!

  “出发之后,每到一个地方,皆有盛大的欢迎。大师坐在小汽车内,前面是音乐队开道;音乐是步行的,小汽车亦步行化了。两边的人群,还要争着看活佛,于是小汽车被包围得一点风也没有了。差不多像一个蒸笼!与大师同车的人,皆热不可耐,亦下车去步行了。独大师处之泰然!且从来没有看见大师出过汗!若无定力,曷克如此!?

  “此行最苦的事再莫过于‘吃斋’了!上二十多样菜,坐两三个钟头,结果没有饭吃。中午没有饭,大师固然没有吃;可是下午有饭,大师也不吃了。一天如是,天天皆然;从来也没看见大师吃过什么点心。不有定力,焉能如此!?”

  重视礼制中规中矩

  章嘉大师虽为方外之人,但对于中国儒家所宣扬的“伦理”却相当重视。林竞居士在《章嘉大师和我的因缘》一文中就曾说,他最钦佩大师的地方,就在于大师礼节的周到,以及良好的礼教修养。

  前文曾引道源老法师的文章,彰显章嘉大师的不凡行谊,道老在文中所记述的一件事,似乎也可以印证大师对于礼制的讲求:“到了日月潭,住在龙湖阁楼上。南投县议长蔡铁龙先生,请大师去看看准备修建‘三藏塔寺’的基地。大家都在等着出发,而大师忽然不去了!我去问大师,大师说:‘他们叫我去‘破土’,佛教会尚未决议,我如何能去破土呢?’我说:‘没有听说请大师去破土呀!’大师说:‘门口不是贴着很大的标语吗?’

  “我出来一看,果然贴着大张红纸,写的是‘请章嘉活佛举行三藏塔寺破土典礼’。

  “于是我问蔡议长:‘佛教会尚未决议,你们怎么可以请大师举行破土典礼呢?’蔡议长说:‘这是乡公所随便写的。’于是由蔡议长负责,只是去看看地势好不好,决不是去破土,大师才起身出发。由是可见大师做事,是如何的细心,如何的认真,如何的尊重佛教会了。”

  章嘉大师曾任菩提树杂志社名誉社长,与当时的社长李雪庐老居士,都致力于净土法门的弘扬。陈志赓居士在《怀念章嘉大师》文中归纳大师的修持与弘法精神时就曾提到:“大师以不离娑婆而登极乐世界为修行之观念,广度众生,使无地狱之苦,而有西方之乐。”可见,大师虽为密宗导师,然值此末法时代,亦劝人发愿生西,了生脱死,究竟圆满佛果。

  大师于民国四十六年三月四日示寂入灭,享年69岁。因病(胃癌)赴日就医期间(四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至四十六年一月十五日),即预留遗命,交办后事。往生后,遗体于北投进行荼毘,火化当中,有不可思议之瑞相出现。陈志赓居士文载:“灵龛在北投火化时,正值阴雨蒙黯,日轮无光。而火焰透上云层,现莲花状,光彩夺目,异香飘闻十里外。有粤籍林君见闻于士林镇,言之凿凿。”火化后,捡出舍利数千颗,舍利花若干株,皆为定慧熏修功深之明证。

  综合前文所述,可知“大师”之名绝非来自于崇隆的地位,或不可测的“圣人转世”之说,而是奠基在踏实稳健的修行,和益世度众的广大悲心。章嘉大师虽已往生多年,然而展读其行谊、事迹,依然为修行人留下了足堪效法的范式(文中引文部分,参见菩提树杂志第五十三期)。

  【净空老法师谈恩师——章嘉大师(摘要汇集)】

  【净空法师:章嘉大师圆寂烧出舍利一万多颗。震撼!让人看了没话讲】

  佛法的修学要做到才算数,所以信受奉行,受是受持,就真做到,叫真干,那算数。不是真干,你说我懂得很多,佛说你不懂。不要说佛说,章嘉大师那一关就通不过,他说你没懂。懂了,你哪有不做的道理!譬如念佛,这佛号功德你不懂,你要真懂了,你肯浪费一秒钟时间吗?我这一秒钟,我要修跟佛同样的善根福德,我怎么会跟你讲闲话?还有哪个比这个更重要的!所以真正懂得了,你的佛号就不中断。我跟章嘉大师三年,虽然不是天天在一起,一个礼拜见一次面,可是我很小心观察他,他教给我们,他是不是真干?他真干,他口里头金刚持,应该是念咒。无论在什么时候碰到他,他都在念,他没有休息,他嘴唇动,没有声音。跟我们说话的时候,他念诵就放下来跟我们谈话,话一谈完之后,他就接上了。我们跟他谈话,他在听,他口里头念。我这一生就见到这么一个人,那真是我们今天讲的分秒必争。

