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布施最殊胜,欢迎支持

楞伽经浅释,楞伽经全文,第五卷 入楞伽经——学佛网
 
楞伽经专题部: 简介| 原文| 白话文| 浅释| 入门| 法师开示| 感应| 问答| 居士文章|

学佛网首页常用经咒学习: 回上一页



第五卷 入楞伽经  

  第五卷 入楞伽经

  佛心品第四

  尔时,佛告圣者大慧菩萨言:“大慧,我今为汝说意生身修行差别。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有三种意生身。何等为三?一者、得三昧乐三摩跋提意生身,二者、如实觉知诸法相意生身,三者、种类生无作行意生身。菩萨从于初地如实修行,得上上地证智之相。

  “大慧,何者菩萨摩诃萨,得三昧乐三摩跋提意生身?谓第三、第四、第五地中,自心寂静行种种行,大海心波转识之相三摩跋提乐,名意识生;以见自心境界故,如实知有无相。大慧,是名意生身相。

  “大慧,何者如实觉知诸法相意生身?谓菩萨摩诃萨,于八地中观察觉了,得诸法无相,如幻等法悉无所有,身心转变得,如幻三昧及余无量三摩跋提乐门;无量相力自在神通,妙华庄严迅疾如意,犹如幻梦、水中月、镜中像,非四大生,似四大相,具足身分,一切修行得如意自在,随入诸佛国土大众。大慧,是名如实觉知诸法相意生身。

  “大慧,何者种类生无作行意生身?谓自身内证一切诸法,如实乐相法相乐故。大慧,是名种类生无作行意生身。

  “大慧,汝当于彼三种身相观察了知。”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我乘非大乘, 非说亦非字,

  非谛非解脱, 非无有境界。

  然乘摩诃衍, 三摩提自在,

  种种意生身, 自在华庄严。”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说,善男子、善女人行五无间业。世尊,何等是五无间业,而善男子、善女人,行五无间入于无间?”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五无间者:一者、杀母,二者、杀父,三者、杀阿罗汉,四者、破和合僧,五者、恶心出佛身血。

  “大慧,何者众生母?谓更受后生,贪喜俱生,如缘母立。大慧,何者为父?谓无明为父,生六入聚落。大慧,断彼二种能生根本,名杀父、母。大慧,何者杀阿罗汉?谓诸使如鼠毒发,拔诸使怨根本不生。大慧,是名杀阿罗汉。大慧,何者破和合僧?谓五阴异相和合积聚,究竟断破,名为破僧。大慧,何者恶心出佛身血?谓自相同相见外自心相八种识身,依无漏三解脱门,究竟断八种识佛,名为恶心出佛身血。大慧,是名内身五种无间。若善男子、善女人行此无间,得名无间者。无间者,名证如实法故。

  “复次,大慧,我为汝等说外五种无间之相。诸菩萨闻是义已,于未来世不生疑心。大慧,何者是外五种无间?谓杀父、母、罗汉,破和合僧,出佛身血。行此无间者,于彼三种解脱门中,不能得证一一解脱。除依如来力住持,应化声闻、菩萨、如来神力,为五种罪人忏悔疑心,断此疑心令生善根,为彼罪人作应化说。大慧,若犯五种无间罪者,毕竟不得证入道分。除见自心唯是虚妄,离身资生所依住处分别见我、我所相,于无量无边劫中遇善知识,于异道身离于自心虚妄见过。”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贪爱名为母, 无明则为父,

  了境识为佛, 诸使为罗汉,

  阴聚名为僧, 无间断相续,

  更无有业间, 得真如无间。”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我说诸如来知觉之相。”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如实知人无我、法无我,如实能知二种障故,远离二种烦恼。大慧,是名如来如实知觉。大慧,声闻、辟支佛得此法者,亦名为佛。大慧,是因缘故,我说一乘。”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善知二无我, 二障二烦恼,

  得不思议变, 是名佛知觉。”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世尊何故于大众中说如是言:‘我是过去一切佛’?及说种种本生经:‘我于尔时作顶生王、六牙大象、鹦鹉鸟、毗耶娑仙人、帝释王、善眼菩萨’,如是等百千经皆说本生?”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摩诃萨言:“大慧,依四种平等,如来应正遍知于大众中唱如是言:‘我于尔时作拘留孙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何等为四?一者、字平等,二者、语平等,三者、法平等,四者、身平等。大慧,依此四种平等法故,诸佛如来在于众中说如是言。

