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布施最殊胜,欢迎支持

楞伽经浅释,楞伽经全文,第二卷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学佛网
 
楞伽经专题部: 简介| 原文| 白话文| 浅释| 入门| 法师开示| 感应| 问答| 居士文章|

学佛网首页常用经咒学习: 回上一页



第二卷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  

  第二卷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 上

  一切佛语心品第二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白佛言。世尊。世尊修多罗说。如来藏自性清净。转三十二相。入于一切众生身中。如大价宝垢衣所缠。如来之藏常住不变亦复如是。而阴界入垢衣所缠。贪欲恚痴不实妄想尘劳所污。一切诸佛之所演说。云何世尊。同外道说。我言有如来藏耶。世尊。外道亦说有常作者。离于求那周遍不灭。世尊。彼说有我内外言教或有相似。苟不辩明邪必滥正。故大慧以佛说如来藏有同外道所计神我为问。首言如来藏性清净者。体离染污名曰清净。此如来藏生佛本同。诸佛悟此起三十二相应身之用。众生迷佛所悟转净为染。故云转入众生身中。如大价下喻显可知。云何世尊等者。正结问也。言亦说有常作等者。即彼计神我为常。是能作者。离于所依阴等诸缘。周遍不灭故。云离于求那周遍不灭也。彼说有我者。意以此同如来藏也。

  佛告大慧。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大慧。有时空无相无愿如实际法性法身涅槃。离自性不生不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如是等句说如来藏已。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

  人相续阴缘与微尘胜自在作

  心量妄想

  人相续阴者。人即是我。阴即五阴。此我阴相续不断者。外道计此之法从邪因缘与微尘及胜自在天所作。作即生也。然彼不知此但心量妄想耳。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观未来众生。复请世尊。惟愿为说修行无间如诸菩萨摩诃萨修行者大方便大慧既闻入三解脱门疾得菩提。菩提是道果。果非因行莫成。行非方便莫进。故为来世之机。伸此请也。无间者。无间杂间断也。

  佛告大慧。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云何为四。谓善分别自心现。观外性非性。离生住灭见。得自觉圣智善乐。是名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答中言成就四法是大方便者。方便多门四法乃方便之大。故与其他方便不同。然此四者。不出修性因果。谓全性起修从因至果也。四法义见下文。

  云何菩萨摩诃萨善分别自心现。谓如是观。三界唯心分齐。离我我所无动摇离去来。无始虚伪习气所熏。三界种种色行系缚身财建立妄想随入现。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自心现释分别自心现中。言观三界唯心分齐者。三界由妄想而起。妄想不出自心。分齐者。界限也。了知心外无法。则人法二执俱离。复何动作去来之相。但由无始妄想熏故。有三界种种五阴系缚。言色行者。略举五阴之二耳。由有五阴之身故。有资身财物建立。如是诸法皆因自心妄想显现。若知本来空寂安有生灭。是为善分别也。

  云何菩萨摩诃萨善观外性非性。谓焰梦等一切性。所有境界如来藏门。大慧。未来现在菩萨摩诃萨不应作我见计着答中先约法判异。言我说如来藏初无我相。但为显真破妄故。说我与无我。不同外道妄计之我。言空无相无愿者。三空也。空是性空。无相是相空。无愿是性相俱空。无所愿也。如实际是真如实际也。法性。法名轨则性名不改。法身者。师轨法性还以法性为身。涅槃者。灭度也。或说离自性。或说不生不灭。或说本来寂静。或说自性涅槃。如是诸句皆如来藏之异名。然如来以种种名演说如来藏义。为令众生离我。但机乐不同。惧闻无我之名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离妄即无我。是为如来藏门。门者能通。欲众生从此门而入。故戒云不应计着。

  譬如陶家。于一泥聚以人工水木轮绳方便作种种器。如来亦复如是。于法无我离一切妄想相。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以是因缘故。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是名说如来藏开引计我诸外道。故说如来藏令离不实我见妄想入三解脱境界。希望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作如是说。如来之藏。若不如是则同外道。是故大慧。为离外道见故。当依无我如来之藏譬如下引喻结显。泥聚一也。本无定器。陶家以作工方便故成种种器。喻法无我亦一也。本无定名。以智慧方便说种种名。如前空无相至涅槃等是也。故结云。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名虽不同义则是一。盖开引着我外道说如来藏。本令离着入三脱门成等正觉。岂同外道神我之见邪。三解脱者。性净解脱圆净解脱方便净解脱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无始虚伪妄想习。因观一切性自性。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善观外性非性。是名菩萨摩诃萨善观外性非性前观内心此修外观。此之二观修。乃随宜未必俱用。言外性非性者。了外法之性。非自他等四性而生也。谓阳焰梦幻等性是也。此一切法由无始妄习为因。故皆不实如焰梦等。是为善观外性非性也。

  云何菩萨摩诃萨善离生住灭见。谓如幻梦一切性。自他俱性不生。随入自心分齐。故见外性非性。见识不生及缘不积聚。见妄想缘生于三界。内外一切法不可得。见离自性生见悉灭。知如幻等诸法自性。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已。离生住灭见。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离生住灭见离生住灭见。谓如梦等。牒前所观也。见识不生下。正示离见。言由前观故。内见心识不生外缘尘不积聚。一一推求性不可得故云不生。不生而生。以妄想缘生于三界。内外诸法均一理故。皆不可得则离自性。由离性故。缘生与见皆悉寂灭。如是证知诸法如幻。即是无生法忍。无生则无灭故。生住灭之见无不离也。

  云何菩萨摩诃萨得自觉圣智善乐。谓得无生法忍。住第八菩萨地。得离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得意生身此自觉圣智。谓得无生法忍者。初破无明显法性也。言善乐者。既得无生以此为乐。又云。住第八菩萨地者。此乃通教第八地也。菩萨至此地。受接始证无生法忍。作余教释之不可也。离心意识等既证无生。何法可离。乃非离而离。得意生身者。起用之本亦舍意得意之用也。

  世尊。意生身者。何因缘。佛告大慧。意生身者。譬如意去迅疾无碍故名意生。譬如意去石壁无碍于彼异方无量由延因先所见忆念不忘自心流注不绝于身无障碍生。大慧。如是意生身得一时俱。菩萨摩诃萨意生身。如幻三昧力自在神通妙相庄严圣种类身一时俱生。犹如意生无有障碍。随所忆念本愿境界。为成就众生得自觉圣智善乐意生身等者。意有三义。取以为喻。一迅疾二无碍。三遍到。盖言菩萨得如幻三昧现身摄生亦有此三义也。凡夫意到而身不能到。身意俱到。惟圣及得通者能之。言如幻三昧自在神通者。能生之意也。妙相庄严圣种类身者。所生之身也。一时俱生犹如意生者。法喻泯合也。成就众生者。令其亦得善乐也。

  如是菩萨摩诃萨得无生法忍。住第八菩萨地。转舍心意意识五法自性二无我相身及得意生身。得自觉圣智善乐。是名菩萨摩诃萨成就四法得修行者大方便。当如是学菩萨依此四法修行。即得从因至果起用化他故。戒云。当如是学。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请世尊。惟愿为说一切诸法因缘之相。以觉缘因相故。我及诸菩萨离一切性有无妄见。无妄想见渐次俱生上言修行证无生忍。然无生之理未尝离于因缘所生之法。若觉了斯旨。则能离诸妄执。故大慧为众而请。言渐次俱生者。谓诸法渐生顿生此皆邪见。义见下文。

  佛告大慧。一切法二种缘相。谓外及内外缘者。谓泥团柱轮绳水木人工。诸方便缘有瓶生。如泥瓶缕叠草席种牙酪酥等方便缘生。亦复如是。是名外缘前后转生内外因缘皆有亲疏之义。谓亲生为因疏助为缘。外缘者。合有因字。泥团为因柱轮等为缘和合为瓶。瓶即所生法也。泥瓶因缘既然。例余缕叠等四亦复然也。言前后转生者。谓前因后缘展转而生也。

  云何内缘。谓无明爱业等法得缘名。从彼生阴界入法。得缘所起名彼无差别。而愚夫妄想。是名内缘法前言外者依报也。此言内者正报也。言无明业等生阴界入法者。此十二因缘也。由过去无明行。乃生现在阴界入。亦由现在爱业。生未来阴界入也。以是得名内缘起法。彼无差别者。谓本无渐生顿生差别。但是凡夫妄想分别耳。

  大慧。彼因者。有六种。谓当有因。相续因。相因。作因。显示因。待因。当有因者。作因已内外法生。相续因者。作攀缘已。内外法生阴种子等。相因者。作无间相相续生。作因者。作增上事如转轮王。显示因者。妄想事生已相现。作所作如灯照色等。待因者。灭时作相续断不妄想性生当有因者。谓所作因乃根尘所生法。是现在因。能招当来之果也。相续因者谓攀缘根尘成善恶业。续生后阴种子。果复为因也。相因者。谓作无间断善恶业相。因果相续不断也。作因者。谓于因上作因。如转轮王已获胜报更作胜因。名增上也。显示因者。谓凡妄想事生必有因。能作所作境相。加灯照物。显然可见也。待因者。谓妄想灭时还作作时还灭。若相续念断则不妄想性生。以妄待不妄。是为待因也。

  大慧。彼自妄想相愚夫。不渐次生不俱生。所以者何。若复俱生者。作所作无分别。不得因相故。若渐次生者。不得相我。故渐次生不生如不生子无父名此言六因所生之法非二种生相。但是凡夫妄想之所分别。故言不渐次生不俱生也。所以者何下。征结不生所以。若一切法顿生者。则能作之因所作之法。无有分别。求其因相不可得也。若一切法渐生者。求其体相亦不可得。故喻云如不生子安有父名。

  大慧渐次生相续方便不然。但妄想耳。因攀缘次第增上缘等生所生故。大慧。渐次生不生。妄想自性计着相故。渐次俱不生。自心现受用故。自相共相外性非性。大慧。渐次俱不生。除自心现不觉妄想故相生。是故因缘作事方便相。当离渐次俱见渐次相续方便求其生相既不可得。故曰不然。但妄谓生耳。言因攀缘等者。谓四缘也。心缘尘境曰攀缘。亦名因缘也。心数法次第而生。曰次第缘也。诸法生时。随心所现不生障碍。曰增上缘也。心托缘生。如心识之生眼识。曰缘缘也。言等者。等于缘缘也。言生所生者。谓妄想从此四缘而生。于中求之亦不可得。故云渐次生不生。盖此四缘亦是妄计。故渐与顿皆不生也。但自心现受用故。然于外性自相共相。推求亦无自性故也。惟除愚夫自生妄想。故戒云。当离渐次俱见。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一切都无生亦非因缘灭