  大师圆寂烧出舍利一万多颗,在台湾做出最大的震撼。因为在世的时候,一般人没瞧得起他,认为他是政治和尚,一万多颗舍利出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讲话了。多少人后悔,有机会亲近他没有接触他,包括忏云法师。忏云法师,这是真正大德,可惜没有机会亲近,以为他是政治和尚。大的,像绿豆那么大的舍利两千多颗,像米粒那么大的有七、八千颗,还有舍利花,这个让人看了没话讲。你接触他,他那个磁场非常柔和,进入他居住的大门,你就感觉得磁场不一样。所以我礼拜天不到别的地方去,到他那里去享受他的磁场,我们中国人讲氛围。——摘自净土大经科注-第540集

  【净空法师:我的老师,章嘉大师】

  “我的老师——章嘉大师,非常慈悲。我跟他三年,每一次下课,我去告假的时候,他老人家很慈悲都送我到门口,轻轻地点醒我一句——‘戒律很重要’。我听的却是耳边风。到大师圆寂的时候,火化是在北投,建了一个小塔,我们在塔边搭了一个帐棚,守了三天三夜。我认真做了一次深深地反省:我跟大师三年,他究竟教了我些什麼?这一反省,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戒律很重要’这一句,因为这一句他至少给我说了几千遍。我就想到假如不是真正的重要,他不会这麼多次的提醒我,我实在是冥顽不灵,不能体会其中的奥秘!这一认真反省,于是乎就有一点觉悟,才发现到佛所制定的戒律跟我们世间的礼节,跟世间的法律不一样。为什么呢?说我们世间之礼,佛家的戒律相当儒家的礼,儒家讲礼,夏、商、周三代有新有革就不相同。当然每一个国家的礼也不相同,古今之礼都不一样。我们过去把戒律看作是儒家的礼,所以不能接受,现在我们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搞明白了。到底明白了什么?这才发现佛家的戒律是‘凡圣’的标准。换句话说,这个标准是永远不变的,我们要从凡夫升华到圣人的境界,那就一定要重视品德的修学,这是高水准的道德理念、道德行持,不是我们世间一般的礼貌能够涵盖的。”

  【净空法师:从初识章嘉大师,到埔里茅蓬,到李炳南老居士的讲经班】

  “在我接触经典不到一个月,我就认识了章嘉大师,这是中国密宗的一位大德,这个人非常慈悲。於是我佛法就跟章嘉大师学,跟他学,可是我的目的还是偏重在哲学上。我跟他老人家三年,实在讲我的佛学根底就是那三年奠定的。他也是训练「定」的方法,但是他知道我们年轻人的毛病,跟我们讲古时候那套方法,我们一定不能接受。他用什么方法训练我?他规定我每个星期要跟他见一次面,就是星期天,那个时候我有工作,星期天一定要跟他见一次面,时间两个小时。他那个客厅很小,不大,客人就是我一个,他别的客人不见,单独我一个,给我讲佛法。而且两个钟点,真正跟我讲佛法的时间最多不会超过十分钟,一般差不多讲话的时间五分钟,但是要坐在那个地方,他的眼睛看著我的眼睛要看两个钟点。以后就晓得了,这个训练定。我提出一个问题请教他老人家,他不说话,就看著我,看半个钟点才说一句话、两句话。我就注意,注意什么?注意听,注意半个钟点才听到一句、两句。我一生当中亲近很多善知识,这个老人用的方法巧妙,换句话说,完全被他那个气分摄受。所以每个星期到他那里修两个钟点定功,修定功。但是他给我的开示虽然简短,有力量,听了之后一生都不会忘记,的确有受用,跟其他的法师、大德们交谈完全不相同,用这个方法。

  三年之后,他老人家圆寂了,我对佛法生了信心,认为这一门值得一生去修学。所以我就把工作辞掉去出家,专门学这个东西。辞掉之后,朱镜宙老居士(这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位学者)介绍我认识了忏云法师。忏云法师在埔里住茅蓬,我跟他住了半年,在那里真的修福,每天拜佛拜八百拜,一天拜八百拜,拜了半年;在他茅蓬里面做工,做苦工。所以我出家修学的过程,古人是五年,我只做了五个月,我修了五个月。以后忏云法师告诉我,他劝我发心讲经,他说你是个讲经的材料,要发心去讲经。讲经去跟谁学?最好就是跟李炳南老居士学,李老居士正好在那个时候在台中开了一个经学班,训练专门讲经的学生。所以我就离开茅蓬去亲近李炳南老居士,参加他的讲经班。

