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布施最殊胜,欢迎支持

《西方确指》摘要分享(印光大师、净土法门法师推荐的奇书)


 2014/1/3 13:03:00    热度:3207    下载DOC文档    

《西方确指》摘要分享

【印光大师首肯并推荐之净土奇书《西方确指》】

净空法师按语:《西方确指》这一本书很特殊。它是从哪里来的呢?是驾乩扶鸾出来的。诸位要晓得,正法绝对不用扶乩鸾坛,唯独这一个是例外,这个小册子是印光大师鉴定认可的,只有这一个,其他的统统不可以相信。这是有特殊的因缘,从《西方确指》里面,我们看到的,好像是在宋朝的时候,有几个志同道合,专修净土的念佛人,其中有一个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了,其他的人念佛没有成功。这一次,扶鸾是在清朝末年的时候,西方极乐世界那个同参回来了,要度他们这一批人,一共十二个人;自始至终都是劝他们念佛求生净土,没有一句是妄言,所以印祖说这个不是假的。它里面的开示非常的精纯、扼要,是一本非常难得的净宗好书,但是它的来源很特别就是了,我们一定要晓得。这是觉明妙行菩萨所说的,觉明妙行菩萨,就是他们已经生到西方极乐世界的同参,可见得人家生到那一边,并不是花很久的时间,就从凡夫证到菩萨的果位了,他倒驾慈航来度这一班同学。这个世间的事情,世人往往看作迷信,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们肉眼凡夫接触的境界有限,确实有六道,确实有佛菩萨,这些都是真实的存在。

【《西方确指》正文,节录摘要】

◎至受戒一事,不受则已,若一受,更不得分毫毁犯。当守护清净,如白璧明珠,了无瑕玷,斯成戒品。盖戒为三世诸佛入道根本,勿同儿戏。又若住静参方,更宜亲近善友,远诸庸劣。亲善则道业易成,近恶则戒行易失。此二语,终身学道之要,慎之记之。”

◎“人命如朝露,虚浮无定期。未能逃梦幻,何必预求知?”

◎欲明心者,当微细观究,此身此心,从何而有?既四大虚幻,心将谁寄?身心既幻,世界微尘,了无差别。目前万法,从何处生?从何处灭?若无生灭,则照与能照,两无所依,自见真如寂灭场地。”

◎“西方有净土,人天皆所依。汝能修此门,安隐无惊疑。”

◎又喻诸人曰:“此土有发愿往生者,彼土即生莲花。故作是语,汝等应生深信。”

◎“心外无佛,佛即汝心。深信不惑,一念无生。”

◎“《般若》一经,功德无尽,拔妄想根,脱生死病。”

◎“勿贵人知,勿希天应,恒一其心,必坚必正。”

◎“道无他说,唯心而已。莲胎始成,专精勿二。”

◎我昔于晋明帝时,受贫子身,为贫苦故,乃发大愿云:‘我以夙业,受此苦报。若我今日不得见阿弥陀佛,生极乐国,成就一切功德者,纵令丧身,终不退息。’誓已,七日七夜,专精忆念,便得心开。见阿弥陀佛相好光明,遍十方世界。我于佛前,亲蒙授记。后至七十五而坐脱,竟生极乐。

◎或问:“学人云何得离尘欲,得无障碍?”

菩萨曰:“我将由小而推之大,由外而推之内,汝等当善解其义。有人于此,无故而夺汝一钱,动瞋恨否?”答以:“一钱虽微,见夺则瞋。”
“又无故而与汝一钱,生喜悦否?”

曰:“一钱虽微,见与则喜。”

有答以“一钱甚微,与何足喜,夺无可瞋”者。

菩萨曰:“汝能如是,心之清净久矣,何至今日尚沉浊垢耶?汝等当知,学人洗心不密,见有见无,处处是著,念念皆贪,所以业识纷驰,无暂停止。即念一句阿弥陀佛,心想依然外游,未能顷刻归一。良由汝等于无量劫来,未尝发一时一日远离尘欲之心。故此尘欲,亦从无始劫来,未尝一时一日肯离汝心。身缠心缚,深入尘网,哪得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故知欲断贪著,先从一钱之与夺作弃舍观,作非我有观。夺不起瞋,与不起悦。如是乃至百千万钱,乃至亿亿万钱,乃至国城妻子,乃至身肉骨髓,乃至过、现、未来心意意识,乃至生死业报、菩提涅槃,一切皆如此一钱之与夺无异。自然习漏消亡,障缘永灭,渐履清净,成就道品。汝等当依此修行,勿更自虞窒碍。”