  于彼生灭中而起因缘想

  非遮灭复生相续因缘起

  唯为断凡愚痴惑妄想缘

  有无缘起法是悉无有生

  习气所迷转从是三有现

  一切都无生者。言一切法渐次与顿俱不生也。既云不生岂有灭乎。但以本迷而起生灭之想耳。非遮灭复生者。佛之所以说无生灭者。非谓实无生灭缘起。为断凡愚妄计。作如是说。若究其本性。何生何灭。但无始习惑迷转。遂有三界生灭。三有者。即三界也。

  真实无生缘亦复无有灭

  观一切有为犹如虚空华

  摄受及所摄舍离惑乱见

  非已生当生亦复无因缘

  一切无所有斯皆是言说

  犹如虚空华者。言众生于真如实理中。起生灭见。如病眼见华耳。摄受及所摄者。乃谓能取所取。于此根尘境界。不见有无惑乱等相。则已生当生一切无有。乃假名言说耳。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言说妄想相心经。世尊。我及余菩萨摩诃萨若善知言说妄想相心经。则能通达言说所说二种义。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以言说所说二种。趣净一切众生上云一切无所有。斯皆是言说。然凡愚多于言说起诸妄想。不能会理故。大慧。发如是问。言心经者。即此经所说名相妄想。显示第一义心。二种义者。入楞伽云。通达能说所说义。疾得无上菩提。令一切众生于二义中。亦得清净也。

  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佛告大慧。有四种言说妄想相。谓相言说。梦言说。过妄想计着言说。无始妄想言说。相言说者。从自妄想色相计着生。梦言说者。先所经境界随忆念生从觉已境界无性生。过妄想计着言说者。先怨所作业随忆念生。无始妄想言说者。无始虚伪计着过自种习气生。是名四种言说妄想相真实理上离言说相一尚叵得。岂有四哉。如来说此四者。以言遣言。虽说第一义心亦当离着。况此四种皆说众生妄想也。相言说者。谓从自心所现妄想色相分别自相共相而生也。梦言说者。谓忆念所历境界。形于梦寐而有言说。然觉已无实境界故云无性也。过妄想计着言说者。谓昔有怨仇曾害于我。后时忆念而生愤恨之言也。无始妄想言说者。谓从无始戏论妄执习气所生也。若能离此四种妄想言说。则显一实妙理矣。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以此义劝请世尊。惟愿更说言说妄想所现境界。世尊。何处何故云何。何因众生妄想言说生此问言说所起之处也。

  佛告大慧。头胸喉鼻唇舌龂齿和合出音声。大慧白佛言。世尊。言说妄想。为异为不异。佛告大慧。言说妄想。非异非不异。所以者何。谓彼因生相故。大慧。若言说妄想异者。妄想不应是因。若不异者。语不显义而有显示。是故非异非不异头等七处。息风所依和合出声而成言说。既依众缘而生则声为妄矣。故有第二异不异问。佛答非异非不异者。但以分别为因起言说耳。又告。异则妄想不应是因。不异则言说不应显义。云何而有言说显示。故曰非异非不异也。

  大慧复白佛言。世尊。为言说即是第一义。为所说者。是第一义。佛告大慧。非言说是第一义。亦非所说是第一义。所以者何。谓第一义圣乐。言说所入是第一义。非言说是第一义。第一义者。圣智自觉所得。非言说妄想觉境界。是故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义。言说者。生灭动摇展转因缘起。若展转因缘起者。彼不显示第一义。大慧自他相无性故。言说相。不显示第一义。复次大慧。随入自心现量故。种种相外性非性。言说妄想不显示第一义。是故大慧。当离言说诸妄想相言说者。能诠之教也。所说者。所诠之理也。问意谓此二者。孰为第一义耶。佛答能说所说皆非第一义者。虽所诠是理而非自得之妙。似是而非。惟圣乐处因言而入。非言说即是也。然圣智乐处。是自得之妙。故云非言说妄想觉境界言说不能显示第一义者有三。一者言说出于生灭动摇。展转缘起无常故。二者言说问答。有自他相故。三者言说妄想不了惟心诸相无故。乃戒云。当离言说诸妄想相。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诸性无自性亦复无言说

  甚深空空义愚夫不能了

  一切性自性言说法如影

  自觉圣智子实际我所说

  诸性无自性者。离心缘相也。亦复无言说者。离言说相也。既绝言思。是为第一义空。愚夫昧此则堕诸有一切性自性等。谓一切法有自性则有言说。然皆不实如影。惟圣智所证实际是我所说也。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一切外道所不行自觉圣智所行离妄想自相共相入于第一真实之义。诸地相续渐次上上增进清净之相。随入如来地相无开发本愿。譬如众色摩尼境界无边相行自心现趣部分之相一切诸法。我及余菩萨摩诃萨。离如是等妄想自性自共相见。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令一切众生一切安乐具足充满夫离四见绝百非。乃菩萨入道之初门故。举以为问。先列四句相。自一异至无常四句有三。初一异四句者。合云一异亦异亦不异非异非不异。俱即亦异亦不异。不俱即非异非不异也。有无四句者。合云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也。常等四句。合云常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也。经文从略不具列也。此三四句各有宗计。一切外道正坐此见。言不行者不能离也。惟圣智由能离四句故。不见有自共相。可登第一义真实之地渐历诸地至于佛地。无开发等者。入楞伽云。以无功用本愿力故。盖自行既满。复以本愿普入佛刹化诸众生。如如意珠所现境界无不具显。无边相行者。相谓地相。行即所修之行。虽则无边皆惟心现。一切诸法差别之相。部分即差别也。我及下结请令满自他愿行也。

  佛告大慧。善哉善哉。汝能问我如是之义。多所安乐多所饶益。哀愍一切诸天世人。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吾当为汝分别解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受教。佛告大慧。不知心量愚痴凡夫。取内外性。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自性习因。计着妄想答中。初总约法说有二。一者不知自心现量。于阴身内见有外法。计内外性。于同相起一见。于别相起异见。依此两间而起俱见。离此两间起不俱见。有无常无常皆若是也。二者自性习因。由宿习所熏。而起邪计妄见。下文凡十二喻。各有法有喻有合。不无同异。随文别点。

  譬如群鹿为渴所逼。见春时焰而作水想。迷乱驰趣不知非水。如是愚夫无始虚伪妄想所熏习。三毒烧心乐色境界。见生住灭取内外性。堕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妄见摄受鹿逐时焰不知非水。愚夫乐欲不知乐是苦因。言妄想熏习。即自性习因义也。取内外性等。正谓起见也。

  如揵闼婆城凡愚无智而起城想。无始习气计着相现。彼非有城非无城。如是外道无始虚伪习气计着。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不能了知自心现量揵闼婆本无城种。无智之人妄习所熏而作城想。此喻外道不达自心所现起一异等见也。

  譬如有人梦见男女象马车步城邑园林山河浴池种种庄严自身入中。觉已忆念。大慧。于意云何。如是士夫于前所梦。忆念不舍为黠慧不。大慧白佛言。不也世尊。佛告大慧。如是凡夫恶见所噬。外道智慧不知如梦自心现性。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梦所见境本非实事。而乃忆念不舍。非碍而何。此喻外道邪计不了唯心起诸见也。

  譬如画像不高不下。而彼凡愚作高下想。如是未来外道。恶见习气充满。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自坏坏他。余离有无无生之论。亦说言无。谤因果见拔善根本坏清净因。胜求者当远离去。作如是说。彼堕自他俱见有无妄想已。堕建立诽谤。以是恶见当堕地狱此画像喻。况外道恶习起见自坏坏他。言余离有无无生论者。指正教也。正教无生之论离有无见。而彼反将此同为己见。亦说言无。胜求谓求胜法者。当离此见。彼外道以邪见故。当堕恶趣可不惧乎。

  譬如翳目见有垂发。谓众人言。汝等观此。而是垂发。毕竟非性非无性。见不见故。如是外道妄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诽谤正法自陷陷他此喻中。言非性非无性者。以见有垂发故言非无性。以不见有垂发故言非性。余文可见。

  譬如火轮非轮。愚夫轮想非有智者。如是外道恶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一切性生此喻外道邪心取境。无而为有。起种种见。

  譬如水泡似摩尼珠。愚小无知作摩尼想。计着追逐。而彼水泡非摩尼非非摩尼。取不取故。如是外道。恶见妄想习气所熏。于无所有说有生。缘有者言灭水泡喻中。于无所有说有生者。义通前喻。以莫非无有说有。及于正因缘说有处。则反言断灭。此外道之倒见。例皆如是。

  复次大慧。有三种量五分论。各建立已得圣智自觉。离二自性事。而作有性妄想计着三种量者。谓现量比量圣言量也。量即楷定义。譬升斗量物也。现量者。现即显现。亲得法体离妄分别。而非错谬也。比量者。比即比类。比类量度而知其然。如隔山见烟必知有火。隔墙见角必知是牛。虽非亲见亦非虚妄。圣言量者。谓以如来正教为准绳故。五分论者。二宗二因三喻四合五结。宗因喻三。亦云三支比量。合结但成此三义耳。如外道妄计执声为常。于声明中立量云。声是有法定常为宗。因云。所作性故同喻如虚空。然而虚空非所作性。则因上不转引喻不齐。立声为常不成。若佛法中。声是无常故。立量云。声是有法定无常为宗。因云。所作性故。同喻如瓶盆。如楞严云。音声杂语言。但依名句味。岂常也哉。外道种种计着。自谓过人。若不类彼立量破之。执何由破。故如来叙三种量五分论。虽各建立。修之则得自觉圣智。能离缘起妄想二种自性。而愚夫迷教。犹计有性。妄想分别也。

  大慧。立意意识身心转变。自心现摄所摄诸妄想断。如来地自觉圣智修行者。不于彼作性非性想。若复修行者。如是境界性非性摄。取相生者。彼即取长养及取我人入楞伽云。诸修行者。转心意识离能所取。住如来地自证圣法。于有及无不起于想。大慧。诸修行者。若于境界起有无执。则着我人众生寿者。此云长养。即十六知见之一也。

  大慧。若说彼性自性自共相。一切皆是化佛所说。非法佛说。又诸言说。悉由愚夫希望见生。不为别建立趣自性法得圣智自觉三昧乐住者分别显示如来说法有实有权。言若说彼性等法。是化佛所说权法也。若说自觉圣智三昧乐境。是诸佛所说实法也。言悉由愚夫希望见生者。是实机未熟。但说权法耳。