  刚刚去的时候,心里面还很惶恐、害怕,讲经这个事情太难了,我们怎么可以?结果头一天到那个班里面一看,我的信心就生了。看到什么情形?老居士那个班上训练的学生有二十几个人,大概二十二、三个人的样子,是个小班。里面年龄最大的是林看治居士,是个女居士,六十岁,她什么程度?小学没有毕业。我看到小学没有毕业六十岁的人都能学,那我没问题,我勇气马上就生了,一看到她就生了。林看治实在是了不起,她现在还在,大概快九十岁了。她真的学成了,而且讲经的法缘很好,写得也很不错,都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六十岁,小学没有毕业,都可以出来学讲经,真是不可思议!再一调查我们那些同学的程度,大学没有毕业的一个,高中毕业的大概两、三个,初中毕业的是一半,小学毕业的是一半。这样的程度,李炳南老居士居然把他们训练出来,各个都能上讲台能言善道,这个了不起!所以他老人家讲,只要你肯发心,没有学不会的,没有学不出来的,就怕你不肯发心,那就没法子。

  所以他带我去看他那个班,我就有信心了,我说这个行,我没有问题,可以学。我在他那个班上学的进度很快,我的头脑比较灵活一点,而且还受了一点基本训练,跟章嘉大师受过他三年的训练,一个星期虽然两个小时,也非常难得,不容易了,在忏云法师那边五个月的训练,还有点基础,头脑还灵活。我跟他学那时候的进度是一个月学一部经,我在没有出家之前,在台中住了一年三个月,就是十五个月,我学了十三部经。”

  《无量寿经》 (第一集)1989/4 新加坡 档名:02-003-0001

  【净空法师:章嘉大师教我修三样东西改造命运】

  我初学佛的时候,章嘉大师教我,老人,他大我三十九岁,我那年二十六岁,他老人家六十五岁,他看的人多了。我这个人,除了有一点小聪明之外,命里没有财富、没有地位,就是贫贱,叫花子命。还有一点善根,难得这一点,懂得尊师重道、孝顺父母,寿命只有四十五岁,我都相信。

  所以他帮助我,教我修三样东西,财布施、法布施、无畏布施,教我这个,这是改造命运。财布施没有钱,每个月自己这一点工资,连生活都相当困难,哪有钱布施?他问我说:一毛钱有没有?一毛钱还可以。一块钱可不可以?一块钱还行。你就从一毛一块去布施,首先要有布施的意愿,有这个念头。以后常常到寺庙去借经书看,不是搞别的,寺庙有经书,这外头买不到。看到寺庙里面印经书,拿个小本子来募捐,我们出五毛、一块都行,我们从这里做起。放生,我初学佛的时候就是放生、印经,真的愈施愈多,一点都不假!以后跟李老师学经教,再出来讲经,讲经是属於法布施。

  大概我讲了十一、二年,有一次遇到甘珠活佛,这人都不在了,他也是章嘉大师的学生,在藏传他地位也很高。有一次他告诉我,他说:净空法师,你过来,我有话告诉你。我说「佛爷,什么话?」我跟他很熟。他说:我们在背后都在批评你。我说:批评我什么?他说:你人很聪明,也是个好人,很可惜你的命很苦,短命。我说:这些当面可以说,我知道很清楚,我不会把这个放在心上。他说:你这几年讲经功德很大,你的命运都转变了。我说:真的吗?「真的,你寿命很长,福报很大。」我也没有求福报,我也没有求寿命,真的。他跟我说这些话第二年他就往生,我没想到他往生那么快。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一集)2010/4/5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档名:02-039-0001

  【净空法师:章嘉大师说,清朝亡国就亡在扶鸾,听鬼神,不听圣贤人】

  清朝亡国就亡在扶鸾,听鬼神,不听圣贤人,听鬼神就亡国了。这些话是章嘉大师告诉我的。我是有一次向他老人家请教,就是扶鸾,扶鸾这个东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他就把这段历史告诉我。中国从汉朝把佛教引进到中国来之后,中国教学就两个系统,一个是传统的儒家的教学,宰相管。宰相是现在的总理,总理底下有一个部门,教育部,在从前不是叫教育部,叫礼部,礼部就是教育部,管教育的。佛教教育跟道家的教育,皇上亲自抓,这个不归宰相管,皇上亲自管,所以佛跟道在民间发展超过儒家就太多了。道的道观、佛家的寺院,可以建宫殿式的,为什么?皇帝的老师。其他的不可以,孔子的大成殿也可以比照皇宫来建筑。这是皇家对儒释道特别尊重,以圣人为老师,老师居住的地方当然跟皇宫一样,你能看得到。