  “大慧,何者字平等?谓何等字,过去佛名佛,我同彼字亦名为佛,不过彼字与彼字等无异无别。大慧,是名字平等。

  “大慧,何者诸佛语平等?谓过去佛有六十四种美妙梵声言语说法,我亦六十四种微妙梵声言语说法。大慧,未来诸佛亦以六十四种微妙梵声言语说法,不增不减,不异无差别,迦陵频伽梵声美妙。大慧,是名诸佛语平等。

  “大慧,何者诸佛身平等?大慧,我及诸佛法身色身相好庄严,无异无差别;除依可度众生,彼彼众生种种生处,诸佛如来现种种身。大慧,是名诸佛身平等。

  “大慧,云何诸佛法平等?谓彼佛及我,得三十七菩提分法、十力、四无畏等。大慧,是名诸佛法平等。

  “大慧,依此四种平等法故,如来于大众中作如是说,我是过去顶生王等。”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迦葉拘留孙, 拘那含是我,

  说诸佛子等, 依四平等故。”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来说言:‘我何等夜证大菩提,何等夜入般涅槃,我于中间不说一字。’佛言非言。世尊依何等义说如是语,佛语非语?”

  佛告大慧言:“大慧,如来依二种法说如是言。何者为二?我说如是:一者、依自身内证法,二者、依本住法。我依此二法作如是言。

  “大慧,云何依自身内证法?谓彼过去诸佛如来所证得法,我亦如是证得不增不减;自身内证诸境界行,离言语分别相,离二种字故。

  “大慧,何者本住法?大慧,谓本行路平坦,譬如金银真珠等宝在于彼处。大慧,是名法性本住处。大慧,诸佛如来出世、不出世,法性、法界、法住、法相、法证常住如城本道。大慧,譬如有人行旷野中,见向本城平坦正道即随入城;入彼城已,受种种乐,作种种业。大慧,于意云何?彼人始作是道随入城耶?始作种种诸庄严耶?”

  大慧白佛:“不也,世尊。”

  “大慧,我及过去一切诸佛,法性、法界、法住、法相、法证常住亦复如是。大慧,我依此义,于大众中作如是说:‘我何等夜得大菩提,何等夜入般涅槃,此二中间不说一字,亦不已说、当说、现说。’”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我何夜成道, 何等夜涅槃,

  于此二中间, 我都无所说。

  内身证法性, 我依如是说,

  十方佛及我, 诸法无差别。”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请佛言:“惟愿世尊,说一切法有无相。令我及余菩萨大众,得闻是已离有无相,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世间人多堕于二见。何等二见?一者、见有,二者、见无。以见有诸法、见无诸法故,非究竟法生究竟想。

  “大慧,云何世间堕于有见?谓实有因缘而生诸法,非不实有;实有法生,非无法生。大慧,世间人如是说者,是名为说无因无缘,及谤世间无因无缘而生诸法。

  “大慧,世间人云何堕于无见?谓说言贪瞋痴,实有贪瞋痴,而复说言无贪瞋痴,分别有无。大慧,若复有人作如是言:‘无有诸法,以不见诸物相故。’大慧,若复有人作如是言:‘声闻、辟支佛,无贪、无瞋、无痴’,复言先有。此二人者,何等人胜?何等人不如?”

  大慧菩萨言:“若人言先有贪瞋痴,后时无,此人不如。”

  佛告大慧:“善哉!善哉!善哉!大慧,汝解我问。大慧,非但言先实有贪瞋痴,后时言无,同卫世师等,是故不如。大慧,非但不如,灭一切声闻、辟支佛法。何以故?大慧,以实无内外诸法故,以非一非异故,以诸烦恼非一非异故。大慧,贪瞋痴法内身不可得,外法中亦不可得,无实体故,故我不许。大慧,我不许者,不许有贪瞋痴。是故彼人灭声闻、辟支佛法。何以故?诸佛如来知寂静法,声闻、缘觉不见法故,以无能缚所缚因故。大慧,若有能缚,必有所缚;若有所缚,必有能缚因。大慧,如是说者,名灭诸法。大慧,是名无法相。