  譬如水中有树影现。彼非影非非影。非树形非非树形。如是外道见习所熏妄想计着。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想。而不能知自心现量。譬如明镜随缘显现一切色像而无妄想。彼非像非非像。而见像非像。妄想愚夫而作像想。如是外道恶见。自心像现妄想计着。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譬如风水和合出声。彼非性非非性。如是外道恶见妄想。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譬如大地无草木处。熟焰川流洪浪云涌。彼非性非非性贪无贪故。如是愚夫。无始虚伪习气所熏。妄想计着依生住灭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缘自住事门。亦复如彼熟焰波浪。譬如有人咒术机发。以非众生数。毗舍阇鬼方便合成动摇云为。凡愚妄想计着往来。如是外道恶见希望。依于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见。戏论计着不实建立。大慧。是故欲得自觉圣智事。当离生住灭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等恶见妄想已上五喻词异义同。皆喻外道无始妄习。不知诸法唯心。起一异等见。说喻之意。要令离见显性故。总结劝云。是故欲得自觉圣智。当离生住灭一异等恶见妄想。咒术机发者。西土外道咒令毗舍阇鬼入木人中走动如人。实非众生故。云非众生数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幻梦水树影垂发熟时焰

  如是观三有究竟得解脱

  譬如渴鹿想动转迷乱心

  鹿想谓为水而实无水事

  如是识种子动转见境界

  愚夫妄想生如为翳所翳

  于无始生死计着摄受性

  如逆楔出楔舍离贪摄受

  如幻咒机发浮云梦电光

  观是得解脱永断三相续

  于彼无有作犹如焰虚空

  如是知诸法则为无所知

  言教唯假名彼亦无有相

  于彼起妄想阴行如垂发

  如画垂发幻梦揵闼婆城

  火轮熟时焰无而现众生

  常无常一异俱不俱亦然

  无始过相续愚夫痴妄想

  明镜水净眼摩尼妙宝珠

  于中现众色而实无所有

  一切性显现如画熟时焰

  种种众色现如梦无所有

  偈中幻梦水树影等。乃通颂上文。但譬喻有重复。文相交互。重复者三。如翳目垂发及梦喻。凡四出。热焰幻喻凡三出。阳焰画喻凡再出。单颂上文者有四。如揵城等。缺颂者二。如声及水泡。别出者有六。如楔如浮云如电如水如净眼如摩尼。皆长行所无。此且大略分之。随文释者。初梦等四喻。无非显幻。故以幻事冠之于首。然皆行本明凡外起见。今以为幻观三有者。以其不达幻理。所以起见故复明幻。三相续者。据后文即三毒是也。言无所知者。未知诸法如幻。是有强觉之知。已知如幻则无所知矣。言教唯假名者。谓有无等四句言教。本唯假名无有实相。以其不了故起妄想。想行等阴即实法也。又云如画垂发幻等。凡叠七喻以明本无所有而现有众生。皆颂上文。余皆可见。

  复次大慧。如来说法离如是四句。谓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离于有无建立诽谤。分别结集真谛缘起。道灭解脱。如来说法以是为首。非性非自在。非无因非微尘非时。非自性相续。而为说法。复次大慧。为净烦恼尔焰障故。譬如商主。次第建立百八句无所有。善分别诸乘及诸地相此段通示说法轨仪。盖如来说法常依二谛故也。如云离句绝非。则真谛不可说也。又云离四句已无妨四说。则俗谛可说也。即涅槃经中。四不可说。有因缘故亦可得说是也。言善分别结集者。上明一异等四句皆外道邪见。即是结集。由是流转生死之苦。能善分别即妄显真。非妄外别有。故云真谛缘起。若能慕灭修道。即得一切解脱。解脱即不思议俗谛。此之二谛。不二而二。二而不二者也。如来证此二谛。即以自行而用化他。故云以是为首。非性等非外道所计胜性。非自在天等邪无因缘为人说法也。既又告云。为净烦恼尔焰障故。烦恼即惑障。尔焰即智障。净此二障次第可入百八句无相法中。至于分别诸乘及诸地相。无不皆善。如来如是善导。犹如商主之导众商人也。

  复次大慧。有四种禅。云何为四。谓愚夫所行禅。观察义禅攀缘如禅。如来禅上明离惑智二障。能入如来所证法门。然非首楞严定。莫能造诣故。又明四种禅定。盖非浅无以明深故。兼三种言之。

  云何愚夫所行禅。谓声闻缘觉外道修行者。观人无我性。自相共相骨琐无常苦不净相。计着为首。如是相不异观。前后转进相不除灭。是名愚夫所行禅愚夫禅。言二乘外道修者。以其所观人无我性。不能了自心量所现自相共相性空。并以愚夫目之。骨琐者。即小乘所观自他身骨琐相连。皆是无常苦不净相。对治计着此观为首。言相不异观者。谓定中见相与观不异。此观成之相也。虽次第增进至无想定。然不离相。是名愚夫禅也。

  云何观察义禅。谓人无我自相共相。外道自他俱无性已。观法无我。彼地相义渐次增进。是名观察义禅观察义禅。是偏教菩萨所修者。谓人我等叠前所离也。外道自他等者。入楞伽云。亦离外道自他俱性。于法无我诸地相义。一一随顺观察也。

  云何攀缘如禅。谓妄想二无我妄想。如实处不生妄想。是名攀缘如禅攀缘如禅。是顿教菩萨所修者。入楞伽谓缘真如禅。缘即观也。真如即理。谓观理将除妄想。妄想者乃人法二执。二无我者。空二执之观也。若但分别。心存取舍是为妄想。若了二执当体即空。无所待对。是为如实处不生妄想也。

  云何如来禅。谓入如来地。得自觉圣智相三种乐住。成办众生不思议事。是名如来禅如来禅者。即首楞严定。修此禅定登妙觉地。究竟自觉圣智。三种乐住者。佛以首楞严定。为能住之法。常寂光土为所住之处。常寂光即三德涅槃也。三种乐住其在兹乎。不思议事者。是无作妙用。谓全体起用成就众生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愚夫所行禅观察相义禅

  攀缘如实禅如来清净禅

  譬如日月形钵头摩深险

  如虚空火尽修行者观察

  如是种种相外道道通禅

  亦复堕声闻及缘觉境界

  舍离彼一切是则无所有

  一切刹诸佛以不思议手

  一时摩其顶随顺入如相

  譬如日月等。出诸禅相以示得失。谓于定中或见如日月形。或见钵头摩。此云红莲华。或见海有深险之状。或如虚空或如火尽尽或作烬。凡修观者见此种种相现不应取着。着则堕于外道邪禅。及落二乘境界。当善观察悉须舍离。不见有一法可得。则无所有可入。如来禅也。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般涅槃者说何等法。谓为涅槃涅槃有三。谓外道妄计涅槃。二乘取证涅槃。如来究竟涅槃。此三涅槃名虽同而实大异。苟不以法而正其名。则如来藏与凡小混。不可不辩故此致问。

  佛告大慧。一切自性习气。藏意意识见习转变。名为涅槃。诸佛及我涅槃。自性空事境界一切自性习气者。入楞伽云。一切识自性习气也。即一切众生心识性执熏习气分。藏意意识者。即藏识与事识。此言自心也。皆言习者。由无始爱见妄想熏习故也。转变者。谓转藏识事识。为自觉圣智境界。名为涅槃。然一切众生即涅槃相。何转变之有。所谓名转而体不转也。诸佛及我者。佛谓此究竟涅槃。我及诸佛同证。证无别证但了生死即是涅槃。涅槃之性亦不可得。是为空事境界。

  复次大慧。涅槃者圣智自觉境界。离断常妄想性非性。云何非常。谓自相共相妄想断故非常。云何非断。谓一切圣去来现在得自觉故非断离情故非常。显性故非断。

  大慧涅槃不坏不死。若涅槃死者。复应受生相续。若坏者。应堕有为相。是故涅槃离坏离死。是故修行者之所归依涅槃言不坏不死者。是对有坏有死而言也。良以涅槃是不生不灭之理。若凡夫是有坏死。小乘入于真空涅槃。灰身无身灭智无智。亦可谓不坏不死。虽离分段之生。复受变易之生。是有相续之相。虽离于有复着于空。是犹有为。今如来涅槃离此诸相。是为大乘行者之所归趣。

  复次大慧。涅槃非舍非得非断非常。非一义非种种义是名涅槃此一节是总结上义。言非一者是非空非种种者。是非假。非空非假正显中道大涅槃也。

  复次大慧。声闻缘觉涅槃者。觉自相共相。不习近境界。不颠倒见妄想不生。彼等于彼作涅槃觉二乘于阴界入自共相中。用苦空无常无我之观。厌离生死心切故。于六尘境界。不乐习亲近。言不颠倒见者。断见惑也。妄想不生者。断思惑也。既灭苦集而证真空。故曰于彼作涅槃觉。

  复次大慧。二种自性相。云何为二。谓言说自性相计着。事自性相计着。言说自性相计著者。从无始言说虚伪习气计着生。事自性相计著者。从不觉自心现分齐生二种性相起各有由。如经所说。若了言说性空诸法唯心。何计着之有哉。事即诸法也。

  复次大慧。如来以二种神力建立。菩萨摩诃萨顶礼诸佛。听受问义。云何二种神力建立。谓三昧正受。为现一切身面言说神力及手灌顶神力二种神力建立者。入楞伽云。诸佛有二种加持。持诸菩萨令顶礼佛足请问众义。三昧即正受。此华梵兼举。亦翻正心行处。

  大慧。菩萨摩诃萨初菩萨地住佛神力。所谓入菩萨大乘照明三昧。入是三昧已十方世界一切诸佛。以神通力。为现一切身面言说。如金刚藏菩萨摩诃萨及余如是相功德成就菩萨摩诃萨住佛神力者。由佛神力能令见佛。复由菩萨三昧善根。乃能感应一致。故曰入大乘照明三昧。即光明定也。由是定故见佛闻法。如金刚藏者。即华严会中。佛力加被之一菩萨也。以一例诸故云及余。