  佛教是不是宗教教育?说老实话,佛教不是宗教教育,与宗教风马牛不相干。但是事实上我们必须承认,佛教现在沦落到宗教里面去了,你不能不说它是宗教。佛教变成宗教,这时间多久?我们细心去研究、去观察,不超过三百年,清朝中叶以后才变质的,大概变得不成样子的时候应该是慈禧太后,这我们有理由相信。满清是少数入主中国,少数民族,入关也不过是二十万军队,统治中国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的族群,他靠什么?靠中国传统文化。他告诉人民,孔子说的、佛说的、圣人说的,中国人就听。他没有说他自己说的,他如果说自己说的,谁听他的?满清在开国的时候,对中国传统的学术,儒释道三家,他认真学习,宫廷里面经常邀请三家的学者大德到宫廷里面去上课、讲学,皇帝领着嫔妃、文武大臣听课。他们的讲义,儒的讲义、道的讲义,都保存在《四库全书》里面,你到《四库全书》里面去查,皇宫里面每一天讲学他讲些什么东西,你能看得到。这是帝王聪明,帝王真学。真正认真学习的,雍正,雍正对于儒释道真可谓是精通,真下功夫。在佛法上,高僧大德,他跟高僧大德相比绝不逊色,宗门教下,显密圆融,实在是了不起!这个制度太好了,可是到慈禧太后,这个制度她就废掉,我们相信可能这些高僧大德讲的东西,很多是慈禧太后的毛病,她听了不舒服,就干脆别说了。宫廷里面上课是慈禧把它废除的。她很迷信,她搞驾乩扶鸾,国家大事请神,听神明指示,亡了国。国家要兴,听于民,听听老百姓说些什么,国家会兴旺;国家要将亡国的时候听于神,听神明,国家就亡国。

  扶鸾小事,为什么?他不是佛菩萨来的,是鬼神冒充的,鬼神也有小通,小神通,小事情他说得很准,近的事情他也讲得很准。大事、时间久远一点,几年之后的事情,他就胡说八道,反正你也找不到他。所以扶鸾这些事情、鬼神这些事情现在很多,灵媒我们常常都遇到,外国也有。用什么心态去对待他?佛经上有句话说,吉凶祸福问你的良心就行了,不要去问外人,也不要去问鬼神、不要去问佛菩萨,问自己的起心动念。我们的起心动念、言语造作是善的,与道德相应、与伦理相应、与因果相应,善因善果,恶因恶报,你不就都清楚了吗?何必要去问人?更不必去问鬼神。

  在现前这个时代,由于也是算是众生的共业,共业不善,所以感得乱世。乱了多久?如果从曾国藩先生那个时候看起,到现在两百年了。曾国藩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书念得很好,不敢说他是圣人,贤人当之无愧,圣贤君子,道德、文章都为现代人景仰。他的家训、家书,可以说还是现代人修身、齐家、处世的很好的典范。他在世的时候,很感慨念书人没有得到实学,藉念书之名考取科举,还是自私自利,没有真正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所以世风日下,比过去康干盛世,那个距离就差得太远,明显的衰退,常常在言语文字上显出这种无可奈何的一种悲叹。所以我说,前一百年,从慈禧太后执政,我们中国传统文化就疏忽了,可以说是没有重视。上行下效。清朝亡了之后,到今天又一百年了,这一百年不是说衰,已经完全舍弃了,我们现在社会不要它了。疏忽到遗弃,就感得今天社会动乱,连我们居住的地球都出现严重的灾难。

  现代的人,我们论福报是一代不如一代,我们自己要知道。为什么说一代不如一代?他不修了,只知道享福,自己不知道修福,你命里有多大福报你会享尽,享尽之后怎么办?我没有福报,学佛没出家之前我在忏云法师茅蓬住过五个半月,做义工。茅蓬里面一共五个人,三位是法师,还有一个老居士七十岁,朱镜宙老居士,我跟他们住茅蓬那一年是三十岁,只有我一个年轻人。所以这茅蓬里面所有一切工作我一个人做,包括煮两餐饭,茅蓬都是过午不食,所以晚上不要烧饭。在山上没有水电,山上有泉水,距离不算太远,我们想了一个方法,砍竹子,把竹子里头的竹节打通,就像管子一样去接水,从山上泉水接到我们茅蓬。但是有时候水就断掉,断掉什么原因?大概有野兽把我们的管子搞断了,所以我们必须隔个一、二天都要上山去检查,这水管,竹子接的。那时候物质非常贫乏,没有现在塑胶的管子,那个时候还没有,没有用塑胶的东西,塑胶袋这个都没有,现在就方便多了。