  “大慧,我依此义余经中说:‘宁起我见如须弥山而起憍慢,不言诸法是空无也。’大慧,增上慢人言诸法无者,是灭诸法。堕自相同相见故,以见自心见法故,以见外物无常故,诸相展转彼彼差别故,以见阴界入相续体,彼彼因展转而生,以自心虚妄分别。是故,大慧,如此人者,灭诸佛法。”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有无是二边, 以为心境界,

  离诸境界法, 平等心寂静。

  无取境界法, 灭非有非无,

  如真如本有, 彼是圣境界。

  本无而有生, 生已还复灭,

  非有非无生, 彼不住我教。

  非外道非佛, 非我亦非余,

  从因缘不成, 云何得言有?

  若因缘不生, 云何而言无?

  邪见论生法, 妄想计有无。

  若知无所生, 亦知无所灭,

  观世悉空寂, 彼不堕有无。”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如来应正遍知天人师,为我及诸一切菩萨,建立修行正法之相。我及一切菩萨摩诃萨,善知修行正法相已,速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随一切虚妄觉观魔事故。”

  佛告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谛听!谛听!我为汝说。”

  大慧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言:“大慧,有二种法,诸佛如来、菩萨、声闻、辟支佛,建立修行正法之相。何等为二?一者、建立正法相,二者、说建立正法相。

  “大慧,何者建立正法相?谓自身内证诸胜法相,离文字语言章句,能取无漏正戒诸证地修行相法,离诸外道虚妄觉观、诸魔境界,降伏一切外道诸魔,显示自身内证之法如实修行。大慧,是名建立正法之相。

  “大慧,何者建立说法之相?谓说九部种种教法,离于一异、有无取相,先说善巧方便,为令众生入所乐处,谓随众生信彼彼法说彼彼法。大慧,是名建立说法相。

  “大慧,汝及诸菩萨。应当修学如是正法。”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建立内证法, 及说法相名,

  若能善分别, 不随他教相。

  实无外诸法, 如凡夫分别,

  若诸法虚妄, 何故取解脱?

  观察诸有为, 生灭等相续,

  增长于二见, 不能知因缘。

  涅槃离于识, 唯此一法实,

  观世间虚妄, 如幻梦芭蕉。

  虽有贪瞋痴, 而无有作者,

  从爱生诸阴, 有皆如幻梦。”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请佛言:“世尊,惟愿如来应正遍知,为诸菩萨说不实妄想。何等法中不实妄想?”

  佛告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汝为安隐一切众生,饶益一切众生,安乐一切众生,哀愍一切世间天人,请我此事。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一切众生执著不实虚妄想者,从见种种虚妄法生,以著虚妄能取可取诸境界故,入自心见生虚妄想故,堕于有无二见朋党非法聚中,增长成就外道虚妄异见熏习故。大慧,以取外诸戏论义故,起于虚妄心心数法,犹如草束分别我、我所法。大慧,以是义故,生不实妄想。”

  大慧白佛言:“世尊,若诸众生执著不实虚妄想者,从见种种虚妄法生,执著虚妄能取可取一切境界,入自心见生虚妄想,堕于有无二见朋党分别聚中,增长成就外道虚妄异见熏习,以取外诸戏论之义不实妄想,起于虚妄心心数法,犹如草束取我、我所者。世尊,如彼彼依外种种境界、种种相,堕有堕无朋党相中,离有无见相。世尊,第一义谛亦应如是,远离阿含圣所说法,远离诸根,远离建立三种之法譬喻因相。世尊,云何一处种种分别执著,种种虚妄想生?何故不著第一义谛,虚妄分别而生分别?世尊,世尊如是说法,非平等说,无因而说。何以故?一处生、一处不生故。若世尊如是说者堕二朋党,以见执著虚妄分别而生分别。以世尊说如世幻师,依种种因缘生种种色像;以世尊自心虚妄分别;以世尊言种种虚妄,若有若无不可言说为离分别。如是如来堕世间论,入邪见心朋党聚中。”