  大慧。是名初菩萨地。菩萨摩诃萨。得菩萨三昧正受神力。于百千劫积集善根之所成就。次第诸地对治所治相。通达究竟至法云地。住大莲华微妙宫殿。坐大莲华宝师子座。同类菩萨摩诃萨眷属围绕。众宝璎珞庄严其身。如黄金薝卜日月光明。诸最胜手从十方来。就大莲华宫殿座上。而灌其顶。譬如自在转轮圣王及天帝释太子灌顶。是名菩萨手灌顶神力。大慧。是名菩萨摩诃萨二种神力。若菩萨摩诃萨。住二种神力。面见诸佛如来。若不如是则不能见于百千劫者。此明初地菩萨被加之所以。次第诸地下自浅至深也。譬如自在下。重出灌顶事也。若不如是则不能见者。总结反显也。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凡所分别三昧。神足诸法之行。是等一切悉住如来二种神力。大慧。若菩萨摩诃萨。离佛神力能辩说者。一切凡夫亦应能说。所以者何。谓不住神力故。大慧。山石树木及诸乐器城郭宫殿。以如来入城威神力故。皆自然出音乐之声。何况有心者。聋盲喑哑无量众苦皆得解脱。如来有如是等无量神力。利安众生凡所分别下。复释被加之义。起后况释之意。谓菩萨凡所辩说三昧等法。皆由住佛神力。即以凡况圣。言菩萨若离神力则不能有所说。况凡夫乎。若得神力。虽无情之物亦皆有用。况有情者。而不得以脱苦耶。而言凡夫不住神力者。乃以圣夺凡耳。又云。如来有如是神力者。即如来大寂定中寂。而常照称性。施设万端无不可者。亦岂有意于其间哉。

  大慧菩萨复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缘。如来应供等正觉。菩萨摩诃萨。住三时正受时。及胜进地灌顶时。加其神力。佛告大慧。为离魔业烦恼故。及不堕声闻地禅故。为得如来自觉地故。及增进所得法故。是故如来应供等正觉。咸以神力建立诸菩萨摩诃萨。若不以神力建立者。则堕外道恶见妄想及诸声闻众魔希望。不得耨阿多罗三藐三菩提。以是故。诸佛如来咸以神力。摄受诸菩萨摩诃萨。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神力人中尊大愿悉清净

  三摩提灌顶初地及十地

  此段复问如来加被菩萨所以。如来答以四义。如经可见。良以初心菩萨道力未充。不假如来神力加持。非但不能增进至如来地。亦且不能远离声闻魔界。如来慈悲摄受之意。可谓深矣。偈颂可解。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佛说缘起。即是说因缘不自说道。世尊。外道亦说因缘。谓胜自在时微尘生。如是诸性生。然世尊所谓因缘生诸性言说。有间悉檀无间悉檀因缘之说有正有邪。佛说者为正。外道说者为邪。此二者不可不知。是故大慧并举以问。不自说道者。谓佛说缘起。不言缘起所以。故云不自说道外道言胜自在等。而诸法生。诸性即诸法也。然与如来所说因缘生法被机言教。为有间异耶。无间异耶。悉檀即四悉檀机也。

  世尊。外道亦说有无有生。世尊亦说无有生生已灭。如世尊所说。无明缘行乃至老死。此是世尊无因说。非有因说。世尊建立作如是说。此有故彼有。非建立渐生。观外道说胜。非如来也。所以者何。世尊。外道说因。不从缘生而有所生。世尊说观因有事观事有因。如是因缘杂乱。如是展转无穷亦说有无有生者。外道言有从无有生。则无因而已。亦说无有生等。佛言无有生生已灭。如无明缘行等。岂非佛说亦无因耶。世尊建立下。以杂乱难言。佛常说此有故彼有。则在一时非渐次而生。是非但并齐而已。亦且见外道之说胜也。外道之说因乃异因耳。佛说不同如观因有事等。既互相有则成杂乱。遂有展转无穷之过。此皆大慧所难。

  佛告大慧。我非无因说及因缘杂乱。说此有故彼有者。摄所摄非性。觉自心现量。大慧。若摄所摄计着。不觉自心现量外境界性非性。彼有如是过。非我说缘起。我常说言。因缘和合而生诸法。非无因生答中先总破彼难。次释正意。言此有故彼有者。此即六根彼即六尘。谓根尘相由而起。摄所摄非性等者。谓了因缘生法唯心所现。无能取所取。非性谓离性执也。若摄所摄计着等者。入楞伽云。若不了诸法唯心所现。计有能取所取。执着外境。若有若无彼有是过。非我所说过即杂乱也。彼即外道也。性非性即有无也。因缘和合而生者。正酬无因之问。岂同外道邪无因也。

  大慧复白佛言。世尊。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耶。世尊。若无性者言说不生。是故言说有性。有一切性因上说因缘生法。遂疑言说有性一切诸法亦有性耶。若诸法无性。则言从何起。遂结情云。言说有性有一切性。

  佛告大慧。无性而作言说谓兔角龟毛等。世间现言说。大慧非性非非性。但言说耳。如汝所说。言说有性有一切性者。汝论则坏佛答。以无性而有言说。谓因缘本无性。不妨以言说示之。岂必言说之为性耶。如世间现说龟毛兔角石女儿。亦本无性而有言说。则非性非非性。言非性则非实。非非性则不妨有言说。故曰但言说耳。结斥云。汝论则坏者。谓俱有性之说坏也。

  大慧。非一切刹土有言说。言说者是作耳。或有佛刹瞻视显法。或有作相或有扬眉或有动睛或笑或欠或謦欬或念刹土或动摇。大慧。如瞻视及香积世界普贤如来国土。但以瞻视。令诸菩萨得无生法忍及诸胜三昧。是故非言说有性有一切性。大慧。见此世界蚊蚋虫蚁。是等众生无有言说。而各办事非一切刹土等。正言未必皆言说也。而言说但是随缘施作。作而无作岂有性耶。或有佛土瞻视显法等。此皆随机化事不同。良以诸佛设化不专声教。香味触法无非经教。皆可显法入道。如禅家有拈槌竖拂扬眉瞬目以接人者。盖亦出此。世但以言说为教者。一何局哉。如瞻视者即不瞬世界。前但通标此乃别出。如香积世界以香为佛事。例余尘设化可知。岂特圣人设化如此。至于有情微细物类。亦有不假言说而能办事者。故曰见此世界蚊蚋虫蚁等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如虚空兔角及与槃大子

  无而有言说如是性妄想

  因缘和合法凡愚起妄想

  不能如实知轮回三有宅

  言槃大子者。即石女儿也。与兔角等。皆喻本无而有言说。亦犹法本无性而妄想云性。故云如是性妄想。以例因缘和合法。凡愚妄想不能如实而知。故有轮回三有之事也。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常声者何事说。佛告大慧。为惑乱。以彼惑乱诸圣亦现而非颠倒。大慧。如春时焰火轮垂发揵闼婆城幻梦镜像。世间颠倒非明智也。然非不现。大慧。彼惑乱者有种种现。非惑乱作无常。所以者何。谓离性非性故常声者。说常法也。问意谓如来说常。法依何事而说也。惑乱者无常也。佛意正谓无常说常。要达无常即常。故言诸圣亦现者。谓惑乱无常生死之法。非唯众生实造。而诸佛果后权现示同众生。以了无常即常。不同凡夫。故曰非颠倒也。如春时焰等七喻。正喻颠倒惑乱。凡夫在迷执无为有非常计常。是为颠倒。虽非明智者之事。然亦非不现也。复告大慧云。彼惑乱等者。言彼妄法现时。虽有种种差别不同。然非无常。良以诸法本离有无。一一即性。即性故常。离性非性。即离有无也。

  大慧。云何离性非性。惑乱谓一切愚夫种种境界故。如彼恒河饿鬼见不见故。无惑乱性。于余现故非无性。如是惑乱。诸圣离颠倒不颠倒。是故惑乱常。谓相相不坏故。大慧。非惑乱种种相妄想相坏。是故惑乱常云何下。谓惑乱之法。圣人见之其性本常。而必曰离性非性者。何以未能了达即是愚夫境界故也。如彼恒河等者。承上愚夫所见。举以为喻。饿鬼虽近恒河。而不见水。以其见水是火。故云见不见也。见虽有异。而彼恒河体常自若。无惑乱性者。谓不以见故为有。不以不见故为无。自其见者言之。非无恒河。故曰于余现故非无性也。如是惑乱等。正释惑乱常义。谓诸圣以离倒不倒见故。即彼惑乱体是常住。以其法法不坏故也。又言非惑乱者。谓非诸妄法自有种种差别之相。以愚夫妄想分别。见有异相。若离分别妄法即常。故曰惑乱常也。

  大慧。云何惑乱真实。若复因缘诸圣于此惑乱不起颠倒觉。非不颠倒觉。大慧。除诸圣于此惑乱有少分想。非圣智事相。大慧。凡有者。愚夫妄说非圣言说入楞伽云。云何而得妄法真实谓诸圣者。于妄法中不起颠倒非颠倒觉。若于妄法有少分想。则非圣智。有少想者。当知则是愚夫戏论非圣言说。

  彼惑乱者。倒不倒妄想。起二种种性。谓圣种性及愚夫种性。圣种性者三种分别。谓声闻乘缘觉乘佛乘。云何愚夫妄想。起声闻乘种性。谓自共相计着。起声闻乘种性。是名妄想起声闻乘种性。大慧。即彼惑乱妄想。起缘觉乘种性。谓即彼惑乱自共相。不亲计着。起缘觉乘种性。云何智者。即彼惑乱起佛乘种性。谓觉自心现量外性非性不妄想相。起佛乘种性。是名即彼惑乱起佛乘种性言彼惑乱者。谓分别妄法是倒非倒。则成二种种性。非倒是圣倒即愚夫。先出圣种性复有三种。谓声闻缘觉佛乘。初声闻乘中。言愚夫妄想起者。谓愚夫于五阴自相共相。照了空寂而生厌离。乃成声闻种性。缘觉亦云自共相者。离执义同。但乐修远离故云不亲。是为缘觉种性。佛种性中。特言智者异二乘。故觉自心现量。等义见前释。是为佛乘种性。

  又种种事性。凡夫惑想起愚夫种性。彼非有事非无事。是名种性义。大慧。即彼惑乱不妄想。诸圣心意意识过。习气自性法转变性。是名为如。是故说如离心。我说此句显示离想。即说离一切想愚夫种性中。言种种事性者。谓分别妄法种种事物。随事计着以成其性。言彼非有事等者。谓即彼妄法非事非非事。即非有非无。是为愚夫种性。又曰。即彼惑乱不妄想者。重示佛乘种性。不特于妄法不妄想而已。亦于心意意识过患习气等法。皆悉转变。转变之极乃复其性无非一如。以皆如故。离心绝想。此句即离心绝想之句。所谓真如离念。向则心绝是也。

  大慧白佛言。世尊。惑乱为有为无。佛告大慧。如幻无计着相。若惑乱有计着相者。计着性不可灭。缘起应如外道说因缘生法自此之下问答有四。初问惑乱有无因。上以惑乱为常为实又以为妄想。然则果有耶果无耶。佛答以如幻无计着相者。意谓若言妄法定有定无。则生计着。性不可灭故。以如幻言之。若不能了如幻。则缘起之法。同于外道邪计因缘矣。