◎当息诸牵累,安心端坐。念身无常,念世无常。所有妄缘,一切放下,徐徐念一句阿弥陀佛,自然六尘不生,一心清净。不唯愈汝今生之疾,即生死病根,亦从此拔出矣。

◎菩萨曰:“此虽孝而有限。唯能发大愿,修出世法,若道成果满,岂但福及九祖,即历劫冤亲,俱蒙解脱。汝能专修净土,是为大孝。”

◎则知此咒与心,离诸名相,毕竟空寂,是名究竟。

◎故念佛人先须具大手段,割绝牵缠,打开尘网,直下即念是佛,即佛是心,乃至离即离非,顿入如来大光明藏。如是乃名正念念佛,得名为念佛人也。汝应善解此义。”

◎菩萨又示众曰:“诸善男子!人之一身,父母所生,父母所育。现前尔等种种营谋,种种受用,即使父母不曾与得一钱,也还是父母生却你身,故有今日。万事身为大,身为本。从本而推,岂不是父母之恩难言难尽。所以佛言,于父母边出一高声重语,尚获罪无量。况今有甚于此者耶?若言父母或以不堪相加,不得不诤,则是视父母如路人矣。只可欢然顺受,父母自有感悟之日。决不得争个你非我是,做逆天背伦之人。”

◎善男子,心本无念,念逐想生。此想虚妄,流转生死。汝今当知此一句阿弥陀佛,不从想生,不从念有,不住内外,无有相貌,即是尽诸妄想。诸佛如来清净微妙真实之身,非一非二,不可分别。如是念者,烦恼尘劳,无断无缚,止是一心。必得一心,方得名为执持名号,方得名为一心不乱,净业功成,直趋上品。”

◎汝今当发大愿,愿生极乐。然后至诚恳恻,称于阿弥陀佛。必使声缘于心,心缘于声,声心相依,如猫捕鼠,久久不失,则入正忆念三昧。

◎至于‘善’之一字,随时随地可行,大事小事皆是。又兼戒杀放生,随力舍贫施苦。持念阿弥陀佛,回向极乐,日日不间。如是三年不改,方许你‘好心行善’四字。”菩萨示无朽曰:“大抵修净业人,行住坐卧,起居饮食,俱宜西向,则机感易成,根境易熟。室中止供一佛一经、一炉一桌、一床一椅,不得放一多余物件。庭中亦扫除洁净,使经行无碍。要使此心一丝不挂,万虑俱忘,空洞洞地,不知有身,不知有世,并不知我今日所作是修行之事。如是则与道日亲,与世日隔,可以趋向净业。盖汝生时撇得干净,抛得干净,念头上不存一些子根节。大限到来,洒洒落落,不作儿女子顾恋身家子孙之态。岂不是大丈夫举动!所以要汝一意修行,别无沾滞,正为此一大关目也。至于修净之法,不出‘专勤’二字。专则不别为一事,勤则不虚弃一时。汝今晨起,即诵《弥陀经》一卷,持阿弥陀佛一千声,向佛前回向,念《一心归命文》,以此文言简而意备也。此为一时之课。若初起或身心未宁,日止四时。稍宁,渐增至六时。又渐增至十二时,合经十二卷,佛名一万二千声。更于回向时礼佛百拜,亦可分作四时。此为每日常课。余工不必计数,或默或声,但摄心谛念而已。又持名之法,必要字字句句声心相依,不杂分毫世念。久久成熟,决定得生极乐,坐宝莲华,登不退地。若余年未尽,犹得以其所证,为四众向导,报佛深恩。汝若于我所说,一一遵依,方不负觉明菩萨示汝正道,令汝出家。方不负三昧和尚为汝剃度,授汝大戒。此非小小因缘,汝莫自生轻慢。慎之慎之!”