  佛告大慧:“我分别虚妄不生不灭。何以故?不生有无分别相故,不见一切外有无故。大慧,以见自心如实见故,虚妄分别不生不灭。大慧,我此所说,唯为愚痴凡夫而说自心分别,分别种种随先心生,分别种种有相执著。何以故?若不说者,愚痴凡夫不离自心虚妄觉知,不离执著我、我所见,不离因果诸因缘过;如实觉知二种心故,善知一切诸地行相,善知诸佛自身所行内证境界,转五法体,见分别相,入如来地。大慧,因是事故,我说一切诸众生等,执著不实虚妄生心,自心分别种种诸义。以是义故,一切众生知如实义而得解脱。”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诸因及与缘, 从此生世间,

  妄想著四句, 彼不知我说。

  世有无不生, 离有无不生,

  云何愚分别, 依因缘生法?

  若能见世间, 有无非有无,

  转于虚妄心, 得真无我法。

  诸法本不生, 故依因缘生,

  诸缘即是果, 从果不生有。

  从果不生果, 若尔有二果,

  若有二果者, 果中果难得。

  离念及所念, 观诸有为法,

  见诸唯心法, 故我说唯心。

  量体及形相, 离缘及诸法,

  究竟有真净, 我说如是量。

  假名世谛我, 彼则无实事,

  诸阴阴假名, 假名非实法。

  有四种平等, 相因生无我,

  如是四平等, 是修行者法。

  转一切诸见, 离分别分别,

  不见及不生, 故我说唯心。

  非有非无法, 离有无诸法,

  如是离心法, 故我说唯心。

  真如空实际, 涅槃及法界,

  意身身心等, 故我说唯心。

  分别依熏缚, 心依诸境生,

  众生见外境, 故我说唯心。

  可见外法无, 心尽见如是,

  身资生住处, 故我说唯心。”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如来说言:‘如我所说,汝及诸菩萨,莫著音声言语之义。’世尊,云何菩萨不著言语之义?世尊,何者为言语?何者为义?”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当为汝说。”

  大慧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何者为声?谓依无始熏习言语名字和合分别,因于喉、鼻、齿、颊、唇、舌和合动转,出彼言语分别诸法,是名为声。

  “大慧,何者为义?菩萨摩诃萨依闻思修圣智慧力,于空闲处独坐思惟:‘云何涅槃趣涅槃道?’观察内身修行境界,地地处处修行胜相,转彼无始熏习之因。大慧,是名菩萨善解义相。

  “复次,大慧,云何菩萨摩诃萨善解言语义?大慧,菩萨见言语声、义不一不异,见义、言语声不一不异。大慧,若言言语离于义者,不应因彼言语声故而有于义,而义依彼言语了别。大慧,如依于灯,了别众色。大慧,譬如有人燃灯观察种种珍宝,此处如是如是,彼处如是如是。大慧,菩萨依言语声证离言语,入自内身修行义故。

  “复次,大慧,一切诸法不生不灭,自性本来入于涅槃,三乘、一乘,五法心、诸法体等同。言语声义依众缘取相,堕有无见谛于诸法,见诸法体各住异相,分别异相;如是分别已,见种种法相如幻,见种种分别。大慧,譬如幻种种异异分别,非谓圣人,是凡夫见。”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分别言语声, 建立于诸法,

  以彼建立故, 故堕于恶道。

  五阴中无我, 我中无五阴,

  不如彼妄相, 亦复非是无。

  凡夫妄分别, 见诸法实有,

  若如彼所见, 一切应见真。

  一切法若无, 染净亦应无,

  彼见无如是, 亦非无所有。”

  “复次,大慧,我今为汝说智、识相。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善知彼智、识之相,如实修行智、识相故,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大慧,有三种智。何等为三?一者、世间智,二者、出世间智,三者、出世间上上智。

  “大慧,识者,生灭相;智者,不生灭相。复次,大慧,识者,堕于有相无相,堕彼有无种种相因。大慧,智相者,远离有相无相、有无因相,名为智相。复次,大慧,集诸法者名为识相,不集诸法名为智相。大慧,智有三种。何等为三?一者、观察自相同相,二者、观察生相灭相,三者、观察不生不灭相。

  “大慧,何者世间智?诸外道凡夫人等,执著一切诸法有无,是名世间智相。大慧,何者出世间智?谓诸一切声闻、缘觉,虚妄分别自相同相,是名出世间智。大慧,何者出世间上上智?谓佛如来、菩萨摩诃萨,观察一切诸法寂静不生不灭,得如来地、无我证法,离彼有无朋党二见。