  大慧白佛言。世尊。若惑乱如幻者。复当与余惑作因。佛告大慧。非幻惑因不起过故。大慧。幻不起过无有妄想。大慧。幻者从他明处生。非自妄想过习气处生。是故不起过。大慧。此是愚夫心惑计着。非圣贤也此问因答而起。若以惑乱如幻。复能起过与余惑作因而生法耶。佛答。幻非惑因有三义。一幻不起过故。二无妄想故。三从明处生故。明处者。入楞伽云。明咒谓幻从咒术而生。非自分别过习而起。然此三义皆明幻不起恶非妄法因。若分别妄惑起过。乃是凡夫。故曰非圣贤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圣不见惑乱中间亦无实

  中间若真实惑乱即真实

  舍离一切惑若有相生者

  是亦为惑乱不净犹如翳

  前四句明大乘圣智了妄即真惑乱妄法乃凡夫境界。佛眼见之无非真实。而此真实亦非实体。离此空有是为真实。良由圣智了达妄法。即是真实故也。后四句明小智离妄显真。于真着相亦为惑乱。如目有翳见为不净也。

  第二卷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 下

  复次大慧。非幻无有相似。见一切法如幻。大慧白佛言。世尊为种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法如幻。为异相计着。若种种幻相计着。言一切性如幻者。世尊。有性不如幻者。所以者何。谓色种种相非因。世尊。无有因色。种种相现如幻。世尊。是故无种种幻相计着。相似性如幻上言一切法如幻。佛恐大慧疑何独以幻为喻。故复告云。非假幻喻诸法。更无有可相似者。故说一切法如幻也。此第三问中。意谓佛说一切法如幻。为执着种种幻相而言如幻耶。为不执着诸相而言如幻耶。若执着幻相。言诸法如幻者。未必诸法皆如幻也。故曰有性不如幻者。性即法也。又征难者意谓若概言之。凡诸色相应无别因。然世间未有有因之色皆如幻者。世尊下结难如文。

  佛告大慧。非种种幻相计着。相似一切法如幻。大慧。然不实一切法速灭如电。是则如幻。大慧。譬如电光刹那顷现现已即灭。非愚夫现。如是一切性。自妄想自共相。观察无性非现色相计着答中言诸法如幻者。正非计着幻相。直以一切法不实速灭如电。乃如幻耳。又以喻显电光刹那起灭之速。惟圣智乃知。非愚夫所觉现相。如是一切下。入楞伽云。一切诸法依自分别自共相现。亦复如是。以不能观察无所有故。而妄计着种种色相。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非幻无有譬说法性如幻

  不实速如电是故说如幻

  上二句答非幻无以喻诸法。下二句答幻相如电。

  大慧复白佛言。如世尊所说。一切性无生。及如幻。将无世尊前后所说自相违耶。说无生性如幻此第四问。谓佛既说一切法无生是无。又云如幻是有。岂非有无相违耶。

  佛告大慧。非我说无生性如幻前后相违过。所以者何。谓生无生觉自心现量。有非有外性非性无生现。大慧。非我前后说相违过。然坏外道因生故。我说一切性无生。大慧。外道痴聚。欲令有无有生。非自妄想种种计着缘。大慧。我非有无有生。是故我以无生说而说佛答非我说有相违所以下。征释。生无生者。言我了于生即是无生。唯是自心之所现故。若有若无一切外法。其性本无有生故。我说无生。此总答也。别答中有二。一为坏外道因生。如彼计种种异因有生故。说一切性无生。二为破外道计有无生。非自执着妄想为缘。又告大慧云。我非有无者。谓离有无之见故。我以无生之说。而说无生也。

  大慧。说性者为摄受生死故。坏无见断见故。为我弟子摄受种种业受生处故。以性声说摄受生死说性者下。入楞伽云。说诸法者为令弟子知依诸业摄受生死。遮其有无断灭见故。为我弟子下。为令弟子知随业受生。性声者。性即法声即说。言以法说说摄受生死也。

  大慧。说幻性自性相。为离性自性相故。堕愚夫恶见相希望。不知自心现量。坏因所作生。缘自性相计着。说幻梦自性相一切法。不令愚夫恶见希望。计着自及他一切法如实处见作不正论。大慧。如实处见一切法者。谓超自心现量说幻性下释说幻义。一为之性离故。以知幻性即离自性。圆觉云。知幻即离是也。二为破愚夫取着相。此复有三。不知自心现量一也。坏正因缘所生法二也。缘自性相作实有计着三也。故说一切法如幻如梦之相破之。不令愚夫下。结过显德。于如实处作不正论。结过也。不正论即自他性计戏论也。又如实处下。是显德。入楞伽云。见一切法如实处者。谓能了达唯心所现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无生作非性有性摄生死

  观察如幻等于相不妄想

  无生作非性者。入楞伽云。无作故无生。谓诸法性本无生故说无生。有性摄生死。颂上依业说生死也。以如幻观之。则离妄想分别也。

  复次大慧。当说名句形身相。善观名句形身。菩萨摩诃萨。随入义句形身。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是觉已。觉一切众生。大慧。名身者。谓若依事立名。是名名身。句身者谓句有义身自性决定究竟。是名句身。形身者。谓显示名句。是名形身。又形身者。谓长短高下。又句身者。谓径迹。如象马人兽等所行径迹。得句身名。大慧。名及形者。谓以名说无色四阴故说名。自相现故说形。是名名句形身。说名句形身相分齐。应当修学名句形身者。唯识论云。名诠自性句诠差别。文即是字。为二所依。形即文也。身者聚义。名诠自性者。如说六根。但云眼耳鼻舌身意之名而已。句诠差别者。如云眼是佛眼法眼慧眼等种种差别也。然此名句形三身。名为三假。假者对实而言。则声为实。此一实三假。乃能诠教体。今但云当说名句形身。而不言一实者。以佛说法之声即一实也。善观者。谓当善观察名句形身能诠之教即达所诠之义速成菩提。非唯自觉亦能觉他也。已上总释。自大慧下别解。谓依事立名者。即名诠自性也。句有义身者。即句诠差别也。凡句以诠义差别。为性故。决定究竟不相混滥。是身句之功也。形身谓显示。名句者。即由文字以显名句。亦即名句以成文。故曰文即是字。为二所依。又形者是喻。喻如人之形有长短高下。文之长短亦犹是也。句身谓径迹者。如因迹始知有象马等所行。犹寻句而得义也。上乃以形句对言。若名与形相对言者。则如五阴之受想行识四阴无色而有名。色阴自相显现故说有形。亦犹文因义而显也。佛之说此名句形身。是示学者入理之门。理由行显故。云应当修学。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名身与句身及形身差别

  凡愚夫计着如象溺深泥

  文字性离即是解脱。若随文起见过同邪外。如象溺深泥。可不戒耶。

  复次大慧。未来世智者。以离一异俱不俱见相我所通义。问无智者。彼即答言。此非正问。谓色等常无常。为异不异。如是涅槃诸行相所相求那所求那造所造见所见尘及微尘修与修者。如是比展转相。如是等问而言。佛说无记止论。非彼痴人之所能知。谓闻慧不具故。如来应供等正觉。令彼离恐怖句故。说言无记不为记说。又止外道见论故。而不为说佛说离四句本令归正故语大慧。未来世菩萨。当以离四句相问彼世人。意示入道之门。彼无智人不达此意。乃答云。此非正论。谓色等者。言约阴入界等诸法上。而分常无常异不异等四句也。如是涅槃诸行者。行即能显涅槃之行。能相所相能依所依能造所造能见所见尘及微尘。谓泥团微尘也。修与修者即人法也。如是比展转相者。言上相对二法。如是等下。入楞伽云。如是不可记事次第而问。世尊说此当止记答。愚夫无智非所能知。佛欲令其离惊怖处。不为记说。

  大慧。外道作如是说。谓命即是身。如是等无记论。大慧。彼诸外道。愚痴于因作无记论。非我所说。大慧。我所说者。离摄所摄妄想不生。云何止彼。大慧。若摄所摄计著者。不知自心现量故止彼。大慧。如来应供等正觉。以四种记论。为众生说法。大慧。止记论者。我时时说。为根未熟不为熟者止外道见论者。随语生解执为见论故。皆止而不说。俾思之而自得。命即身者。以外道计即阴是我离阴是我故。说身命为一异等。如是等说名无记论。于因作无记论者。计无因而生。是为无记。然佛所说者。离能取所取不起妄想。云何止彼者。谓何不直作如是而说以晓之。而止之者何耶但为彼执着能取所取不知唯心所现故止之也四种论如后文。止论是其一也。不唯止彼外道。亦为根未熟者。时复说之耳。

  复次大慧一切法离所作因缘不生。无作者故一切法不生大慧。何故一切性离自性。以自觉观时。自共性相不可得故。说一切法不生。何故一切法不可持来不可持去。以自共相欲持来无所来欲持去无所去。是故一切法离持来去。大慧。何故一切诸法不灭。谓性自性相无故。一切法不可得故。一切法不灭。大慧何故一切法无常。谓相起无常性。是故说一切法无常。大慧。何故一切法常。谓相起无生性。无常常故。说一切法常一切法下。明不生句有一意。一离所作因缘故不生。二离自共性相故不生也。不可持来下。以事言之非无去来。但以四句求自共相不可得故。不见有去来之迹。净名经云。来者无所从来。去者亦无所至。此以理言之也。诸法不灭者。谓一切法本无性相。岂有灭乎。常无常句约情理言。若以情见相相迁流。故云相起无常。以理言之法法即性。故云相起无生。此无常即常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记论有四种一向反诘问

  分别及止论以制诸外道

  有及非有生僧佉毗舍师

  一切悉无记彼如是显示

  正觉所分别自性不可得

  以离于言说故说离自性

  此四种论。言一向曰直答。谓随问而答也。反诘问亦曰反质。谓反质所问也。分别。谓详辩而答也。止论谓置而不答也。制诸外道多用止论有及非有生者。谓数论计有胜论计无。僧佉者数论也。毗舍者胜论也。如是等法皆无记论所摄。彼外道计不出有无。故云彼如是显示。以正智观之。求其性相皆不可得。况言说乎。

  尔时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诸须陀洹须陀洹趣差别通相。若菩萨摩诃萨善解须陀洹趣差别通相及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方便相。分别知已如是如是为众生说法。谓二无我相。及二障净度诸地相。究竟通达得诸如来不思议究竟境界。如众色摩尼善能饶益一切众生。以一切法境界无尽身财。摄养一切大慧是大乘人。请说小乘者何。盖菩萨有自行化他不同。自行则唯趣极果。化他则法须遍至故。为众请说四果之法。须陀洹此云预流。初果也。又言须陀洹趣者。趣即趣向。谓初果向也。差别通相者。通即同也。谓分别同相别相也。及二果三果四果。修行方便之相皆得善解。分别知已如是如是者。谓如是分别如是而知。为诸众生。说此四法。令其证得二无我相净除惑智二障。于诸地相渐次通达。获于如来智慧境界。以法身法财。利物无尽。如摩尼珠以宝济人之无匮也。