  每天去捡柴火,山上树叶、树枝落下来的很多,捡柴火,自己种菜,过原始乡村的生活。住在山上,烧灶,我做厨房。我年轻,好在这些事情从小都学过。山上没有灯,没有电灯,点蜡烛、点油灯,晚上八点钟睡觉,早晨两点钟起床。起床之后大家做早课,大概一个半小时,拜佛为主。

  【《净空法师:这三样东西,傅铁山大主教说,超过十万警察》】

  因果教育重要!佛经里面因果教育很多,我们过去因为对佛经因果教育也是疏忽了,都采取道教的,《感应篇》、《阴骘文》是道教的。《玉历宝钞》,我们做的地狱变相图是依《玉历宝钞》做的。这个图画成之后,我就忽然想到,佛一生所讲的因果一定讲得很透彻,我就找了三个同学,花了两个星期,把《大藏经》查一查,找出来了,二十五部经论,确实讲的因果比道家的讲得详细。道家讲的,果讲得很好,但是因有很多它忽略了。佛法里头因讲得很清楚,什么样的因得什么样果报,讲得非常清楚,所以把它统统抄出来编了一本书《诸经佛说地狱集要》,我把它编成一部。以后再有这个缘分画「地狱变相图」,就用这部经来画,不要再用《玉历宝钞》,现在流通的是道教的《玉历宝钞》。因果教育好!懂得因果,一生不但不敢做坏事,坏的念头都不敢动,这个对于我们修学提升自己的境界帮助太大了!所以圣贤教诲,伦理道德教人「羞于作恶」,做坏事不好意思;因果教你「不敢作恶」。你要晓得中国这个社会是圣贤社会、圣贤政治靠什么?靠这个教育,儒释道这三种普世教育,所有中国人都要学。所以在从前硬设备,你看看祠堂教伦理,孔庙教道德,城隍庙教因果,这三种设施就把人民管好了。现在如果不要这个东西,十万警察都管不好。这三样东西,说超过十万警察,这个话是傅铁山大主教讲的。他跟我是好朋友,我送他一张地狱变相图,二分之一的。他看到非常欢喜,我告诉他这个东西抵得一万名警察;他把桌子一拍,不止!十万。所以因果教育产生的作用不可思议。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一九0集)  2010/11/9

  【净空法师:觅真妄了不可得,觅邪正也了不可得,觅染净不可得,觅善恶也不可得】

  这一段,让我们先把量子科学家他们所说的一句话,德国量子物理学家普朗克博士,这个人是爱因斯坦的老师,名师出高徒,有这么个好的学生。他说他对於原子研究最后的结论,世界上没有物质这个东西,这爱因斯坦的老师说的,没有物质。「所有物质都是来源於一股令原子运动和维持紧密一体的力量,我们必须认定这个力量的背后是意识和心智,心识是一切物质的基础。」科学家这段话跟这段文是非常相近,几乎佛在三千年前说的,跟现代量子学家所说的是一桩事情。

  这就是此地所讲的一毛一尘之微点。一毛一尘很小,这一毛一尘从哪来的?一毛,我们这汗毛,一根汗毛,一个微点就是微尘,它从哪里来的?它是心识累积产生的幻相,这就是一毛一尘的微点,微点就是今天量子学家所说的量子,这微点是量子,也叫小光子。这小光子从哪里来的?科学家告诉我们,无中生有;佛告诉我们,从实际理体而显。实际理体是自性、是体性,是从体性里变现出来的。这个幻相跟理体相即不二。这句话不好懂,上面加个「妙」字,就是说妙理、妙相,理妙、相也妙。妙字是什么个意思?代表这个东西非有非无,你不能说它有,你也不能说它没有。你说它无,它像闪电一样,它亮了一下;你说它有,它立刻就消失,就再不见了,这称之为妙。理妙,事也妙,体妙,相也妙,这叫妙理相即不二,这才是穷微,这两个字,穷就是我们讲的追根究柢,彻底了解它,微就是指这个事理,这个事理太精微。