  “复次,大慧,所言智者,无障碍相;识者,识彼诸境界相。复次,大慧,识者,和合起作所作,名为识相;无碍法相应,名为智相。复次,大慧,无所得相,名之为智,以自内身证得圣智修行境界故;出入诸法如水中月,是名智相。”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识能集诸业, 智能了分别,

  慧能得无相, 及妙庄严境。

  识为境界缚, 智能了诸境,

  无相及胜境, 是慧所住处。

  心意及意识, 远离于诸相,

  声闻分别法, 非是诸弟子。

  寂静胜进忍, 如来清净智,

  生于善胜智, 远离诸所行。

  我有三种慧, 依彼得圣名,

  于彼想分别, 能闻于有无。

  离于二乘行, 慧离于境界;

  取于有无想, 从诸声闻生;

  能入唯是心, 智慧无垢相。”

  “复次,大慧,诸外道有九种转变见。何等为九?一者、形相转变,二者、相转变,三者、因转变,四者、相应转变,五者、见转变,六者、物转变,七者、缘了别转变,八者、作法了别转变,九者、生转变。大慧,是名九种转变见。依九种转变见故,一切外道说于转变从有无生。

  “大慧,何者外道形相转变?大慧,譬如以金作庄严具,镮钏璎珞种种各异,形相虽殊,金体不变;一切外道分别诸法形相转变,亦复如是。大慧,复有外道分别诸法依因转变。大慧,而彼诸法亦非如是、非不如是,以依分别故。大慧,如是一切转变亦尔,应知譬如乳酪酒果等熟一一转变。一切外道分别转变亦复如是,而无实法可以转变。以自心见有无可取,分别有无故。大慧,一切凡夫亦复如是,以依自心分别,而生一切诸法。大慧,无有法生,无有法转,如幻梦中见诸色事。大慧,譬如梦中见一切事,石女儿生死。”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转变时形相, 四大种诸根,

  中阴及诸取, 如是取非智。

  因缘生世间, 佛不如是说,

  因缘即世间, 如乾闼婆城。”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如来应正遍知,善说一切诸法相续、不相续相。惟愿善逝说一切法相续、不相续相,我及一切诸菩萨众,善解诸法相续、不相续相;善巧方便知已,不堕执著诸法相续、不相续相;离一切法相续、不相续言说文字妄想已,得力自在神通游化十方一切诸佛国土大众之中,陀罗尼门善印所印,十尽句善转所转,种种变化,光明照曜。譬如四大、日月、摩尼自然而行,众生受用远离,诸地唯自心见分别之相,示一切法如幻如梦,示入依止诸佛之地;于众生界随其所应而为说法,摄取令住一切诸法如幻如梦,离于有无一切朋党、生灭妄想,异言说义,转身自在往胜处生。”

  佛告圣者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谛听!谛听!当为汝说。”

  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一切诸法相续、不相续相者,谓如声闻执著义相续、相执著相续、缘执著相续、有无执著相续、分别生不生执著相续、分别灭不灭执著相续、分别乘非乘执著相续、分别有为无为执著相续、分别地地相执著相续、分别自分别执著相续、分别有无入外道朋党执著相续。

  “大慧,如是愚痴凡夫,无量异心分别相续,依此相续愚痴分别如蚕作茧,依自心见分别綖相续,乐于和合自缠缠他,执著有无和合相续。大慧,然无相续、无相续相,以见诸法寂静故。大慧,以诸菩萨见一切法无分别相,是故名见一切菩萨寂静法门。

  “复次,大慧,如实能知外一切法离于有无,如实觉知自心见相,以入无相自心相故。大慧,以见分别有无法故,名为相续;以见诸法寂静故,名无相续,无相续相,无相续诸法相。

  “大慧,无缚无脱;堕于二见,自心分别有缚有脱。何以故?以不能知诸法有无故。

  “复次,大慧,愚痴凡夫有三种相续。何等为三?谓贪瞋痴及爱乐生,以此相续故有后生。大慧,相续者,众生相续生于五道。大慧,断相续者,无相续、无相续相。

  “复次,大慧,执著因缘相续故生于三有,以诸识展转相续不断;见三解脱门,转灭执著三有因识,名断相续。”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不实妄分别, 名为相续相,