  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今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善哉世尊。唯然听受。佛告大慧。有三种须陀洹须陀洹果差别。云何为三。谓下中上。下者。极七有生。中者三五有生。而般涅槃。上者即彼生。而般涅槃答初果中。言有上中下三种差别者。根性利钝不同耳。极七有生者。谓极钝下根。断见惑证初果。后进断思惑欲界中九品思惑。具经七反生死。方断此惑取证三果。七反者。谓人中七生天中七生中阴中十四。生合二十八。生今言七反者。从略也。三五有生者。谓中根之人证初果。后三生或五生。断此惑尽取证三果。即彼生而般涅槃者。谓上根之人得初果已。即于当生超至四果。而入真空涅槃也。

  此三种有三结下中上。云何三结。谓身见疑戒取。是三结差别。上上升进得阿罗汉三结正当初果所断见惑。与八十八使。广略之异耳。言亦有下中上者。以结惑从人根性。而分为三也。上上升进等者。于此断惑证果。合有三断四超。言上上者。约大超根性而说也。

  大慧。身见有二种。谓俱生及妄想。如缘起妄想自性妄想。譬如依缘起自性种种妄想自性计着生。以彼非有非无非有无无实妄想相故。愚夫妄想种种妄想。自性相计着。如熟时焰鹿渴水想。是须陀洹妄想身见。彼以人无我摄受无性。断除久远无知计着身见者。彼于五阴身作主宰见。此分二种。俱生者。谓见与身俱生。如前身见。妄想复依见而起。如后边见。故曰如缘起等。谓依缘起故。起妄想自性。以彼非有下。正释上妄想身见。以本非四见而有四见。则是无实妄想相。如彼缘起。而愚夫以妄想故。起种种妄想自性计着。故譬之。如熟时焰非水谓水。即其相也。彼以人无我摄受无性者。即初果向人。以人无我观。了本无性故其惑即断。言无知者。谓染污无知也。

  大慧。俱生者。须陀洹身见自他身等四阴。无色相故。色生造及所造故。展转相因相故。大种及色不集故。须陀洹观有无品不现身见则断。如是身见断贪则不生。是名身见相俱生身见者。初果人观察自他之身受想行识四阴无色相故。色由四大种生。造及所造即能造所造。谓四大造色阴。展转者。即四大互相因也。不集者。谓大种与色性无和合。如是观之五阴有无皆不可得。孰为身见。故曰有无品不现。身见既断贪亦不生也。

  大慧。疑相者。谓得法善见相故。及先二种身见妄想断故。疑法不生。不于余处起大师见为净不净。是名疑相须陀洹断此疑相中。谓初果人。于四谛法谛了无惑即善见相。及前二种身见分别断故。于诸法中更不生疑。自然明了邪正。不复余外道处起大师想。为净不净者。不于佛处疑善不善。是为疑相不生也。

  大慧。戒取者。云何须陀洹不取戒。谓善见受生处苦相故。是故不取。大慧取者。谓愚夫决定受习苦行。为众具乐故求受生。彼则不取。除回向自觉胜离妄想无漏法相行方便受持戒支。是名须陀洹取戒相断戒取者。非戒为戒也。外道邪习非因计因。如持鸡狗等戒是也。初果人不取彼戒。谓善见彼受报苦相徒劳苦行故不取也。愚夫取者。以五欲等众具为乐故求受生。然非三昧之乐。虽求乐果其实何有。彼初果人不取是为戒。非无自己所持之戒。故曰除回向自觉胜等。即彼所修戒行回因向果。戒支者。支谓支分。如七觉支及五支戒等是。虽不取乎彼。而取乎此。然非大乘无取之戒。是亦取也。

  须陀洹断三结贪痴不生。若须陀洹作是念。此诸结我不成就者。应有二过。堕身见及诸结不断。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众多贪欲。彼何者贪断。佛告大慧。爱乐女人缠绵贪着。种种方便身口恶业。受现在乐种未来苦。彼则不生。所以者何。得三昧正受乐故。是故彼断非趣涅槃贪断言三结者。见惑也。因断此见离贪嗔痴。此三者。即见惑中之思惑也。言二过者。身见本也。诸结末也。本既不除末何由灭。贪有多种。特言爱乐女人。举其重者言之。初果人得三昧胜乐能断比欲。虽离于有犹着于空。故云非趣涅槃贪断也。

  大慧。云何斯陀舍相。谓顿照色相妄想生相见相不生。善见禅趣相故。顿来此世尽苦际得涅槃。是故名斯陀舍此明二果相。谓照了五阴色相妄想。不同初果修四行观故得顿名。生相即诸结。见相即妄想。此二不生。惟无漏智加修禅定。则善见禅趣之相。进断欲界思惑。至尽六品。惟余一生故。曰顿来此世。尽苦际者。离人中生死。得涅槃者。证二果也。

  大慧。云何阿那舍。谓过去未来现在色相性非性。生见过患使妄想不生故。及结断故名阿那舍此三果人。通观三世色相皆空。非性即空也。离有无分别过患。故云妄想不生。结断者。断欲界后三品思惑也。

  大慧。阿罗汉者。谓诸禅三昧解脱力明。烦恼苦妄想非性故。名阿罗汉诸禅三昧。即罗汉所修智定。解脱力明。即所证之法。力即神通明乃三明也。以是照了烦恼诸苦分别皆空。谓色无色界思惑净尽。证无学果也。

  大慧白佛言。世尊。世尊说三种阿罗汉。此说何等阿罗汉。世尊为说寂静一乘道。为菩萨摩诃萨方便示现阿罗汉。为佛化化。佛告大慧。得寂静一乘道声闻非余。余者。行菩萨行及佛化化。巧方便本愿故。于大众中示现受生。为庄严佛眷属故。大慧。于妄想处。种种说法。谓得果得禅。禅者入禅悉远离故。示现得自心现量得果相。说名得果。复次大慧。欲超禅无量无色界者。当离自心现量相。大慧。受想正受。超自心现量者。不然。何以故。有心量故此蕳罗汉名相通别。通则通名罗汉。别则三种不同。三种中一实二权。得寂静一乘道者。一实也。菩萨方便示现及佛化化者。二权也佛答谓所说罗汉是实非权。一乘者。乃三乘之一。非佛乘之一也。巧方便本愿者。即余二种。为已曾发善巧方便誓愿。示现罗汉庄严佛会。而为眷属也。于妄想众生之处。为其说法同其修证。故曰得果得禅。虽入于禅而不住禅。亦随心量示现得果。而不住于果。二种权行既不同于实行。又不住果住禅。是为超禅。故示超禅之相。令其舍世间禅得出世间禅。世间禅。谓四禅四无量四无色定也。当离自心者。心量既极即是如来禅。然则灭受想定。岂非超心量乎。故复蕳云不然。以其取灭受想亦是心量故。须一切舍离皆不可得。圆觉经所谓。照与照者同时寂灭斯得之矣。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诸禅四无量无色三摩提

  一切受想灭心量彼无有

  须陀槃那果往来及不还

  及与阿罗汉斯等心惑乱

  禅者禅及缘断知见真谛

  此则妄想量若觉得解脱

  偈中初四句。颂上超禅相。中四句颂上四果。惑乱者。以大斥小。谓小乘取涅槃相。亦是心惑乱也。后四句禅者禅等。即上能入所入。及禅所缘境。与夫断集知苦见真谛理。皆寂灭性中妄想心量。若能觉了则究竟解脱无得而得也。

  复次大慧。有二种觉。谓观察觉。及妄想相摄受计着建立觉。大慧观察觉者。谓若觉性自性相。选择离四句不可得。是名观察觉上云若觉得解脱故。又告之以觉知之道。二种觉义。一往言之。虽若真妄之异。然据结文。云菩萨成就。则皆大士所观而真俗不同。观察觉即真谛之觉也。建立觉即俗谛之觉也。良以菩萨观真不舍俗。照俗不违真。若觉性自性等者。即观一切法之自性。此性本来离相。不可以一异等四句分别蕳择。故云不可得也。

  大慧。彼四句者。谓离一异俱不俱有无非有非无常无常。是名四句。大慧。此四句离。是名一切法。大慧。此四句。观察一切法。应当修学分别四句之相如前。言四句离者。是不着于妄计也。若堕四句计中非所以觉性自性。今皆求之叵得。则离彼四句。复乎本性。是名一切法。以此四句观一切法。无情不离无性不显。故结劝云应当修学。

  大慧。云何妄想相摄受计着建立觉。谓妄想相摄受。计着坚湿暖动不实妄想相。四大种宗因相譬喻。计着不实建立而建立。是名妄想相摄受计着建立觉。是名二种觉相。若菩萨摩诃萨成就此二觉相。人法无我相。究竟善知方便。无所有觉。观察行地得初地。入百三昧得差别三昧。见百佛及百菩萨。知前后际各百劫事。光照百刹土。知上上地相。大愿殊胜神力自在法云灌顶。当得如来自觉地善系心十无尽句成熟众生。种种变化光明庄严得自觉圣乐三昧正受二建立觉者。入楞伽云。谓于坚湿暖动诸大种性。取相执着虚妄分别。以宗因喻而妄建立。是名取相分别执着建立智。宗因喻者。即五分论法虽是不实建立。以世谛故而建立之。则真俗两行不相妨碍。若菩萨下。总结二觉成相。初觉成故。于人法知无我相。次觉成故。了无我相不离人法。故曰究竟善知方便。无所有觉者。还以二种觉。观历于行地。而后得入初地也。入三昧见佛等。皆以百言之者。以菩萨初破无明。能分身百界所入法门数皆如之。故摄论云。菩萨入初地时。证十百明门。一于一刹那顷。证百三摩地。二以净天眼见百佛国。三以神通力。能动百佛世界。四能往百佛世界。教化众生。五能以一身化百类身形令有情见。六能成就百类所化有情。七若为利益。能留身住世百劫。八能知前后际百劫事。九能以智慧。入百法明门。洞达晓了。十能以身观百类眷属。余地倍倍增胜。十无尽句者。如华严十地品住初欢喜地有十不可尽句。云云。亦如普贤十行愿。皆言无尽。以此善系其心。成熟众生。至于自觉圣乐三昧。则菩萨之能事毕矣。