  这里头注意什么?注意是「一一」这两个字,妙就妙在此地。一一是怎么回事情?一毛里头一一微点,一尘里头一一微点。这个意思诸位要听懂。这个微点其实就是弥勒菩萨所说的「一弹指三十二亿百千念」,那里头的一念就是一个微点,一一微点,我们这一弹指里头有三十二亿百千个微点,科学家讲小光子。现在科学用秒做单位,秒的时间长,比弹指长,一秒钟如果我们弹指弹五次,一秒钟弹五次,那一秒钟有多少个微点?一千六百兆,一秒钟有一千六百兆,这一一两个字就是讲这桩事情,一秒钟里头一千六百兆。每一个微点都是圆明具德,换句话说,每一个微点里头,我们今天用科学来说,能量、信息、物质全是圆满的。圆满到什么个样子?跟遍法界虚空界没两样,一一微点里面都有世界。

  我们在前面读过,普贤菩萨能入这个世界,能到微点里面的世界去参学,我们这个世界没缩小,微点里面的世界没放大,大小不二,你入进去的感观跟现在完全相同。那我们得要问,我们今天这个宇宙是微点里面的宇宙还是微点外面的大宇宙?给诸位说,说真话,不一不二。这经上说得好,相即相入,我们必须把分别执著这个妄念放下,你才能够见到。为什么?有分别、有执著,你有严重的妄想,妄想障碍你见性。

  实相是什么?「相而无相,无相而相,故曰极妙」。所有现象,不能说它有,不能说它无。实际上这个相就在我们面前,特别明显你感觉到的,我们每天看电视,每天用电脑来接收网路信息,这是现在人几乎每天都不能离开的,这个东西跟经上讲的道理一个道理。屏幕就是微点,屏幕里面所有的现象也是微点,微点里头有圆满的屏幕,屏幕上有圆满的微点,相即无相,你能在这里看到吗?无相而相,这两句话不就是在我们面前吗?你能够在这里看出来之后,你就悟入华严境界。什么是《华严经》?这个屏幕里的显相就是大方广佛华严,你电脑上那个屏幕显示的也是大方广佛华严,不一不二,这叫极妙。

  真能把实相看清楚,恭喜你,你清净心现前,换句话说,你清净心照见万物,一尘不染。为什么?万物无自性,万物没有染净,万物没有生灭,万物没有善恶,哪来的染污!就像六祖能大师所说的,「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们起心动念认为它染污了,那是假的,不是真的。你以为染就染,你以为净就净?没有。屏幕上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画面,是非、染净、善恶,都不存在!这些是非染净善恶,究竟怎么回事情?大乘经上一句话给你解答,「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的一首偈子说得好,「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这个时候,我们就能体会得古来祖师大德所说的,觅真妄了不可得,觅邪正也了不可得,觅染净不可得,觅善恶也不可得。恭喜你,你得到清净平等觉。得到清净平等觉就叫成佛,成佛才是穷微极妙,这是如来果地上的境界。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二四五集)  2011/1/21  澳洲净宗学院

  【《净空法师开示:要是任意的批评,很可能产生误会,错怪了诸佛如来》】

  所以,世界即使造作五逆十恶的众生,他那个世界是不好,五浊恶世浊恶到极处,他世界还不坏,什么原因?「护念得安住」,佛的愿力。佛知道这些造作恶业的众生是一时糊涂、一时迷惑,他会回头、他能回头。那现在为什么不能回头?缘不具足。缘不具足也说明他没有这个福报,众生如果真的有福报,善缘一定成熟。善缘不成熟,恶缘现前,恶缘,众生要受罪,是不是好事情?好事情。什么好事情?恶缘恶报替众生消业障,业障消除,善根就发现,善缘就现前。恶,确实没有什么不好。

  你把全盘、全局都看清楚了,你就知道了。那个恶报是众生造作恶业应当接受惩罚,接受惩罚之后他后悔了,忏除业障。所以,三恶道是他自己变现出来的,是消他的业障。业障消除了,他就离开三恶道到三善道。三善道的时候,善根逐渐逐渐增长,能够接受善法,佛菩萨就来教他了,就来了。所以,当他受苦受难的时候,佛菩萨也在旁边冥冥当中照顾,这个苦难你还是能受得了。你受苦难的时候肯定后悔,知道过去所作所为错了,跟一切众生结的冤业,这个时候才明了。什么样的因结什么样的果,因缘果报丝毫不爽,所以诸佛护念有护念的大道。