  能如实知彼, 相续网则断。

  若取声为实, 如蚕茧自缠,

  自心妄想缚, 凡夫不能知。”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如世尊说:‘以何等何等分别心,分别何等何等法,而彼彼法无彼如是如是体相,唯自心分别!’世尊,若唯自心分别非彼法相者,如世尊说,一切诸法应无染净。何以故?如来说言,一切诸法妄分别见,无实体故。”

  佛告大慧:“如是,如是,如汝所说。大慧,而诸一切愚痴凡夫分别诸法,而彼诸法无如是相,虚妄分别以为实有。大慧,彼是凡夫虚妄分别诸法体相,虚妄觉知,非如实见。大慧,如圣人知一切诸法自体性相,依圣人智,依圣人见,依圣慧眼,如如实知诸法自体。”

  大慧菩萨言:“世尊,世尊如诸圣人等,依圣智,依圣见,依圣慧眼,非肉眼、天眼,觉知一切诸法体相无如是相,非如凡夫虚妄分别。世尊,云何愚痴凡夫转虚妄相?”

  佛告大慧:“能如实觉知圣人境界,转虚妄识,世尊。彼痴凡夫非颠倒见,非不颠倒见。何以故?以不能见圣人境界如实法体故,以见转变有无相故。”

  大慧白佛言:“世尊,一切圣人亦有分别,一切种种诸事无如是相,以自心见境界相故。世尊,彼诸圣人见有法体分别法相,以世尊不说有因、不说无因。何以故?以堕有法相故。余人见境不如是见。世尊,如是说者,有无穷过。何以故?以不觉知所有法相无自体相故。世尊,非因分别有法体相而有诸法。世尊,彼云何分别?不如彼分别,应如彼分别。世尊,分别相异相,自体相异相。世尊,而彼二种因不相似,彼彼分别法体相异。云何凡夫如此分别?此因不成如彼所见。世尊说言:‘我为断诸一切众生虚妄分别心故,作如是说。如彼凡夫虚妄分别,无如是法。’世尊,何故遮诸众生有无见事,而执著实法圣智境界?世尊,复令一切众生堕无见处。何以故?以言诸法寂静无相,圣智法体如是无相故。”

  佛告大慧:“我不说言一切诸法寂静无相,亦不说言诸法悉无,亦不令其堕于无见,亦令不著一切圣人境界如是。何以故?我为众生离惊怖处故。以诸众生无始世来,执著实有诸法体相,是故我说圣人知法体相实有,复说诸法寂静无相。大慧,我不说言法体有无,我说自身如实证法。以闻我法,修行寂静诸法无相,得见真如无相境界,入自心见法,远离见外诸法有无,得三解脱门;得已,以如实印善印诸法,自身内证,智慧观察,离有无见。

  “复次,大慧,菩萨不应建立诸法不生。何以故?以建立法,同诸法有;若不尔者,同诸法无。复次,大慧,因建立诸法有故说一切法,于建立法中同。何以故?以彼建立不同一切法不生,是故建立说一切法,是言自破。何以故?以建立中,无彼建立;若不尔者,彼建立亦不生。以同诸法无差别相故,是故建立诸法不生,名为自破。以彼建立三法、五法和合有故,离于建立有无不生。大慧,彼建立入诸法中,不见有无法故。大慧,若彼建立诸法不生,而作是言:‘一切法不生。’大慧,如是说者建立则破。何以故?离于建立,有无相不可得故。大慧,是故不应建立诸法不生。大慧,以彼建立同彼一切不生法体,是故不应建立诸法不生,以有多过故。大慧,复有不应建立诸法不生。何以故?以三法、五法彼彼因不同故。大慧,复有不应建立诸法不生。何以故?以彼三法、五法作有为无常故,是故不应建立一切诸法不生。大慧,如是不应建立一切法空,一切诸法无实体相。

  “大慧,而诸菩萨为众生说一切诸法如幻如梦,以见不见相故;以诸法相迷惑见智故,是故应说如幻如梦,除遮一切愚痴凡夫离惊怖处。大慧,以诸凡夫堕在有无邪见中故,以凡夫闻如幻如梦生惊怖故;诸凡夫闻生惊怖已,远离大乘。”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无自体无识, 无阿梨耶识,