  复次大慧。菩萨摩诃萨当善四大造色。云何菩萨善四大造色。大慧。菩萨摩诃萨作是觉。彼真谛者。四大不生。于彼四大不生。作如是观察。观察已觉名相妄想分齐自心现分齐外性非性。是名心现妄想分齐。谓三界。观彼四大造色性离。四句通净。离我我所。如实相自相分段住。无生自相成上云四大。言之未详故重示之。初明能觉观。则曰菩萨作是觉等。言彼真谛四大不生者。理也。亦承上观察觉。言之。然理非无四大。直彰无相故云不生。所以菩萨作不生观察。不生而生。是生四大之本。故有四大名相妄想次第。究其四大所起。亦是自心现之分齐。既了诸法唯心即达外性非性。是则观彼四大造色性离。性离者。无生四句也。以是四句通净四大。亦即四大圆离四性。由是离我我所。离故复本。复本故法法不失自体。故曰如实相自相分段住。如实相则相相一如自相分段则有差别。惟其同异不相妨碍。则无生自相如是而成。此能觉之智也。

  大慧。彼四大种。云何生造色。谓津润妄想大种。生内外水界。堪能妄想大种。生内外火界。飘动妄想大种。生内外风界。断截色妄想大种。生内外地界。色及虚空俱计着邪谛。五阴集聚四大造色生此明所觉之法。复蹑上文征释其相。彼四大者对真谛而言。则以四大为彼。对四大而言。亦以真谛为彼。言四大种生造色者。即大种为能造。如前坚湿暖动是也。四大为所造。如后内外水大等通名为色是也。若楞严则交互而起。如觉明空昧相待成摇故有风轮等。云云。今各从类造故。有津润大种。生于水大等。盖文虽别而理通。言其造法。莫不因性而有相从微而至着相因想成未由种起。所以发生万类。本乎一心。所谓津润堪能摇动断截者。各随四大性分说也。又津润等。亦可约贪嗔痴等分言之。故一一皆曰妄想想也。大种种也。此皆发于微者也。及其既着则为内外四大。谓正报为内依报为外。俱遍一切而与空俱。故曰色及虚空等。外道于此计着邪谛。或计有无或起分齐。已如前斥。由四大造色故有五阴。因阴而有六根。次第而生故。云四大。造色生也。

  大慧。识者。因乐种种迹境界故余趣相续。大慧。地等四大及造色等。有四大缘。非彼四大缘。所以者何。谓性形相处所作方便无性。大种不生。大慧。性形相处所作方便和合生。非无形。是故四大造色相外道妄想非我识者六识。谓六识乐诸尘境出入履历。故曰迹。此由妄识着于妄境。遂成结业。六趣受生相续不断。又曰地四大等者。示四大不能独造必兼于缘。不专在缘。故曰非彼四大缘。所以下征释其义。谓性津润等性形相。四大色相因也。处及所作方便缘也。若因无生性。虽缘亦不生。故曰大种不生。必由众缘和合成形。非无形者。则亦在缘也。既无在无不在。则本无实性无性而生。则因缘之义彰矣。言外道妄想者。此与前计着邪谛之语。皆因而斥非。谓四大造色相。不同外道妄想分别。故曰非我。

  复次大慧。当说诸阴自性相。云何诸阴自性相。谓五阴。云何五。谓色受想行识。彼四阴非色。谓受想行识。大慧。色者。四大及造色各各异相。大慧。非无色有四数如虚空。譬如虚空过数相离于数。而妄想言一虚空。大慧。如是阴过数相离于数。离性非性离四句数。相者愚夫言说。非圣贤也此明五阴自性相数非数。言数者。以色非色各有四数故曰彼四阴非色。又曰色者。四大造色各各异相。则四大不同通名为色。而色亦有四。次言有数者。即色界无色界皆非数也。且约无色界示之。故云非无色有四数如虚空。正言无色四阴本无有四。譬如虚空超过数相。然妄想分别。言虚空是一。阴亦如是。离诸数相有无等四句。计有数相者。是凡夫所言。非诸圣贤。如云佛身无为不堕诸数是也。

  大慧。圣者如幻种种色像。离异不异施设。又如梦影士夫身离异不异故。大慧。圣智趣同阴妄想现。是名诸阴自性相。汝当除灭。灭已说寂静法。断一切佛刹诸外道见。大慧。说寂静时。法无我见净。及入不动地。入不动地已。无量三昧自在。及得意生身。得如幻三昧。通达究竟力明自在。救摄饶益一切众生。犹如大地载育众生。菩萨摩诃萨普济众生亦复如是圣人了阴如幻。虽现种种色像。离于施设异不异见。如梦影中现士夫身皆无实体。岂有异不异耶。然异不异见。乃凡夫之妄想。佛之所以能离者。由了凡圣阴体本来不二。故曰圣智趣同阴妄想现。凡夫欲复本体。当须远离阴妄性相。故云汝当除灭。妄执若灭寂静乃彰。故复能说此寂静之法。远离一切外道之见。说此法时既离法无我执。即能入不动地。得无量三昧一切法门。普济群品。如地之载育也。

  复次大慧。诸外道有四种涅槃。云何为四。谓性自性非性涅槃。种种相性非性涅槃。自相自性非性觉涅槃。诸阴自共相相续流注断涅槃。是名诸外道四种涅槃。非我所说法。大慧。我所说者。妄想识灭名为涅槃涅槃之说有邪有正。佛欲说正乃先斥邪。言外道四种涅槃。名相如经所列。涅槃是果果由因得。其因既邪果亦非正。故云非我所说。我之所说涅槃者。直以妄识心灭耳。盖有外道涅槃不离神我。神我即妄识故。以妄想识灭。而对破之也。

  大慧白佛言。世尊。不建立八识邪。佛言建立。大慧白佛言。若建立者。云何离意识非七识。佛告大慧。彼因及彼攀缘故七识不生。意识者。境界分段计着生。习气长养藏识意俱。我我所计着。思惟因缘生。不坏身相藏识因。攀缘自心现境界。计着心聚生。展转相因。譬如海浪自心现境界风吹若生若灭。亦如是。是故意识灭七识亦灭上云妄想识灭名为涅槃。遂疑八识亦灭。佛答以不灭。言建立者不灭也。又疑七识不灭。佛答以彼因及攀缘故。七识不生者。彼即六识。言因及攀缘在六识。而七识执我未常相离。若六识灭则七识亦不生也。意识者下。通示诸识展转相因。未始不俱。乃体一而相异也。又有四意。一境界分段者。言六识从六尘生也。二习气长养者。言六识不离七识八识也。三我我所计著者。言七识我执。从思惟彼因彼缘而生。四不坏身相下。藏识即第八识。言因攀缘自心现境界等。此八识因于六识能缘。还缘自心所现境界。即六尘也。以计着故而生六识。能总诸心故云心聚生也。谓八识与六识。展转相因而生。如此相因有本有末。本谓八识转生诸识。末谓六识起善起恶。七识则传送其间。故云展转相因。复以喻显。海喻八识浪喻六识。以六尘为境界风。境界乃自心所现。还吹八识心海转生诸识。若生若灭亦犹依海而有风因风而鼓浪。展转之相其若是也。风息则浪灭。故云意识灭七识亦灭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我不涅槃性所作及与相

  妄想尔焰识此灭我涅槃

  彼因彼攀缘意趣等成身

  与因者是心为识之所依

  如水大流尽波浪则不起

  如是意识灭种种识不生

  外道所谓四种涅槃。不离性之与相。佛既斥之。则曰我不以性相为涅槃。直以妄想智障识灭为涅槃耳。彼因彼攀缘等。言七识由意趣因等成六识身。究其本因还以八识之心。为诸识之所依。如水下喻意可见。

  复次大慧今当说妄想自性分别通相。若妄想自性分别通相善分别。汝及余菩萨摩诃萨。离妄想到自觉圣。外道通趣善见。觉摄所摄妄想。断缘起种种相妄想自性行。不复妄想入楞伽云。我今当说妄计自性差别相。令汝及诸菩萨摩诃萨善知此义超诸妄想证圣智境知外道法。远离能取所取分别。于依他起种种相中。不更取着妄所计相。

  大慧。云何妄想自性分别通相。谓言说妄想所说事妄想相妄想利妄想自性妄想因妄想见妄想成妄想生妄想不生妄想相续妄想缚不缚妄想。是名妄想自性分别通相妄想是一随境有异。此中先总次别。总名可见。别相凡十有二。初列十二名。次征释其义。

  大慧。云何言说妄想。谓种种妙音歌咏之声美乐计着。是名言说妄想此计着种种音声词句。以为有性也。

  大慧。云何所说事妄想。谓有所说事自性。圣智所知。依彼而生言说妄想。是名所说事妄想所说事自性者。凡所说事极其所以自性。惟圣智所知凡愚不了。但依彼事而生言说妄想也。

  大慧。云何相妄想。谓即彼所说事。如鹿渴想种种计着而计着。谓坚湿暖动相。一切性妄想。是名相妄想此言随事起见。如渴鹿之奔阳焰以作水想。谓于地水火风。执有坚湿暖动之性。而不知其性本融。于一切法妄计名相。性即法也。

  大慧。云何利妄想。谓乐种种金银珍宝。是名利妄想世间财宝本是幻物。凡夫不了而起贪着。

  大慧。云何自性妄想。谓自性持此如是不异恶见妄想。是名自性妄想言持此如是者。持谓执持。即于诸法起自性见。执以为是。余皆为非。何异外道恶见分别也。

  大慧。云何因妄想。谓若因若缘有无分别因相生。是名因妄想谓于因缘生法起有无等见。妄想分别成生死因也。

  大慧。云何见妄想。谓有无一异。俱不俱。恶见外道妄想计着妄想。是名见妄想此言外道恶见执著有无一异俱不俱四句分别也。

  大慧。云何成妄想。谓我我所想。成决定论。是名成妄想此于假名实法上。计我我所而起言说分别。

  大慧。云何生妄想。谓缘有无性生计着。是名生妄想入楞伽云。谓计诸法若有若无从缘而生。是名生分别也。

  大慧。云何不生妄想。谓一切性本无生。无种因缘生无因身是。名不生妄想谓一切法未有诸缘。而先有体是。不假因缘而生故。起不生分别也。

  大慧。云何相续妄想。谓彼俱相续如金缕。是名相续妄想彼俱相续如金缕者。入楞伽云。谓此与彼递相系属如金与线。是名相续分别。

  大慧。云何缚不缚妄想。谓缚不缚因缘计着。如士夫方便若缚若解。是名缚不缚妄想缚不缚因缘计著者。以理言之。法本自离何缚之有。情着成缚不可云无。如士夫者。入楞伽云。如人以绳方便力故缚已复解。此于无缚解中。而生计着也。