◎普愿一切众生同生极乐,而我心无所著,如虚空等,是名回向。又静坐时,当反观深究,佛即我心,是心是佛,不假外求。如心而住,无能无所。

◎菩萨示沈元辉曰:“大凡修净土人,最忌是夹杂。何谓夹杂?即是又讽经,又持咒,又做会,又好说些没要紧的禅,又要谈些吉凶祸福、见神见鬼的话,却是夹杂也。既夹杂,则心不专一。心不专一,则见佛往生难矣。却不空费了一生的事?你如今一概莫做,只紧紧持一句阿弥陀佛,期生极乐。日久功成,方不错却。当授汝一偈,依而行之:

“阿弥陀一句,万法之总持。
声与心相依,念兹复在兹。
感应不思议,莲开七宝池。”

◎菩萨悯兹众等,虽同禀诚心,而不识修行正路。乃垂示曰:“今日之会,可谓有缘。但若与尔等说佛法,非所习闻,恐难信入。不若举一则世典儒书,与众等一话,或能信得一句两句。《中庸》说:‘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今日看来,‘安’与‘利’且莫说起,即‘勉强而行’者,亦不可得。即如尔等,自遇我之后,亦曾发心勉强为善。乃有一旦弃捐,或渐至懈废者。其故何在?只是将善之一字,看得太缓,谓行善无功,不如为恶之有效耳。不知为善若果无功,何以古来圣贤之徒,断不作些微小恶;善则尽力尽心,必要做到十二分满足?若果为恶有效,又何故古来仁人君子,不惟有效是求,反作无功之事?且现见为恶之人,眼前虽得便宜,到头几个有好结局、好断送、好名声、好子孙,以延其世代?又如世间数岁小儿,见说个好人,便知赞美,岂不是为善有大利处?见说个恶人,便要瞋怪,岂不是为恶无大利处?此事极易晓,非是尔等不聪明,真不知得,但是不能实心向善,故一时不细察耳。所以平日间舍一钱,也要向人说一遍。有句好话,也要向人说一遍。都是从外边做手脚,全不体会大圣大贤用心切己处。觉得没滋味,便抛弃了。汝等今日若果将真真实实的心,行真真实实的事,无一毫妄想觊觎于其间,坦坦然乐天知命,守其在我。不见有终身可祈,结局可问,五行、八字之穷通可卜,吉凶得失之可得而趋避。自然无祸不消,无福不至,道与时增,德与岁积,成圣成贤无难矣。此尔将来一定的实事,所以说:‘及其成功一也’。反此,则生为无忌惮之小人,死为腐烂之草木,可不痛哉!”

◎“一者,世人贪得,都务强求。不知一钱之获,尚有命焉,而况功名富贵之大,曰吾智力可求?若然,则苍苍者天,赫赫者神,将无用乎?即使强求而得,亦是命数合有,不因尔用却许多龌龊心机,天悯而与之也。然则勉强而求者,有辱无荣,有失无得。有戮身之祸,无利物之功。有损德之灾,无进善之福。天厌之,神弃之矣。众中有识者思之。

◎或欲求官问可得否。菩萨曰。做官一事。你更莫想。你须知得通经史之谓文。练韬略之谓武。膂力过人之谓勇。智能出众之谓才。汝自思量有一于此否。若四中不具其一。要做官。不过图侥幸而已。要图侥幸。念头先已不正。一做了官。便去假威仗势。一味虐疲民而饱我腹。决不思为国为民做些好事。以至积恶日深。不知改悔。来世定作牛马驼骡有力报人等畜。如目前兵戈战阵中。一类畜生。皆夙世冒禄贪功。无一毫功德于天下之徒也。且报应之理。远近无期。或致祸于现世。或殃及于子孙。如目前一等罪犯囹圄。身受屠戮。继嗣不肖。或绝灭无传者是也。又损害良民而取其财货。谓之不仁不义之物。以之祀祖先。而祖先益愆。事神明而神明加怒。供诸佛圣贤必为之堕泪。奉仁人有道。反为之生惭。即罪恶不极。而冤结相酬。后世定作一类羊猪鸡犬。无力报人之畜。及世间一等。贫穷下贱剧苦之人。又此图侥幸一辈。在官即做些好事。亦未免公中有私。善中有恶。罪福影响不漏丝毫。贪有限之荣名。受累生之恶果。侥幸做官。溺心利欲。如上所谈势所心至。可不畏哉。

◎深潜不露,是名持戒

◎有口若哑,有耳若聋,绝群离俗,其道乃崇。  

【附录】:

卍新纂续藏经 No. 1191 西方确指

清 觉明 菩萨说 常摄集 1卷  

No. 1191-A 【西方确指序】  

丁未夏过雪山和尚方丈。和尚出一书授(余)曰。此宝筏也。且缘起甚奇。明末时。吴城八友同修[糸-八]门。日请乩仙以谈其术。于卒也。有仙至。所谈与诸仙异。因日事之甚狎熟。久之。忽劝以念佛。众问念佛可乎。曰善。众皆称南无佛。曰不如是念也。众问如何。曰汝须合掌至心。向西顶礼。念南无阿弥陀佛。众从之。于是为之微细开示念佛法门。令舍伪归真求生极乐。始宣示夙昔因缘。菩萨名号。及现异香天花种种灵瑞。而八人者。皆反其邪修。归于正信。无朽者。八人中之师也。菩萨令往三昧和尚处。受毗尼圆僧相。和尚始难之。既而见菩萨月偈。遂敬礼西方为之剃度。盖菩萨始至时。众以为仙。指月为题求句。因示以偈曰。一月光含千世界。分身无量照群迷。当知本体原无二。不动庄严变化机。始于明崇祯癸未五月二十八日。迄 清顺治丁亥十月初二日。前后共二十四会。所说皆修行要妙。因偈中有确指正修路句。遂名之曰西方确指。余读之。身心踊跃。不啻醍醐之滴入焦肠也。因叹奇不已。和尚曰。(余)始亦不之信。既而阅之。神采焕发。即欲不信而不能矣。(余)曰菩萨往昔因中与八人具有大缘。悲念深故权巧接引。此岂同于应乩之流。且观菩萨临行。有曰鸾乩之设。本为神鬼依吾末如之何也矣。是书得之友人王贯三。向有刻板。顷毁于火。吾党诸贤将复刻以行世。子谨为订其章句。次其先后。既成而为之叙如此。

乾隆三十八年秋八月 东林后学彭绍升撰  

No. 1191-B 【西方确指后序】  

古先圣人。去今远矣。然读其书知其言。决不可以伪为者。断之于理而已矣。佛法入中国千五百年。其间豪杰明睿之士。得一经一偈。决定信入。了脱生死者。殆不可悉数。而浅智之流。辄以私意窥之。谓其原出于老庄。乃其徒所伪作。即今老庄书具在。试取而与楞严圆觉诸经洁之。其浅深离合之故。略可见矣。老庄所不能为。而谓学老庄者能为之乎。此不能察理。而自徇其私者之过也。近世飞鸾之化行。三教圣贤往往随方应感。宏法度人。是皆出于不得已之心。读其书。知其言。决不可以伪为者。亦断之于理而已矣。西方确指者。极乐界中。觉明妙行菩萨所说法也。其为教贬斥邪修。指归净土。阐一心之妙谛。穷向上之[糸-八]关。诚学佛者之指南也。予反覆读之。作而叹曰。嗟夫莲华国土。不离当处。阿弥陀佛。全体众生。奈此众生日用不知。未曾发一念回向心。从迷入迷。漂流长劫。可不哀哉。菩萨悲愿深重。与此众生世世随逐。不相舍离。飞鸾之化。与现身说法何异。读是书者。诚能信自本心。如说修行。心心回向。无诸异念。念极情空。脱然无住。虽现居五浊恶世。已浑身坐在莲华国里。报缘一谢。弹指往生。是果是因。初无先后。如其不信自心。因而不信净土。甚者或疑此书为伪作。则凭非大菩萨应化常事。则是书也。岂可作乩书视也。(余)时即愿刊布流通。广利群有。而因缘未和。迄今己酉春。僧俗道侣。无不踊跃欢喜愿施赀助成。至有读而哭。哭而读。顿舍所爱室宇衣服器具。入深山念佛者。岂非菩萨以无缘慈。摄化众生。不可思议乎。遂与灵曦慧楫二老师。谋付诸梓。梓成道其始末如此。

时康熙己酉九月既望古吴净业弟子朗西金锷撰

 

声明:本站为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互动式网站,文章及图片均为网友上传,如有发现我们文章或图片侵权,请通过邮件xuhua@xuefo.net与我们取得联络,我们在接到通知后会立即删除。



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写留言(手机版开放留言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