  我们学佛的同学要有智慧,要有高度的警觉,千万不要以为我学佛已经很虔诚了,为什么我现在遭遇这么多困难?这个里头起一念怨天尤人的念头,你就犯了大错,为什么?你所受的这些苦难是你的业障现前,正是业障在报,一个心里不服,好了,这报不了了;不但报不了,又更加重了罪业,这样的人多,真正觉悟的人不多。真正觉悟的人,说老实话,业障消得很快,智慧福德增长的也很快,业障消了,智慧福德就现前!佛菩萨往往给我们做增上缘。换句话说,为我们制造一些机缘替我们消业障。只有真正学佛的人,真正心思细密的人,观察入微的人觉察到了。这个时候欢欢喜喜逆来顺受,没有一丝毫怨天尤人的心。

  自己真正觉悟、真正明了,忏除以往的过失,从今而后希望做到不辜负一切众生,一个众生都不辜负。看一切众生好的一面,绝对不要把一切众生不善的地方放在心上,众生造作的不善未必是真的不善,这怎么说?因为众生里面有诸佛菩萨示现在当中,他那个种种不善,他是别有用意度一类众生,作斯示现!我们怎么知道?我们要是任意的批评,很可能产生误会,错怪了诸佛如来。诸佛如来用这个手段度那一类的众生,我们不晓得。这些事情初学的同学最容易犯,所以功夫不能得力,道业不能成就,佛祖的话没有真的接受。

  真的我们要记住这一生当中遇到善知识,百千万劫难遭遇,我遇到了决定不能舍弃。没有智慧的人、善根浅薄的人很容易迷失,为什么?你遇到善知识了,你有冤亲债主,你那些冤亲债主肯定阻挠你,在你面前造谣生事、毁谤善友,让你信心丧失离开,继续搞六道轮回、继续搞三恶道,你上当了。这桩事情古圣先贤教诲里面讲的很多很多,每一个修行人都要亲身经历。连释迦牟尼佛八相成道有「降魔」这一个节目。魔是什么?财色名食睡,来诱惑你,你稍稍一动心被它牵跑了,远离善知识,立刻堕落;禁不起诱惑而堕落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只要你知过能改,改过自新,中国谚语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总要记住「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要肯定人性本善,人人都有佛性,要肯定这个大前提、大原则,要能够体谅他迷惑颠倒,迷失方向。我们无量劫中,数不清的次数犯了过失,在学佛的路上进进退退,佛菩萨原谅我们,僧团原谅我们。我们能不能像佛菩萨、能不能像过去僧团大众接纳这些犯过的人、犯错的人?要接纳。不接纳怎么能报佛恩?怎么能报僧团大众之恩?所以,人不怕有过失,古人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要创造机会帮助他改过。这是佛心,这是圣贤人的心,我们要学习,这就是佛的愿力、佛的护念。

  ——节录自《华严经12-17-910集》 2002/12/7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共一集)  档名:29-27-0001

  【净空法师:我们认为最好的、最高的,是佛门里头接引众生小广告】

  你看善财童子五十三参,他是从圆教初住开始,初住菩萨是吉祥云比丘,而初住菩萨的时候,吉祥云比丘教给他什么法门?念佛法门。所以,明心见性的菩萨,没有一个不念佛的,可见得念佛法门之殊胜。

  我们自己过去真是无知,我刚刚学佛的时候也是瞧不起念佛法门,以为这是老太婆教。我们这样聪明,有这样的智慧,怎么去学这个法门?到以后经典看多了,才生惭愧心。我们认为最好的、最高的,是佛门里头接引众生小广告,撒广告的,我们所看不起的,原来是佛法里精华之所在。我们看走了眼,不识货,真正的宝贝不认识,把假的当作真的,把释迦牟尼佛权巧方便的法当作真实法,真实法不认识。

  这么多年,总算是搞清楚了,很庆幸,真正是难得。早一生搞清楚了,我也早一生到西方世界作菩萨去了,也不会到此地来了。这一生搞清楚了,那就决定不会空过了。

  ——老法师《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

  【《大书法家启功老人,与雍和宫的深厚佛缘》】

  我三岁时家里让我到雍和宫按严格的仪式磕头接受灌顶礼,正式归依了喇嘛教,从此我成了一个记名的小喇嘛(后来还接受过班禅大师的灌顶)。我归依的师傅叫白普仁,是热合人。他给我起的法号叫“察格多尔札布”。察格多尔是一个佛的徽号,札布是保佑的意思。喇嘛教是由莲华生引入的藏传密教,所谓“密”,当然属于不可宣布的神秘的宗派,后来宗喀巴又对它进行了改革,于是有红教、黄教之别:原有的称红教,改革后的称黄教。我归依的是黄教,随师傅学过很多经咒,至今我还能背下很多。