  于此妄想自性分别通相。一切愚夫计著有无已上诸计不出有无故结云也。

  大慧。计着缘起而计著者。种种妄想计着自性。如幻示现种种之身。凡夫妄想见种种异幻。大慧。幻与种种。非异非不异。若异者。幻非种种因。若不异者。幻与种种无差别。而见差别。是故非异非不异。是故大慧。汝及余菩萨摩诃萨。如幻缘起妄想自性。异不异有无莫计着前直分别妄想自性。未明其所计著者。故次明缘起。复以幻喻之。示妄想本虚。凡夫不了。见有种种差别之相。故喻云幻与种种非异非不异。反覆核示列前可见。若了法无自性。于缘起妄想皆不可得。故不应作异不异有无计着。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心缚于境界觉想智随转

  无所有及胜平等智慧生

  妄想自性有于缘起则无

  妄想或摄受缘起非妄想

  种种支分生如幻则不成

  彼相有种种妄想则不成

  心缚者。谓现前一念为尘境所转故有业缚。而本有觉智。亦随妄而转若了妄即真。离诸有相及至佛地。则复平等大慧矣。胜即最胜处佛地也。妄想自性下八句。言妄想缘起之为有无。初四句约法。后四句约喻。谓妄想自性若有。则缘起无法可得。亦不待缘起而成妄想。若以妄想能摄受。取彼境界成妄想者。而缘起自非妄想。又何能成于妄想耶。喻者谓如幻人幻作种种支分。若先已生则不待幻而成。彼之幻相虽有种种。而妄想自无种种故曰不成。此皆显有无不可得也。

  彼相则是过皆从心缚生

  妄想无所知于缘起妄想

  此诸妄想性即是彼缘起

  妄想有种种于缘起妄想

  此八句复言缘起妄想相因而成。言彼相过者。谓缘起相之过。由心缚着所以成过。心缚即妄想也。若了缘起则无妄想。因妄想不觉于缘起生诸分别。此缘起与妄想相由而有初。无前后之异故。云妄想即缘起。体固无二。而终以缘起而有分别也。

  世谛第一义第三无因生

  妄想说世谛断则圣境界

  世谛俗谛也。第一义真谛也诸佛说法常依此二谛。此外则外道邪计。故曰第三无因生。故涅槃云。出世人所知名第一义谛。世人所知名世谛。外道立二十五谛。明因中有果。第一从冥初生觉。第二从觉生我心。第三从我心生色声香味触等。此云无因。即自然性也。妄想说下结成三种自性。世谛者。缘起妄想二种自性也。圣境界。即第一义谛成自性也。然迷之即世谛。悟之即第一义谛。故云断则圣境界也。

  譬如修行事于一种种现

  于彼无种种妄想相如是

  譬如种种翳妄想众色现

  翳无色非色缘起不觉然

  譬如炼真金远离诸垢秽

  虚空无云翳妄想净亦然

  此四喻。初喻妄想自性。言修行事者。如禅有十种一切处。谓青黄赤白等。皆遍一切其境本一。以心想故有种种现。妄想之相亦复如是。次种种翳下。喻缘起自性。翳本无色妄见色现。故无色非色之实。缘起不觉亦复然也。又炼真金空无翳二喻。皆喻成自性也。言无彼妄想缘起二种自性。则如金之无垢空之无翳。故云妄想净亦然也。

  无有妄想性及有彼缘起

  建立及诽谤悉由妄想坏

  妄想若无性而有缘起性

  无性而有性有性无性生

  依因于妄想而得彼缘起

  相名常相随而生诸妄想

  究竟不成就则度诸妄想

  然后智清净是名第一义

  无有妄想性等。重释上缘起妄想自性本来非有非无。言定有则堕建立。言定无则堕诽谤。皆由妄想以坏正见。妄想若无性等。谓若无妄想性。而有缘起性者。则有从无生成无因之过。盖无始妄念分别而有缘起。然妄想之由。依于名相。名之与相如影随形皆是虚妄。因不了此而起妄想。穷其妄源无所成就。则妄想自灭。以复自觉圣智。名第一义。度即灭也。

  妄想有十二缘起有六种

  自觉知尔焰彼无有差别

  五法为真实自性有三种

  修行分别此不越于如如

  妄想十二如前所说。缘起有六者。六即六尘。谓缘起自性。由六尘境界风所动而起。或谓六因者非也。然此妄想缘起。总是差别之相。自觉圣智之中。则无如是差别也。尔明即智也。五法三自性。皆如来自行化他法门。修行之人称性观之。无非真实一理。故曰不越于如如也。

  众相及缘起彼名起妄想

  彼诸妄想相从彼缘起生

  觉慧善观察无缘无妄想

  成已无有性云何妄想觉

  彼妄想自性建立二自性

  妄想种种现清净圣境界

  妄想如画色缘起计妄想

  若异妄想者则依外道论

  妄想说所想因见和合生

  离二妄想者如是则为成

  众相及名俱为缘起。彼名及相皆为妄想。此妄想缘起。皆从名相而生而又言妄想从缘起而生者。盖指现前所起妄念从根尘和合而生。上言缘起从妄想生者。盖指迷真从妄而有因缘生法。学者不可不审。然以正智观之二皆无有。成已无有性者。言圆成实性中本无性执。云何众生而生妄想觉知。既迷真性而成妄想。故有名相事相二种自性。然迷之则见种种相现。悟之则是圣人所行清净境界。妄想如画色者。言于无起有。如本无色像因画而生。妄想本于缘起。缘起本于分别。计缘起而生妄想。其为妄想如是。吾佛方便如是说者。为令反妄归真故也。若异此而言妄想。则是外道邪计戏论。故曰妄想说所想因见和合生。盖外道以妄心。分别妄想之相。及论三缘和合而生。皆非正论。若离缘起妄想二种自性。则为圆成自性矣。

  大慧。菩萨摩诃萨复白佛言。世尊。惟愿为说自觉圣智相及一乘。若说自觉圣智相及一乘。我及余菩萨。善自觉圣智相及一乘。不由于他通达佛法大慧因闻上究竟诸妄显第一义。故以自证圣智行相及一乘行相。为众而请思修取证也。

  佛告大慧。谛听谛听。善思念之。当为汝说。大慧白佛言。唯然受教。佛告大慧。前圣所知转相传授妄想无性。菩萨摩诃萨。独一静处自觉观察。不由于他离见妄想。上上升进入如来地。是名自觉圣智相前圣所知。即自证圣智行相。及一乘行相。谓过去诸佛。无不从此二种行门成等正觉。以其递相传授。政所谓佛佛授受。祖祖承承者也。此乃总答前请。妄想无性下别。答自觉圣智。行相诸法本来寂灭。凡愚不觉生妄。分别而说妄法。本无自性。然欲进修妙行。必于静处以自观察。观之不已则诸妄想不离而离。渐历诸地入于如来境界。所谓自觉圣智自然究竟矣。

  大慧。云何一乘相。谓得一乘道觉。我说一乘。云何得一乘道觉。谓摄所摄妄想。如实处不生妄想。是名一乘觉。大慧。一乘觉者。非余外道声闻缘觉梵天王等之所能得。唯除如来。以是故说名一乘此释一乘行相。言一乘者。一佛乘也。谓如来所乘大乘之法也。此一乘法不离人之一心。所谓妙法者即心也。盖心具妙法。与佛所证无二无别。欲觉一乘之道。须究自心。故云摄所摄妄想。谓了根尘能取所取妄心。即妄显真如实而住。故云如实处不生妄想。然此一乘觉道。唯佛与佛乃能究尽。故云非余外道等之所能得也。

  大慧白佛言。世尊。何故说三乘而不说一乘。佛告大慧。不自般涅槃法故。不说一切声闻缘觉一乘。以一切声闻缘觉如来调伏授寂静方便而得解脱非自己力。是故不说一乘。复次大慧。烦恼障业习气不断故。不说一切声闻缘觉一乘。不觉法无我。不离分段死故说三乘此问如来但说小乘不说大乘之意。佛答以三义故不说一乘。言不自般涅槃法者。以二乘不能了生死即涅槃故。不为说一也。言调伏授寂静等者。以其禀方便教。修证空寂但离虚妄。名为解脱。未得一切解脱故。不为说二也。言烦恼障等者以其但断四。住通惑未断习气别惑全在故不为说三也。二乘破人执。未破法执故。云不觉法无我也。虽断烦恼身居分段。未名变易生死故。云不离分段死也。如来为此小机故。但为说三乘法耳。

  大慧。彼诸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及觉法无我。彼一切起烦恼过习气断。三昧乐味着非性。无漏界觉。觉已复入出世间上上无漏界满足众具。当得如来不思议自在法身此言一乘行者。以烦恼习断。不为无明所醉。了真空三昧之乐。不生味着故云非性。乃得无漏界觉。无漏界即入实报土受法性身。随类现形示生示灭度脱诸有。故云觉已复入出世间。至上品寂光二严具备。究显不思议自在法身。是为一佛乘也。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偈言。

  诸天及梵乘声闻缘觉乘

  诸佛如来乘我说此诸乘

  乃至有心转诸乘非究竟

  若彼心灭尽无乘及乘者

  无有乘建立我说为一乘

  前四句通颂诸乘。次六句颂说一乘之意。言有心转者。转即起动。谓若有一念心动虽佛乘亦非究竟。况余乘乎。言于心行处灭。无有能乘之人。亦无所乘之法。乃至一乘法门无可建立。离名绝相非破非立。有此等机。乃为说一乘也。

  引导众生故分别说诸乘

  解脱有三种及与法无我

  烦恼智慧等解脱则远离

  譬如海浮木常随波浪转

  声闻愚亦然相风所漂荡

  彼起烦恼灭余习烦恼愚

  此颂上文说三乘法。三种解脱即三乘所证之果。谓声闻断正使。缘觉断习气。菩萨正习俱断。破惑虽殊。证果即一真空涅槃。法无我等。此言大乘行者。得法无我惑智平等缚脱不二。是为远离大解脱也。譬如下。喻二乘未断智障为空相风之所漂荡如浮木之在海乃为波浪所转。虽断通惑未断根本无明。故曰余习烦恼愚。余习即无明也。

  味着三昧乐安住无漏界

  无有究竟趣亦复不退还

  得诸三昧身乃至劫不觉

  譬如昏醉人酒消然后觉

  彼觉法亦然得佛无上身

  二乘离分段生死之苦。得真空涅槃之乐于中味着而无进趣。然亦不退作凡夫。此三昧身堕无为坑。乃至经劫不觉。譬如世人醉酒昏乱都无觉知至于酒消而后乃觉。此喻二乘根转心回觉法无我究竟正智。故云得佛无上身也。


下载WORD文件