  愚痴妄分别, 邪见如死尸。

  一切法不生, 余见说不成,

  诸法毕不生, 因缘不能成。

  一切法不生, 莫建如是法,

  同不同不成, 是故建立坏。

  譬如目有翳, 虚妄见毛轮,

  分别于有无, 凡夫虚妄见。

  三有唯假名, 无有实法体,

  执假名为实, 凡夫起分别。

  相事及假名, 心意所受用,

  佛子能远离, 住寂境界行。

  无水取水相, 诸兽痴妄心,

  凡夫见法尔, 圣人则不然。

  圣人见清净, 三脱三昧生,

  远离于生灭, 得无障寂静。

  修行无所有, 亦复不见无,

  有无法平等, 是故生圣果。

  有无法云何? 云何成平等?

  以心不能见, 内外法无常,

  若能灭彼法, 见心成平等。”

  尔时,圣者大慧菩萨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说:‘智慧观察不能见前境界诸法,尔时善知唯是内心,心意意识如实觉知,无法可取,亦无能取,是故智亦不能分别而取。’世尊,若言智慧不能取者,为见诸法自相同相,异异法相,种种异法体不同故,智不能知?为见诸法种种体相不可异故,智不能知?为是山岩、石壁、墙幕、树林草木、地水火风之所障故,智不能知?为是极远极近处故,智不能知?为是老小,为是盲冥、诸根不具,智不能知?世尊,若一切法异异,法相异异,法体自相同相,种种不同故,智不能知者。世尊,若尔,彼智非智。何以故?不能知前实境界故。世尊,若一切法种种体相,自相同相不见异故,智不能知者;若尔,彼智不得言智。何以故?实有境界不能知故。世尊,有前境界如实能见,名之为智。若为山岩、石壁、墙幕、树林草木、地水火风、极远极近、老小、盲冥、诸根不具,不能知见者,彼智无智,有实境界而不知故。”

  佛告大慧:“如汝所说,言无智者,是义不然。何以故?有实智故。大慧,我不依汝如是之说。境界是无,唯自心见;我说不觉,唯是自心见诸外物以为有无。是故智慧不见境界,智不见者不行于心,是故我说,入三解脱门智亦不见。而诸凡夫无始世来虚妄分别,依戏论熏习熏彼心故,如是分别,见外境界形相有无。为离如是虚妄心故,说一切法唯自心见。执著我、我所故,不能觉知但是自心,虚妄分别是智、是境界;分别是智、是境界故,观察外法不见有无,堕于断见。”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有诸境界事, 智慧不能见;

  彼无智非智, 虚妄见者说。

  言诸法无量, 是智不能知;

  障碍及远近, 是妄智非智。

  老小诸根冥, 不能生智慧,

  而实有境界, 彼智非实智。

  “复次,大慧,愚痴凡夫,依无始身戏论烦恼,分别烦恼幻舞之身,建立自法,执著自心见外境界,执著名字章句言说,而不能知建立正法,不修正行,离四种句清净之法。”

  大慧菩萨言:“如是,如是。如是,世尊,如世尊说,世尊为我说所说法建立法相。我及一切诸菩萨等,于未来世善知建立说法之相,不迷外道邪见、声闻辟支佛不正见法。”

  佛告大慧菩萨言:“善哉!善哉!善哉!大慧,谛听!谛听!我为汝说。”

  大慧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

  佛告大慧:“有二种过去、未来、现在如来应正遍知所说法。何等为二?一者、建立说法相,二者、建立如实法相。大慧,何者建立说法相?谓种种功德,修多罗、优波提舍,随众生信心而为说法。大慧,是名建立说法相。大慧,何者建立如实法相?谓依何等法而修正行,远离自心虚妄分别诸法相故,不堕一异、俱不俱朋党聚中,离心意意识,内证圣智所行境界,离诸因缘相应见相,离一切外道邪见,离诸一切声闻、辟支佛见,离于有无二朋党见。大慧,是名建立如实法相。大慧,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应当修学。”

  尔时,世尊重说偈言:

  “我建立二法, 说法如实法,

  依名字说法, 为实修行者。”


下载WORD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