  我记忆中师傅的功德主要有两件。一是他多年坚持广结善缘,募集善款,在雍和宫前殿铸造了藏传黄教的祖师宗喀巴的铜像。这尊佛像至今还供奉在那里,供人朝拜。二是在雍和宫修了一个大悲道场,它是为超度亡魂、普渡众生而设立的,要念七七四十九天的大悲咒,喇嘛、居士都可以参加,我当时还很小,也坐在后面跟着念,有些很长的咒我不会念,但很多短一点的咒我都能跟着念下来。一边念咒,一边还要炼药,这是为普济世人的。我师傅先用笸箩把糌粑面摇成指头尖大小的糌粑球,再放在朱砂粉中继续摇,使它们挂上一层红皮,有如现在的糖衣,然后把它们用瓶子装起,分三层供奉起来,外面用伞盖盖上。这是黄教的方法,红教则是挂一层黑衣。那四十九天,我师傅每天晚上就睡在设道场的大殿旁的一个过道里,一大早就准时去念咒,一部大悲咒不知要念多少遍。因为这些药都是在密咒中炼成的,所以自有它的“灵异”。那时我还小,有些现象还不知怎么解释,但确实是我亲自所见所闻:有一天,赶上下雪,我在洁白的雪上走,忽然看到雪地上有许多小红丸,这是谁撒的呢?有一位为道场管账的先生,一天在他的梅花盆里忽然发现一粒红药丸,就顺手拣起,放在碗里,继续写账,过一会儿,又在梅花盆里发现一粒,就这样,一上午发现了好几粒。等四十九天功德圆满后,刚揭开伞盖,一看,满地都是小红丸,大家都说别揭了,三天以后再说吧。那些地上的小红丸大家都分了一些,我也得了一些。这些药自有它们的“法力”(药效),特别是对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我小时候还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溥雪斋那一房的,有一位叫载廉(音)的,他的二儿媳有一段时间神经有点不正常,颠颠倒倒的,他们就把我师傅请来。师傅拿一根白线,一头放在一碗水里,上面盖上一张纸;一头拈在自己手里,然后开始念咒。念完,揭开纸一看,水变黑了,让那位二儿媳喝下去,居然就好了。

  我道行不高,对于宗教的一些神秘现象不知该如何阐释,也不想卷入是否是伪科学的争论。反正这是我的一些亲眼、亲耳的见闻,至于怎样解释,我目前很难说得清,但我想总有它内在的道理。其实,我觉得这些现象再神秘,终究是宗教中表面性的小问题。往大了说,对一个人,它可以陶冶人的情操修养,我从佛教和我师傅那里,学到了人应该以慈悲为怀,悲天悯人,关切众生;以博爱为怀,与人为善,宽宏大度;以超脱为怀,面对现世,脱离苦难。

  记得我二十多岁时,曾祖母有病,让我到雍和宫找“喇嘛爷”求药。当时正是夜里,一个人去,本来会很害怕,但我看到一座座庄严的庙宇静静地矗立在月光之下,清风徐来,树影婆娑,不知怎地,忽然想起《西厢记》张生的两句唱词:“梵王宫殿月轮高,碧琉璃瑞烟笼罩”。眼前的景色,周围的世界,确实如此,既庄严神秘,又温馨清爽,人间是值得赞美的,生活应加以珍惜。我心里不但一点不害怕,而且充满了禅悟后难以名状的愉悦感,这种感觉只有产生于对宗教的体验。对一个多民族、多宗教的国家,正确处理好宗教问题大大有利于国家的安定,人民的团结,民族的和睦。

  总之,自从归依雍和宫后,我和雍和宫就结下不解之缘。我每年大年初一都要到雍和宫去拜佛。在白师傅圆寂很久后的某一年,我去拜佛,见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喇嘛,他还认得我,说:“你不是白师傅的徒弟吗?”直到今年,两条腿实在行动不便才没去,但仍然委托我身边最亲信的人替我去。现在雍和宫内有我题写的一幅匾额和一幅长联。匾额的题词是“大福德相”,长联的题词是“超二十七重天以上,度百千万亿劫之中”,这都寄托了我对雍和宫的一份虔诚。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及图片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或图片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学佛网首页居士文章转载      回上一页


 

写留言(手机版开放留言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